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头号婚宠:军少别傲娇!

头号婚宠:军少别傲娇!

陈小笑 著

连载中免费

头号婚宠:军少别傲娇!讲述了慕臻,S国最年轻少帅。长相妖孽,行事乖张,外人都只当慕四少是个风流桀骜人物,直到苏子衿的出现,众人才恍然惊觉,原来当这位霸道任性的慕四少,真正爱上一个人,竟是将对方宠到骨子里的!

186.71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19

免费阅读

  头号婚宠:军少别傲娇!讲述了慕臻,S国最年轻少帅。长相妖孽,行事乖张,外人都只当慕四少是个风流桀骜人物,直到苏子衿的出现,众人才恍然惊觉,原来当这位霸道任性的慕四少,真正爱上一个人,竟是将对方宠到骨子里的!

免费阅读

  盛夏,东南亚塔尔塔国边境。

  黄昏绵延万里,艳丽了半边天空,夕阳倒映在水中,如同一团火焰投掷在了溪水里,美得惊心动魄。

  女人乌黑的头发破水而出,晶莹的水花顺着她白皙姣好的脸庞下滑,如同一朵盛开在边境的曼陀罗,妖冶美艳。

  雪白如嫩藕的玉臂轻轻地拨开水面,苏子衿闭着眼,享受这难得的一次沐浴。

  倏地,群鸟从雨林深处掠过,扑棱棱地飞了出来。

  “凯瑟琳,是你吗?凯瑟琳?”

  苏子衿飞快地把身体没在水中,只露出一个脑袋在水面上,双眸警惕地看向四周。

  原本应该帮她放哨的凯瑟琳不知所踪。

  心底的不安进一步扩大。

  苏子衿迅速地上了岸,飞快地把衣服跟裤子往身上套。

  草丛里有什么蓝色的东西在反光。

  苏子衿弯腰捡起,是凯瑟琳的蓝钻耳钉!

  苏子衿把凯瑟琳的乱钻耳钉握在手心里,她谨慎地往外走出。

  要绕过前方的一大片雨林,才能抵达他们医疗组所在的村庄。

  苏子衿决定先跟同事汇合再说!

  就在此时,苏子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不远处的草丛发出些微的声响,声音很轻很轻,但是苏子衿的五感比寻常人要敏锐很多。

  “凯瑟琳?是你吗?”

  苏子衿没有放松警惕,她手中握着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小心翼翼地靠近。

  一股浓郁的杀气在空气里浮动。

  不是凯瑟琳!

  苏子衿忽然想起,出发来塔尔塔来之前,就听医院同事说过的关于塔尔塔边的各种传闻。

  比如,盛产曼陀罗的土壤,比如隐秘的地理位置是各国武装势力以及大毒枭们的最爱……

  苏子衿跟着国际医疗救治小组辗转于世界各个贫穷落后的国家。

  塔尔塔是他们最后一站。

  他们医疗组在塔尔塔已经两个多月了,明天就待满三个月。

  过了今天,他们就能各自回国,接着,会有新的志愿者接替他们。

  因为国际医疗救治小组是受各国政府保护的,所以这两个月以来,哪怕在来之前听说过关于塔尔塔的各种危险以及动荡,包括苏子衿在内的医疗救治组的成员们却没有半分感受到这个国家的危险。

  过于安逸的生活使她放松了应该有的警惕!

  后背起了一层薄薄的汗,苏子衿的眼底闪过一丝懊恼,她不该这么冲动的!

  苏子衿握着瑞士军刀,缓缓地往后退。

  发现并没有人追上来,苏子衿转身拔腿就跑。

  在她的身后,一道身穿迷彩服的高大身影如猎豹般从草丛内窜出。

  是一个成年男子的身形!

  男人从身后用手捂住了苏子衿的嘴巴,苏子衿反手就将手中的瑞士军刀刺了过去。

  男人没料到苏子衿手里还握着武器,凤眸闪过一抹惊讶,但也仅仅只是一瞬而已。

  常年训练有素的身体面对危险早就有自己的本能。

  男人松开了钳制住苏子衿的手,身体往后一躲,男人侧身避开了苏子衿的攻击,一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劈在她的手腕上,用了不过二分力,伤不了人,却足以使苏子衿手腕发麻。

  军刀从苏子衿的手中脱落,男人身体一弯,在军刀掉落在地之前,精准地接了它,以极其熟练的顺手牵羊的姿势将瑞士军刀顺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抱着苏子衿就地一滚,滚进了方才半米高的草丛里。

  “嘿!你妈妈难道没有告诉过你,女孩子玩刀会嫁不出去吗?”

  男人一手钳制住苏子衿的双手,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附在她的耳畔,玩世不恭地道。

  男人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脖颈,更要命的是,男人的手臂不偏不倚,横在了她的胸前。

  刚才衣服穿的匆忙,苏子衿身上甚至连胸罩都没来得及穿。

  从来没有跟异性有过如此亲密的举动,苏子衿脸色都涨红了,是又羞又怒,又惊又惧。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可以放开你,但是你得保证,不要尖叫,OK?”

  男人似乎也终于意识到了手臂的触感有些过于绵软。

  微微松开了捂住苏子衿嘴巴的那只手,男人好声好气地跟苏子衿打着商量。

  苏子衿点点头。

  男人按照约定松开了手,苏子衿却低下头,就着男人的胳膊,狠狠就是一口。

  一股尘土跟血腥味蹿入苏子衿的鼻尖。

  “唔。我已经五天都没有洗过澡了。怎么样,味道如何?”

  苏子衿恼怒地瞪了男人一眼,飞快地放开了他的手臂。

  这男人有毒!

  “哈哈哈!”

  男人发出愉悦的笑声。

  神经病!

  “你做什……”

  身体忽然被男人压在了身下,苏子衿抬手就扇了男人一巴掌。

  “啪!”

  “嘭!”

  子弹破空而过,打入了对面的树干上,将苏子衿那清脆的巴掌声盖了过去。

  苏子衿身体一僵。

  刚刚,这个男人是在救她?

  “藏好了,躲在这里千万别出去。

  能不能躲过一劫,就看你的造化了。

  军刀还给你,我的带刺儿小美人。”

  手里被塞进折叠好的瑞士军刀,不等苏子衿反应过来,男人的身形已快如疾风地从她眼前掠过。

  “砰!”

  “砰!”

  “砰!”

  密集的枪声在男人窜出后响起。

  苏子衿一动不动地躲在草丛里,耳边是密集的枪声,身上的T恤已被湿透。

  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外面总算再一次安静下来。

  夜幕悄然的降临。

  苏子衿却没敢冒然出去。

  “简!你能听见我们说话吗?间!你在哪里?”

  “简!你在哪里?!简!”

  “简!简!简!”

  隐隐有呼喊声跟灯光趋近。

  苏子衿五感敏锐,隔着较远的距离,就听见了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是琼斯还有梅他们!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琼斯,约瑟芬,梅!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再没有任何地迟疑,苏子衿钻出了草丛,朝自己的同伴们飞奔而去。

  “简,你跑到哪里去了?”

  “谢天谢地,简,你还活着!”

  “太好了!简!我们以为我们将再也见不到你了!”

  手里拿着手电筒的几位国际医疗救治组成员以及村民,在见到苏子衿的那一刻,脸上紧张的表情总算得以一松。

  救治组的成员们全部围了上来,每人都给了苏子衿一个温暖的拥抱,有几位感性的女生们甚至抱着苏子衿哭了。

  村民们也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是不是凯瑟琳出事了?

  凯瑟琳出事了,对吗?”

  苏子衿心思敏锐,她敏感地捕捉到了同事们,“谢天谢地,你还活着”“我们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之类的话”。

  自己不过是失踪了几个小时,如果按照正常情况而言,约瑟芬跟梅她们的情绪不可能这么激动。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凯瑟琳出事了!

  “梅,你告诉我,凯瑟琳怎么了?

  她出什么事了

  你说话啊!?”

  苏子衿抓住救治组组长,来自M国的梅的手臂,眼圈发红地低吼着问道。

  “凯瑟琳,凯瑟琳她……”

  当地村民的孩子,平时跟凯瑟琳玩的比较好的莫恩了出来,好几个男同事们也都红了眼眶。

  苏子衿的心咯噔了一下。

  “梅,你实话告诉我……凯瑟琳她是不是……”

  “我们先离开这里好么?

  你要知道,这里傍晚才有毒枭跟S国特别作战部队的人交过火,这里并不安全!

  我保证,等回去以后,我一定原原本本地告诉你。”

  梅迅擦干了自己脸上的眼泪,表情严肃地道。

  回到营地,梅将苏子衿带回自己的帐篷。

  “凯瑟琳死了。”

  即使心里已经猜到凯瑟琳十有八九已经凶多吉少,骤然听见这个噩耗,苏子衿的脑袋还是“嗡”了一声。

  “是进雨林里砍柴的村民发现了凯瑟琳的尸体。

  凯瑟琳的身上有性侵的痕迹。

  那帮畜生!

  他们***了她,并且还残忍地杀害了她!”

  梅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入她的耳朵里。

  苏子衿的眼前阵阵发黑。

  “简!简!简!”

  “你还好吗?简!”

  “简!”

  ……

  凯瑟琳的尸体被运送回国的那天,阳光很好,天空万里无云。

  直升机载着凯瑟琳的尸体以及这一批服务期满的医疗救治组的成员们,一起离开这片充满神秘跟风情却也同样危险跟罪恶的土地。

  螺旋桨发出轰鸣的声响,风吹着前来送行的医务人员们的白大褂猎猎作响。

  “简,你确定不走吗?

  我们都劝过凯瑟琳,那片雨林很危险,她一意孤行地想要进去游泳,你只是陪她去而已。

  凯瑟琳出了事,只是个意外,你不应该为此自责,并且放弃回国的机会。

  要知道,塔尔塔现在已经全部戒严,什么时候能够回国已经成了未知之数。

  现在,塔尔塔已经并不安全。

  何况,这三个月来,你不是无时无刻地不再想着回国吗?”

  直升机马上就要起飞,梅一脸严肃地再一次征询苏子衿意见。

  原本,苏子衿应该在这批回国名单里,然而苏子衿却把回国的机会给了梅。

  “已经不需要了。”

  苏子衿喃喃自语地道。

  “你说什么?”

  螺旋桨的声音盖过了苏子衿的话,梅只得大声地问道。

  “我说,梅,提前祝你新婚快乐!有机会我一定去参加你的婚礼!”

  苏子衿双手圈在唇边,大声地道。

  梅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苏子衿用力地朝梅挥了挥手。

  梅在司机的催促下登机。

  直升机起飞,慢慢地消失在碧蓝的天空里。

  ……

  “青青,这是我们分别的第一天,我已经开始想念你了。怎么办?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出息?”

  “青青,谟州今天又下雨了。你现在是在苏威拉吗?我查过苏威拉的天气,那里干旱少雨,日晒时间长,你现在是不是变成一只黑猴子了?呵呵,肯定没有。我家青青从来都晒不黑。”

  “青青,我今天开始去Y大报到了。”

  “青青。我认识了一个叫姗姗的女孩子,她跟你长得有点像。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

  青青,你应该多笑的,我家青青笑起来多好看啊!”

  “……”

  “青青,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对不起。这三年你给我寄的学费,我已经如数打回到你的卡上,以后你不用再往我的卡里汇钱了。

  青青,对不起。”

  回到营地,苏子衿自虐般,一遍又一遍地听着微信里温遇发过来的微信。

  多么讽刺,就在她满心盼望着提前回国给阿遇一个惊喜的时候,对方先向她抛出了一个炸弹。

  “医生呢!医生在哪里?快,快救救我们的老大!”

  听见有人在叫医生,苏子衿收起了手机,疾步往帐篷外走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