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一只汉子翻墙来

一只汉子翻墙来

非衣 著

连载中免费

一只汉子翻墙来讲述了兰芳为了葬爹葬娘,卖身做了童养媳,却因为相公原因生不出小孩,痛定思痛下,准备明天开始给他们戴顶绿帽子。

89.5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26

免费阅读

  一只汉子翻墙来讲述了兰芳为了葬爹葬娘,卖身做了童养媳,却因为相公原因生不出小孩,痛定思痛下,准备明天开始给他们戴顶绿帽子。

免费阅读

  清晨。

  兰芳早早的起来做了早饭,一家人吃完饭,她站在门口看着陈阿三往私塾的方向去了,这才回来收拾碗筷。

  公婆已经拿着锄头下地去了。

  她洗完衣服,喂了鸡,环顾四周发现已经没事做了,便进屋拿了针线筐坐在院子里开始做针线。

  春日的阳光很好,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

  兰芳做着针线都有些昏昏欲睡了,支起身子揉揉脖子,腰身有些酸困,想着陈阿三最近总是一脸阴阳怪气的样子,动不动就对着她发脾气骂她是个不下蛋的鸡,她心中甚是烦闷。

  她摸摸自己的肚子无奈的叹口气,这月事倒是一直正常可怎么就生不出孩子呢?

  兰芳正想进屋去,身后院墙外面传来了两个妇人的嘀咕声,是隔壁李大婶不知在和谁说话。她侧了侧脸颊听了一下,隐约听到了有婆婆的名字,她有些好奇,李大婶她们在说些什么,于是她搬了小凳子,手里捏着针线,开始听墙角。

  只听那隔壁李大婶说:“听说刘凤前几天又带着她那童养媳去求子了,哎呦那家伙神秘的呦,天还黑着就出门了,要不是我男人起来上工听见她们说话去南山寺,还不知道人家是去干啥的呢!”

  另一妇人说:“这求子也求了几年也没见她家儿媳妇怀上,要我说啊,不是菩萨不灵,是那刘凤心眼不好,菩萨才不愿给她们一个孩子。你看她家的儿媳妇,又瘦又小的,一看就是不好生养的。可怜那丫头长了一张如花似玉的脸,白瞎了啊!”

  李大婶闻言嗤笑一声,说:“你知道啥呀!那姑娘可怜着呢,十二岁身上才脏就被刘凤那老乞婆压着圆了房,十二岁的姑娘身子骨都还没有长开呢,听说折腾了一整夜,第二天连地都下不来了,生生的躺了三天才下地,可怜死了,一家人都是禽兽不如的东西,能抱上孙子才怪!”

  那妇人甚是惊讶,道:“那这丫头可是受罪了……”

  后来李大婶她们嘀咕的声音她没有听见,耳边嗡嗡的响着,眼眶酸酸的,紧接着眼泪便掉了下来,每每想到那个痛不欲生的夜晚,她依旧浑身忍不住的瑟瑟发抖,心惊胆战。

  陈家人对她如何她自己心里清楚,如今没有将她赶出家门不过是顾忌着儿子刚刚当了童生不好让别人说他们家人无情无义,若是过两年她再生不出孩子的话她的下场可想而知,外人尚且看出陈家为人,更何况她与陈家人朝夕相处,早已看出这家人对她已经没有丝毫耐心。

  陈阿三急着当爹,他们急着抱孙子。

  一个生不出孩子的无用女人,他们不会就这么养着的。

  兰芳抹抹眼泪,坐在墙角拿起了手里的针,院墙那边李大婶她们早已经说起了别的。她听着听着不由自主的就停下了手中的针。

  “听说那妇人也是成亲多年生不出孩子,多处求医无果,后来背着男人跟一个野汉子好上了才怀上了,可把那家人给高兴的呀,把别人的儿子当做眼珠子似得养大了……”

  “那野汉子就不要自个儿的儿子?就这么让人家养着,还姓了人家的姓?”

  “那野汉子可是穷死了,自个儿都养活不了自个儿还怎么养孩子,更何况那妇人也没跟那野汉子说这小子是他的亲儿子……”

  兰芳听得心中砰砰直跳,想着那妇人胆子还真是大,居然敢给自己的男人戴绿帽子,还生下了孩子,最重要的是居然还没有被别人发现?

  胆子太大了……

  她想着想着不由得想到了自己……若是自己也这样壮着胆子冒一次险的话……

  兰芳拍拍心口使劲的摇头,不行的,出去偷人自己不行的,万一被人发现就死定了,死定了!

  她长出一口气,将这一闪而过的想法抛之脑后,支着耳朵继续听。

  “所以说啊,这女人生不出孩子也不一定就是女人的毛病,这男人不行,这女人那块田水分再多那也发不了芽呀!”

  兰芳咬着嘴唇站起身将小凳子搬进了屋檐下,她现在再想想自己迟迟的不怀孕,吃了那么多的药也不管用,说不定还真是陈阿三的问题,他每回办那事儿都是一盏茶不到的时间……这么一想,还真是觉得有病的也许真是陈阿三。

  可转念一想,又无奈的叹气,陈阿三怎么可能去看郎中,男人最在乎面子,更何况他如今好歹也是个童生,脸面更是比什么都重要,不可能去的。

  还是算了吧,再等等吧,说不定过几天就能怀上呢。

  中午,兰芳刚刚做好饭,公婆便回来了,陈阿三随后也回了。

  婆婆刘凤也顾不得擦手吃饭了,立马上前将儿子手里的书袋拿过来,问:“儿子今儿个读书累着了吗?你爹刚才在田里捉了老多田鸡,叫兰芳给你炒了吧!”

  陈阿三其实生的不错,眉清目秀的,就是皮肤不是很白,嘴唇薄薄的,因为总是心情不好所以总是抿着唇,看起来有点严肃。

  “娘,我不饿,田鸡留着晚上吃吧,赶紧吃饭,我一会还得温书呢!”说着抬脚走进了屋里,看着正在给他盛饭的兰芳也不说话,坐下拿起碗筷便开始扒饭。

  兰芳看他阴沉着脸更是大气也不敢出,小心翼翼的坐好,也不说话。

  一顿饭在公婆偶尔的嘀咕声中结束,兰芳收拾桌子,陈阿三回了屋子,临关门前,一双黑沉的眼深深的看着她,张了张嘴,无声的说:快点过来!

  兰芳无奈的咬唇,只能加快速度的收拾,因为知道若是进去的晚了,待会会更难受。

  兰芳双手紧紧攥着裙子,推开屋门便看见陈阿三已经脱去外衣躺在了床上,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在看,看到她进来也不说话,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过去。

  她咬着唇过去坐下,水汪汪的大眼看的陈阿三喉咙发紧,哑着嗓子说:“兰芳,我记得你有件大红色鸳鸯戏水的肚兜,去,穿起来叫我看看。”。

  “现在吗?”兰芳想去换,这大白天的还要在他面前脱衣服,想想就臊的不行,她不愿去,试着说:“相公,现在去换不太好吧,要不我晚上再穿给你看,行吗?”

  陈阿三闻言有些隐隐的不耐,却也没有发火,只定定的看着她说:“我一会儿还要去私塾,你不要耽搁时间,快点去换就是。”

  兰芳无奈只能起身换衣,可一想到陈阿三就在身后看着她就紧张的不行,她翻出那件圆房过后从没穿过的肚兜,上面的戏水鸳鸯明亮鲜艳,她晃了晃神迅速开始换衣。

  当她穿上那件大红肚兜,就要套上外衫的时候,陈阿三开口道:“穿我的外衫。”

  “可是相公你的外衫太大我穿上不了……”兰芳话还没有说完,陈阿三便一个翻身从床上下来,一把拿过他的外衫裹在了她身上,

  被陈阿三按在了窗前的书桌边上。

  “为什么你就是生不了孩子呢?想我陈阿三如今好歹也是县里的童生了,居然没有一个孩子?想想都来气!”

  兰芳早已经泣不成声,听见陈阿三又如此说更是羞愤难当,使劲的低着头,不敢睁眼,生怕看到他眼中浓烈到快让人窒息的不屑。

  “你说我这三年来夜夜不停的播种,奈何这种子就好像是落进了河里一样不会发芽,你说我该怪谁呢?”

  “你尽情的哭吧,养着你还不如养只鸡呢,好歹养只鸡还会每天下个蛋,你这个连鸡都不如的女人,也就还有这副身体能让人玩玩了……”

  不多时,他结束了,开始收拾自己,回头看看兰芳身下的狼藉不屑的说,“中看不中用的东西,还不赶紧穿衣服,等着大爷给你穿吗?看见你就烦,不下蛋的鸡……”说罢,拿着书袋摔门而去。

  兰芳的眼泪瞬间掉落,一滴滴的落在地上的衣裙上,印成一片片的水印,她从桌子上下来弯腰拾起衣服开始穿,强迫着自己不去想刚刚陈阿三那伤人的言语和眼神,可眼泪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

  等到兰芳擦干眼泪出门的时候,刘凤正在院子里收拾田鸡,看到她满眼通红的走出来,不满的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一天到晚的勾引爷们往床上去,没羞没臊的也不怕爷们身子亏空咯,折腾几年连个孩子也生不出来,没用的东西……”说着一把摔了手里的田鸡进屋去了,还不忘回头狠狠瞪了她几眼。

  兰芳木着脸走到刘凤刚才的位置开始收拾田鸡,即使眼眶酸涩,却使劲的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她要忍着,必须忍着,在没有生出孩子之前,不管他们说什么做什么都要忍着,有片瓦遮头,素味三餐,也好过无家可归,露宿街头的好。

  她已经被卖了一次,不想再尝到被赶出门的滋味了……

  就这么行尸走肉般的又过了半个月,有一天,刘凤出门了一天,晚上回来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才说:“我今天去了西边舅爷家给问了个偏方,说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无比灵验,赶明让兰芳再试试,说不定能怀上呢。”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