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将门凤华

将门凤华

饭团桃子控 著

连载中免费

作为第一奸臣的女儿,闵惟秀一辈子都在劝自己的父亲做一个好人,结局好不凄惨。重生一世,她只想一斤牛肉三碗酒,老娘瞪狗狗都抖。小王爷发现了一个大问题,人都说他未婚妻乃是开封府第一细腰,病娇美人走一步喘三喘,可这位女壮士,你怎么在倒拔垂杨柳?!

41.427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26

免费阅读

  作为第一奸臣的女儿,闵惟秀一辈子都在劝自己的父亲做一个好人,结局好不凄惨。重生一世,她只想一斤牛肉三碗酒,老娘瞪狗狗都抖。小王爷发现了一个大问题,人都说他未婚妻乃是开封府第一细腰,病娇美人走一步喘三喘,可这位女壮士,你怎么在倒拔垂杨柳?!

免费阅读

  “张郎中,您且快些走,我家小娘晕过去了。”

  晨色初开,石板小路两旁,白霜未化,一个圆脸的女婢步履匆匆的催促着,看着颇有些心急如焚。

  在她的身后,一个白胡子的老者一手拿着一个炊饼,乐呵呵的咬着。

  背着药箱的小童瞧得直心焦,都什么时候了,要出人命了,您老还吃什么炊饼啊!没看到主家的人,都已经火烧眉毛了么?

  他想着,低声说道:“师父,要不把炊饼先搁着,瞧完病了咱再吃?”

  张郎中小眼睛一瞪,“不急不急,这开封城里的小娘子若是晕过去了,不用想,一准是饿的!”

  话说物极必反。

  自打大庆天宝女帝那会儿起,贵女们都以圆润为美;但是到了陈朝,这风向一会儿就变了。

  官家独宠林娘子,夸她芊芊细腰,盈盈而握,犹如月中仙子,乘风而起。

  这一下子便炸了锅,开封城中的小娘子们,纷纷以瘦为美。

  张郎中狠狠的咬了一口炊饼,可怜呐,明明生在富豪家,却犹如饿殍。

  这武国公府的闵五娘子,更是个中翘楚,人称开封第一腰,走一步得娇喘三声,对着她打个喷嚏,她就能变成风筝,真真的要上天啊!

  行不多时,小楼已在眼前。

  张郎中拍了拍手,驻足门前,前头的婢女已经焦急的唤道:“长公主,张郎中来了。”

  屋子里传来了一阵有气无力的声音,“安喜,且领张郎中耳房饮茶,稍候片刻。”

  那名叫安喜的婢女心中一喜,“五娘子醒了。”

  说话间也不多问,自领着张郎中去饮茶不提。

  而在那小楼之上,一个穿着白色中衣的小娘子,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阿娘,快些拿剪子来,将我这身上的劳什子布巾儿剪了去。”

  ……

  闵惟秀是憋气憋醒的。

  她只记得辽军来攻雁门关,漫天都是血,柴家姐姐已经不知所踪,她带着残兵血守,腹部被长枪刺穿,真他娘的疼!

  闵惟秀大吼一声,“兀那狗贼,只要我闵惟秀在此,你们这辈子都别想过雁门关。阿福,你将本将军的血窟窿束紧了,待我再杀上八百回合。”

  阿福手一抖,使劲儿一勒,她只觉得眼前一黑,胸口憋闷得喘不过起来。

  闵惟秀恼羞成怒,恨不得爆粗,“阿福,我他娘的没有被辽狗杀死,反倒被你勒死了啊!”

  作为一个英雄,她觉得自己不能死得这么滑稽,简直是贻笑大方,愧对列祖列宗啊!

  闵惟秀一声暴喝,眼前一亮,顿时傻眼了,哪里还有金戈铁马,哪里还有残肢断垣,只见她左右两边一边站着一个婢女,使了吃奶的劲拉扯着裹在她腰间的布,像是在拔河一般。

  看到闵惟秀看过来,安喜笑呵呵的说道:“五娘,您再忍着些,待奴打个结就好了。保证这腰细细的。”

  闵惟秀恨不得自戳双目,都说人要死的时候,会想到自己最遗憾的一幕,最爱的人。

  她想的这是什么鬼?

  闵惟秀怒火攻心,顿时撅了过去,临晕过去之前,还听到安喜在大喊道:“不好了,五娘晕过去了。”

  等再度醒来,闵惟秀发现自己坐在绣着金菊的纱帐里,微风吹得床边的银铃,叮叮作响。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