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古代军嫂会种田

古代军嫂会种田

知尔无言 著

连载中免费

古代军嫂会种田讲述了家境富裕的岑蓁穿越成一个不知道朝代的农村村姑,为了幸福的生活,岑蓁百折不挠排除万难发家致富,还得冷酷将军宠爱的美好生活。

107.3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19

免费阅读

  古代军嫂会种田讲述了家境富裕的岑蓁穿越成一个不知道朝代的农村村姑,为了幸福的生活,岑蓁百折不挠排除万难发家致富,还得冷酷将军宠爱的美好生活。

免费阅读

  岑蓁大学毕业后,家境殷实的她为了享受人生,背着包就四处旅游。

  跟几个驴友爬山,遇到了山体垮塌,自然力量面前,人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岑蓁就这样结束了她二十四岁的生命。

  烈日炎炎,炙烤着大地。

  一眼望去都是土砖房。

  地里一个瘦弱的女孩睁开了眼睛,眸子里满是迷茫。

  她没死?

  命也太大了吧,只是为什么不是在医院?

  爬起来,头还有些眩晕,然后很多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了脑袋里。

  岑蓁打了个冷颤,此时艳阳高照,绝对不是身体冷,而是从心底发寒。

  她穿越了,这个朝代不是她知道的任何一个历史朝代。

  大齐,天顺二十三年。

  岑蓁按照记忆回到家里,没人知道岑蓁已经换了芯,而这么巧,身体的原主也叫岑蓁,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能穿越到这里。

  记忆里的原主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在家里的存在感很低。

  接收了原主的记忆,岑蓁并没有露馅儿。

  家里人口很多,没有分家,总共有十几口人。

  岑蓁的爹娘是家里老大。

  这几日家中大小都愁眉不展,准确的说,是岑家老两口也就是岑蓁的爷爷奶奶和岑家老三一家愁云密布,其他人因为同住一个屋檐下,总不能表现的欢欢喜喜。

  岑家老三名岑大河,好赌,前几天赌博输了钱,给不起,这会儿人还被扣着呢。

  那些人给了岑家十天时间,若是不还清,就要卸了岑大河一条腿。

  岑蓁刚刚来,是以她把自己还当做一个旁观者来看。

  只是很快,这旁观者就变成了当事人。

  让她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光棍,就是为了那一点点的彩礼钱,好去帮岑大河还赌债?

  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岑蓁真的有种被雷劈中的感觉。

  她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到底有多低啊,居然能这么换算?

  岑蓁脖子一梗,我就是不嫁!

  岑大海和纪氏的性格懦弱无比,自己的闺女都要被卖了,他们不但不护着,还要帮着来劝岑蓁。

  这样僵持了两天,第三天,出事了。

  岑蓁倒是没出事,能吃能睡,就是我不嫁。

  可岑三婶出事了,她闹了回自杀。

  这是不救出她丈夫,她也不活了的节奏。

  哭爹喊娘的,整个家都没得安生了。

  岑蓁这个局外人彻彻底底成了罪人,一家人看她的眼神都是,都怪你,要是你答应了嫁人,不就没事了。

  这是不是就叫无妄之灾?

  一向性格开朗的岑蓁安慰自己,谁让自己捡回来一条命,这已经是上天给的恩赐,至于穿越到什么人家,就表抱怨了。

  可她也绝对不会嫁给一个四十几岁的光棍的。

  岑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该吃吃,该喝喝,至于其他人的眼神,谩骂她都自动屏蔽。

  可随着交赎金的日子越来越短,岑家的气氛也是越来越紧张。

  岑大河的死活干她何事,凭什么她要用一生的幸福去救一个烂赌鬼?

  根据岑蓁的记忆,这种还烂赌账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岑蓁接收了原主的记忆,每天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这天刚刚从地里回来,发现家里不太对劲。

  那些整天无所事事混吃混喝还时不时给她一个白眼的弟弟妹妹不见了,准确的说,每天这个时候,他们应该是在院子里玩泥巴的,可现在呢,一个没有。

  岑蓁有些奇怪,本来手里的锄头该放下了,可她多了个心眼,抓在手里。

  别看身体的原主瘦瘦的,力气大着呢,跟她常年干活有关。

  岑蓁下地,纯粹当锻炼身体了。

  家里的门紧闭的,当岑蓁走到院子的时候,门打开了。

  纪氏的脸色不太自然,“小蓁,你回来啦,饿不饿,娘给你做面条吃。”

  岑蓁的心里咯噔一下,她这个包子娘怎么一副要送她上路的模样?

  下意识的岑蓁就想拔腿就跑,可晚了,从屋里涌出来四个大大汉,外加一个妇人。岑蓁的记忆里有这个妇人的资料,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媒婆,只是缺德事儿没少干。

  然后岑家的众人就不说了,全都到齐了。

  这阵仗岑蓁要是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真特么白活了这么多年,也不配当个穿越者了。

  “爹,娘,你们真忍心看着女儿就这么嫁给一个老光棍?”

  岑蓁手里抓着锄头被围在中间,身影是那么单薄,此时此刻,所谓的家人,没有一个站在她身边的。

  她有种悲哀之情涌上心头,是替身体的原主悲哀。

  如果原主不是因为暑热死在了地里,这会儿很可能已经嫁给了那个老光棍。

  岑蓁企图勾起她那对包子爹娘的一点点勇于说不的胆量,可是她失望了。

  岑大海只知道蹲在一边抽旱烟,她娘纪氏只知道抹眼泪。

  包子爹娘是指望不上了,其他人更别指望了。

  可岑蓁可不是好欺负的,她不好过了,别人也别想好过。

  岑蓁冷笑一声,“二婶,三婶,你们以为今天卖了我,你们就能安枕无忧了?我被卖了,下次就该轮到岑芳、岑瑶和岑柔了。”

  本来还在看热闹的几人,被岑蓁真一说,都像是心里堵了层棉花一样不舒服。

  谁都知道,岑蓁说的是事实,家里已经穷的无法再替老三还赌债,再来一次,肯定就要卖儿卖女了。

  不对,现在已经是在卖儿卖女了,说是嫁人,其实就卖了岑蓁。

  二婶钱氏和三婶耿氏把自己的孩子搂得更紧了。

  虽然心里忐忑不忿,可现在不是还没卖她们的孩子吗,一个都不肯站出来说话。

  “你们别磨蹭了,抓住她直接绑上驴车。”

  妇人一脸的不耐烦,这种强抢的事情定然没有少干。

  在她眼里,岑蓁就跟一只待宰的羔羊没有分别,抓上车,交给那个老光棍,就算了事。

  对付这么一个丫头片子还不是小事,四个人其中三个站着没动,只有一个撸起袖子朝着岑蓁走过来。

  岑蓁手心都冒汗了,被抓住她就完了。

  大汉有一米八的个头,膀宽腰圆。一把就抓住了岑蓁手里的那把锄头柄,用力一带,岑蓁就摔倒了。

  手心传来火辣辣的疼,但是她不能就这样认命。

  瞪着如同看玩物一样的大汉,大汉并没有立刻就把她绑起来,可能是觉得她好玩,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岑蓁爬起来,看了眼躺在两米外的锄头,是指望不上了。

  她活动了一下手脚,该怎么四两拨千斤呢?

  前世她喜欢四处玩,为了防身学过散打,学过跆拳道,还学过一点太极。

  只是如今这瘦小的身躯和眼前的大汉力气太过悬殊。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