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我的诡异老婆

我的诡异老婆

流浪的法神 著

连载中免费

我的诡异老婆讲述了秦冲为了给母亲筹钱治病,成了上门女婿,婚后,发现妻子许多诡异、恐怖的秘密……

73.2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12

免费阅读

  我的诡异老婆讲述了秦冲为了给母亲筹钱治病,成了上门女婿,婚后,发现妻子许多诡异、恐怖的秘密……

免费阅读

  最近看一新闻,一小伙因为被媳妇骂了几句,恼羞成怒,挥刀砍杀了老丈人一家子。

  夫妻之间拌个嘴,真能把人逼到杀人的份上吗?原来,小伙是这家的上门女婿,从进门的第一天起,就被娘家人当狗一样使唤,积压了好几年的怒气终于爆发了,这才挥刀酿成了惨剧。

  在我们老家,有这么一句土话:宁为穷门狗,不做富家郎!

  做上门女婿生下来的孩子要跟娘家人姓,死了不能入本家祠堂,还得被清除出族谱。娘家人指东,你不能往西,媳妇打了骂了,都得忍着。

  总而言之,又丢人,又憋屈!

  但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霸道,它会强迫你做出一些无奈的选择。

  我叫秦冲,地地道道的农村人。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和妹妹拉扯大,靠着捡垃圾,干苦工,愣是把我们兄妹俩供上了大学。然而老天无眼,她老人家最近突然患上重病,这让原本拮据的我,一下子陷入了绝地。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的朋友曹阳找上门来,给指了条明路,说有一户姓宋的有钱人家,想招上门女婿,条件开的很好,上门就有笔不菲的招郎费,足够给我妈治病,供我妹妹上学。

  我本来对招郎挺反感的,但一提到钱,我就心动了。现在别说是去做上门女婿,谁要能给钱,老子就是做鸭也认了。

  在曹阳的帮助下,我跟宋家人见了一面,宋家对我较为满意,这桩婚事很快就定下来,一周后,我和宋玉就办了婚礼。因为双方都不想张扬,婚礼办的很简单。

  婚后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相反,我俩感情升温很快,如胶似漆,过的很幸福。然而,这种平静的日子很快被打破了 。

  这天晚上,已经十点多了,宋玉像往常一样还在公司加班,我躺在床上百般无聊之际,一个叫“菜鸟小米”的人,申请加我微信好友,我闲的蛋疼,就添加了她。

  一见面,她开门见山问我,傻蛋,你是傻蛋秦冲吗?

  我说,我是秦冲,但不是傻蛋。

  她又给我发了一条消息,那就对了,本小姐找的就是你。我顿悟,哦,原来是个女的。我以为这小妞是我的朋友,就跟她开玩笑,小姐在哪站台,一晚上多少钱啊?

  她说,你才是站台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敢调戏我,活的不耐烦了是吧?

  我快速的点开了她的资料,她的朋友圈发的不是死人,就是一些血腥诡异的场面。

  我一阵毛骨悚然,心想这丫头口味够重的啊。

  隔了半分钟,她又发来了消息:傻蛋,你老婆不是人!

  我心里顿时来了火气,按语音,冷笑问她:今晚青山精神病医院是不是忘锁大门了,把你给放出来了?

  她发了一连串要掐死我的表情,又打来了一段字:我没开玩笑,她会害死你。

  我让她滚,正准备拉黑她,我突然一阵毛骨悚然,我和宋玉结婚的事,除了曹阳、老丈人,就连我妈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晓得,难道是曹阳那大嘴巴说出去的?

  我一时间有些愣了,她发了个冷笑的表情,“你命理犯穷缺,天生的穷鬼命,真以为天上会掉馅饼吗?好好用脑子想想吧。”

  我问她到底是谁?她说,嘿嘿,臭傻蛋,你猜?

  我最烦这种装神弄鬼的人,就说,猜个屁,不说拉倒。

  你要信我,今晚拿三颗蒜子,剥了,放在宋玉的枕头下,明天早上你就会知道了。

  说完,她发了个调皮的表情,让我明天早上看好戏。

  神经病!我无聊的关了手机!

  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宋玉还没回来,被小米这么一闹,我心里有些乱,回想着我与她结婚以来的点点滴滴,越想越不对劲。

  宋玉是个知性、温柔的美女,从没有因为我是上门女婿而轻视我,与我相敬如宾,极为恩爱。

  但她身上确实有很多疑点。

  她每天天不亮就去上班,大半夜才回家,试问什么工作需要工作这么长时间?我问过她,她说老爷子身体不如从前,公司需要她打点,她是个工作狂,所以只能委屈我“独守空房”了。而且,她的手机白天永远无法接通,我曾问过她公司地址,但她含糊其辞,不肯告诉我。

  我心里不痛快,也没太过较真,毕竟我是上门女婿,身份不光彩,她或许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我的存在。又或者,防着我,这些都在情理之中。

  还有,她的晚餐,永远只吃三分熟的牛排、生鱼片,其他的一律不沾,我曾给她熬过几次汤,她都偷偷倒掉了。

  她从不拍照,至今为止,我没见过她的任何一张照片。这对于一个美女来说,多少有些奇怪。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让我难堪而又困惑的是,是宋玉床上那些事。

  别看她外表文静,到了床上那就是虎豹豺狼。

  我起初还觉的很美,谁不希望有个会玩点的媳妇?

  但俗话说的好:“肥了田地,累死牛!饱了媳妇,磨死汉!”

  自从结婚以来,她每天晚上都会用各种办法与我缠绵,我虽然身体能扛,但连续性的消耗,让我认识到,再玩下去,她就只能当寡妇了。

  尤其最近几晚,我实在吃不消了,走路两腿都发软,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女人每个月不都有那么几天会来红,不能同房吗?

  我与宋玉结婚那天是七月十五中元节,但如今中秋节都过去好几天了,她依然每晚索取,没有丝毫来事的迹象,真是邪了门。

  我想到了“菜鸟小米”说的那句,宋玉不是人。

  这句话有两层含义,一:宋玉人品差,她是王八蛋。二:她不是正常人,比如有病,又或者是……鬼!

  我顿时头皮一阵发麻,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给宋玉打了个电话,她接了,电话那头隐约有蝈蝈的嘈杂声,像是在荒郊野地。

  我问她在哪,她的声音温柔如昔:老公,我在开车,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家,你洗好澡乖乖等我哦。

  我嗯了一声,挂掉电话。

  大晚上的开车去荒郊野地里?搞什么飞机?

  我现在必须做出决定,到底要不要试探一下呢?犹豫了半秒钟,我还是决定按照“菜鸟小米”的法子试试!

  人就是这样,天生就有一种逆反好奇心,如同牛皮藓,一旦开挠,不见点血,是不会罢手的。

  再说了,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万一宋玉真有问题,我也好有所防备。

  我飞奔下楼,在附近街道一个烧烤摊,买了几颗生蒜,剥了皮悄悄藏在了宋玉的枕头下,为了防止她闻出来,我刻意往嘴里嚼了两颗,对着枕头和被子上哈了几口气。

  宋玉回来了,像往常一样,扑入我的怀里:“老公,好想你哦。”

  她搂住我的脖子,红唇贴了过来,手不安分的往我裤裆抓去,开始准备前奏。

  然而,就在这时,我闻到了一股腥臭的血腥味,宋玉猛地推开了我,抬手照着我就是一个响亮大耳刮子,满嘴是血的大叫骂了起来:秦冲,谁让你吃大蒜的。

  我从没见她如此气急败坏,血水沿着她的下巴直往下滴,宋玉连鞋都顾不上脱,穿着高跟冲进洗手间,呕吐了起来。

  我被打的有些懵了,人要脸树要皮,我爹妈都没打过我的耳刮子,这臭娘们竟然敢扇老子。

  “落草知好汉,大难辨真情。”原来我心目中的爱情,就是区区一颗蒜的事。

  这一耳光打醒了我,什么爱情都是假的,这女人根本就是把我当发泄的工具。

  我双目通红,紧咬着牙,内心的愤怒在燃烧,但理智告诉我,我母亲治病还需要她的钱,我得忍!

  过了一会儿,宋玉走出来,红着眼,满脸歉然的抚摸我的脸道:“对不起,亲爱的,我从小对大蒜过敏,刚刚一时情急,所以……”

  她从药箱里,翻出药,小心的给我抹上。

  “原谅我好吗?我,我最近上班太累了,脾气有点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爱你胜过一切,我想和你一辈子就这么走下去。”她把我的头,紧紧的贴在她的怀里,冰凉的泪水洒在我的脖子里,一如我心凄寒。

  “一颗蒜,一耳光!我这脸真够廉价的!宋小姐,这就是所谓的爱我胜过一切?”我冷笑了一声推开她,走进了卧室。

  宋玉一脸的错愕,捂着脸蹲在地上,痛苦的呜咽出声。

  装,继续装,逆鳞之后的痛楚,最容易看到虚伪。

  这一夜对我来说是如此漫长,我在床上挣扎很久才睡着。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身上湿漉漉的,鼻孔里一阵麻痒。

  我连打了两个喷嚏,清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宋玉像小猫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双手紧紧搂着我的腰。

  丫的,这娘们还有脸缠着我?我昨晚那口闷气仍然未消。

  我刚要推开她,这才发现我俩似乎并不是在温暖的大床上,定神四下望了一眼,这一看不打紧,差点没活活吓死。四周苍莽、凄寒,隆起的土坟,杂乱无序的墓碑林立,这是坟山啊!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