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古玩情缘

古玩情缘

冬雪晚晴 著

连载中免费

古玩情缘讲述了林枫寒祖上传下摸玉诊金术,却不做古玩生意,在爷爷过世后,无意中收了一件金缕玉衣的残件,从此踏入古玩一行,却意外发现,父亲的死因,存在无数疑点...

144.5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15

免费阅读

  古玩情缘讲述了林枫寒祖上传下摸玉诊金术,却不做古玩生意,在爷爷过世后,无意中收了一件金缕玉衣的残件,从此踏入古玩一行,却意外发现,父亲的死因,存在无数疑点...

免费阅读

  林枫寒今年二十五岁,长相温雅清俊,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扬州的水土好,养人,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都缺乏北方男人的那种粗犷,多了几分文雅之气。

  就算如此,林枫寒也一向认为,他就是一个普通之极的人,像他这么普通平常之人,理应这么一辈子,也都是这么平平常常,祖上也没什么钱,父母早逝,只留给他一间不足三十平方米的房子。

  爷爷在扬州城里古街上租了一家铺子,卖一些扬州城的特产,比如说,漆器,仿古的瓷器,香料等等,由于扬州城是著名的旅游圣地,有着丰富的历史内涵,前来此地旅游观光的游客多少总想要买点纪念品,因此生意不好不坏,勉强能够糊口。

  自从三年前爷爷过世,林枫寒接管了这家铺子之后,大概是他年轻,不善于经营,生意更是日渐冷清。

  冬天的夜,比普通时候要来的早一些,下午五点过后,暮色深沉,林枫寒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准备出去买点吃的,就这么打发一顿。

  但是,就在他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听得外面传来隆隆的声音,似乎是有重型大车从附近的街面经过,由于车子的载重量太大,导致开过去的时候,附近的地面、窗户都有些微的震动。

  林枫寒微微皱眉,这扬州古街附近,哪里来的重型载货卡车?由于扬州本身乃是千年古城,为着保护一些文物,自然也不会大规模的开发,尤其是在古街附近,扬州虽然有着诸多景点,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底蕴,但是,如果没有了古街,这扬州城势必失色不少。

  心中想着,却也不在意,正欲出去,却听得背后传来“砰”的一声响。

  林枫寒愣然转身,不仅呆住,只见原本供在神坛上的一尊财神老爷的金身,竟然倒在地上,砸得粉碎。

  既然是开门做生意的,林枫寒自然也和所有人一样,在店铺里面供着一尊财神,希望财神老爷能够保佑他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如今财神老爷让位,可不是什么好事,照着迷信的说法,他要破财。

  可是转念想想,他还要怎么破财啊?他已经够穷的了,如果他没有记错,他已经半个月没有开张了,就连着这个叫做“宝典”的铺子租金,也已经有二个月没有交了,昨天房东大妈还和他说,要是他下月再不交租金,那么说不得,她可要收回房子,让他挪个地方。

  如今那财神像砸碎了,是不是意味着他真的只能够把铺子转出去,出去打工养家糊口?林枫寒不仅苦笑,走到近前看了看,顿时就明白过来,想来是今天早上他打扫卫生的时候,挪移了一下子这尊财神老爷,然后就没有放好。

  刚才也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来的重型卡车路过,就导致地面有些轻微的震动,这震动本来不大,是不会影响什么的,可是,偏生他没有把财神老爷放好,导致这位财神老爷生气了,又略略的挪移了一下子位置,于是,就这么“啪”的一声,从上面掉了下来。

  林枫寒转身走到一边,拿起笤帚簸箕,准备收拾了财神像再说。

  不知不觉间,他突然想起小时候爷爷给他说的一个故事——普通人家,砸掉了财神像,自然就意味着破财,但是还有一个说法。

  普通人家做生意,供个财神老爷,自然也不会太大,无非就是图个吉利,祈求生意兴隆,财源广进。自然,这财神老爷的金身也不会太大,而他店铺里面供奉的这个,也是小巧玲珑得很,也有了年代,似乎从他们家开这个铺子开始,这尊财神老爷就一直在的。

  但是,如果是财神庙塑造的财神金像,却又不同,高大魁梧无比,如果是清平盛世,生意人一来求财,二来也求个平安,财神庙自然是香火鼎盛。

  旧时候一些生意做大了的商号,都会捐资修建财神庙,供奉财神老爷,而不是把一尊小财神像请回家里这么简单。

  据说,你家的财神有多大,你意味着你的财富有多少,一旦财神金身小了,容不下你的财势,财神就会自动让位,不敢接受你的香火供奉。

  当然,这等荒唐无稽之谈,林枫寒是一点也不相信的,因此,他拿着笤帚簸箕准备直接收拾了再说,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陡然发现,在财神像的碎片里面,居然还有一样别的东西。

  林枫寒很是好奇,当即蹲下身子,把里面的东西捡了起来——那是一只小小的秀囊,蓝色的底色上面绣着很好的牡丹花,看绣工,应该是纯粹手工的苏绣,和他店铺里面卖的几块钱一只的秀囊荷包,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这只秀囊有些年代了,看起来很是破旧,秀囊的一端,被人缝了起来,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东西。

  出于好奇心,林枫寒找来剪刀,小心的挑开秀囊,看了看,里面竟然是一份很是普通的信笺叠成了方胜,几张照片底片。

  打开信笺,一行黑色钢笔写的正楷印入眼帘:

  父亲大人在上

  不孝子林君临拜上——我因不听您老劝告,误信妖女周惠娉,导致祖传元代青花龙纹鼎失窃,追查无果,反在京城身染重病,时日无多。

  我一死固不足惜,无奈幼子小寒无人照顾,望父亲念在小寒乃是林氏血脉,代我抚育成人,君临虽死亦可瞑目!

  林君临绝笔!

  壬申年冬月!

  林枫寒愣愣然的看着这么一封信,他有些激动,还有一些紧张,甚至他整个人都有些微微的颤抖——信笺之上,连上日子,不过寥寥百余字,但是这却是他那位父亲大人临终托孤,求乞爷爷将他抚养成人,这封信也写的半文半白,似乎有一种欲说还休的感觉,透着一种沉重的无奈。

  在记忆中,父亲的模样早就模糊,甚至他都快要想不起来。他自幼和爷爷相依为命,幼时也曾经羡慕别人有着父母宠爱,也问过爷爷,自己的父母去了哪里,但是爷爷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随着年龄稍大,林枫寒就再也不问这个问题了,他知道,自己的父母势必已经早逝,这是爷爷心中最痛的伤,他自然不会再去剥开爷爷的伤口,追根究底。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