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盛唐破晓

盛唐破晓

尘都乞儿 著

连载中免费

盛唐破晓讲述了大唐女人的衣领很低很开。大唐男人的苟全之路很挤很窄。李家武家,公主女官,王爷驸马,和尚御医,汹汹当道。义阳公主府嫡长子,萧淑妃外孙。了一场难,渡一场劫。

61.495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0

免费阅读

  盛唐破晓讲述了大唐女人的衣领很低很开。大唐男人的苟全之路很挤很窄。李家武家,公主女官,王爷驸马,和尚御医,汹汹当道。义阳公主府嫡长子,萧淑妃外孙。了一场难,渡一场劫。

免费阅读

  垂拱四年九月十一,秋色渐深,雷电轰鸣,暴雨如注。

  大明宫前,青砖红木的丹凤楼依稀可见,雨幕充塞天地,纵横数百丈的广场,闻声不见人。

  门楼上,一排乌黑的唐字旌旗向下垂落,皱巴巴一团,裹在朱红色的旗杆上。

  五个门洞都开着,门洞一丈高十丈深,每个门洞外面,站着两排十名甲士,穿戴着斗笠蓑衣,风卷着大颗大颗的雨滴,像鞭子一样抽打着身体,啪啪作响。

  “贼他妈,这鬼天气”

  蓑衣用处有限,雨水很快浸透了全身衣裤,风一吹,透心凉,甲士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壮小伙子,打着哆嗦,骂骂咧咧。

  “你,瓜怂,前面去”最右侧门洞有个甲士,长得最是高壮,被一脚踢到前头扛风。

  甲士打个趔趄,老实站在最前头。

  他不敢骂人,也不敢骂天,眼睛迷茫四顾,像一条没有知觉的木桩子。

  他不属于这里,他已经死了,死法很特别,赶时髦用身体画画的时候,淹死在颜料池里。

  画了二十多年画,头发都熬白了,一无所成,窝囊了一辈子,四十大几了,还是光棍一条,临了临了,把老命豁将出去,当一回网红,好歹凑上年轻人的热闹。

  他使劲儿闭上眼睛,又睁开,将流进眼眶的雨水挤出去,努力保持视野。

  一死就是千年,这里是盛唐,他成了皇亲国戚,叫权策,他的母亲是义阳公主李下玉,唐高宗的长女。

  义阳公主知名度不高,他还有个著名的外婆。

  萧淑妃。

  权策遍体生寒,牝鸡司晨,开天辟地,一代女皇惊艳历史,宝座下堆着不知多少白骨,很不幸,他,他全家,他舅舅全家,他姨妈全家,都是白骨的一部分。

  权策视线垂下,落在握着仪刀的手上,十指修长白皙,皮肤紧致光润,年方十五,正青春。

  蝼蚁尚且贪生,他真的不想再死。

  母亲三十岁才得出嫁,堂堂公主之子,没有恩封,只捞着个左卫亲府的正六品校尉,年龄小,不得势,饱受欺压,因他不能靠近御前,给分派了看守丹凤门的差使,却是够远了。

  啪嗒,啪嗒。

  一行黑衣人踩着没过脚背的积水冲将过来,怀里抱着铜制的方形箱子,长驱直入,甲士们泥胎木塑,一动不动。

  大明宫乃是帝国政治中枢,密谋阴私多不胜数,权策目不斜视,脑子里盘算着怎么保下这条小命,他悲哀地发现,自己满身原罪,没有一分钱的本钱,进不得,退不能,只能在进退之间踩钢丝。

  “一切,都看运道了”权策沉声自语。

  日晷偏移,宫墙上号角声呜呜响起。

  申时已过,该换班了。

  接班的甲士站定,权策跟着队伍退往御道边的仗院值房。

  “大郎”旁边有人推了他一把,大雨中看不真切长相,急匆匆错身而过,只看到个方面大耳的轮廓,王晖,他的表哥,亲姨母高安公主的儿子,是个七品的勋府队正,比他还惨。

  权策醒过神来,丹凤门守卫,历来是勋府和翊府的职司,自己是亲府的,不能跟着他们走,急转弯向左,奔回亲府值房。

  值房里陈设极简单,几排长条凳,几个火炉,炉子上座着铁皮水壶,壶嘴里噗噗的冒热气,里面人不多,二十来个,显得空旷,没人说话,静悄悄的,权策一脚踏进去,引来众人的视线,很快又转开。

  权策去掉斗笠蓑衣,找了个靠边儿的位置坐下,衣甲里的雨水顺着裤管儿流淌,很快积成一滩水洼。

  “嘿,权大郎出息了,淋这么大雨,这回没哭鼻子”门口又进来一批下值的亲卫,打头的二十郎当岁,趾高气扬,他是亲府中郎将,这一府亲卫的最高长官。

  不少人仰着脖子哈哈笑,有些人眉头紧皱,转过脸不看这边,还有几个面无表情。

  权策四下打量,直到聚集在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才意识到说的是自己,稳稳心神,小心地站起,半弓着身子,“将军见笑了”

  中郎将挑挑眉,似乎有些意外,斜了他一眼,冷哼一声,“既是出息了,那就再历练历练,明日到左武侯卫巡街去”坐在上首的花梨木胡凳上,大马金刀。

  “是”权策老实领命。

  中郎将死死盯着他,脸色渐渐涨红,噌地站起,“权策放肆,以下犯上,左右,拿下他,重责二十军棍”

  权策大惊失色,登时就有两个同袍上前扭住他,架到门外,按倒在地上,七手八脚扒掉裤子,露出臀部,有个黑脸大汉往手心里吐了两口唾沫,抡起漆黑的军棍就要行凶。

  “呵呵”

  娇笑声穿透雨幕,一行宫娥沿着回廊袅娜而来,鹅黄色的裙裾飘摇,束胸襦裙开口很低,袒露着大半个胸脯,为首女官,穿着深紫宫裙,挽着粉色披帛,梳着高耸的随云髻,碧玉步摇,眉心点着火焰花钿,杏眼流转,饶有兴趣地欣赏了下权策的臀部,言笑晏晏,“如此粉臀,受杖责实在可惜,二郎可否饶他一遭?”

  “上官待诏有命,延义敢不遵从”中郎将,武承嗣的二子武延义,收起倨傲,摆摆手。

  权策得了自由,第一时间提上裤子,心中血泪斑斑,四十几年的童子身,冰清玉洁,就这么被人围观了去,晚节不保。

  上官待诏站在对面不远,牡丹花香浓郁扑鼻,搅得他老鹿乱撞,心乱手乱,繁复的丝绦腰带迟迟打理不好,冷汗热汗一起出了。

  上官待诏嗤笑一声,腰肢一拧,环佩叮当作响,声音骤冷,“天后旨意,侍御史鱼保家、驸马薛绍勾连反叛,速派人马,捕拿入制狱勘问”

  “臣遵旨”武延义扯着嗓子响亮应命,嚯地转身,“本将军亲自擒拿鱼保家,另一路捕拿薛绍,诸位自选”

  哗啦啦,一众亲卫恶狗扑食,全都围到他身边。

  听到薛绍这个名字,权策心肝儿剧颤,快速奔了过去,低头混在人群中。

  武延义冷笑一声,并指如刀,厉声斥责,“权策,待诏开金口为你求情,你不思报效,反倒推脱塞责,还有没有心肝?”

  一指一骂,权策身旁迅速清空,光秃秃立在那,武延义嘴角冷笑,上官待诏浓眉微挑,都盯着他,是福是祸,只有认命,低声应道,“全凭待诏、将军吩咐”

  武延义不喜反怒,气喘如牛,脸和眼睛同时变成赤红,“你,放肆……”

  权策垂头做恭顺状,脑子急转,渐渐捋清楚状况,武延义年纪轻轻,跃居高位,在亲府威望不著,平时都是拿他当道具,玩弄他刷声望,今日他一反常态,稳稳当当没有出丑,武中郎脸上挂不住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权策无奈,尾指轻轻一勾腰带,裤子唰地掉到脚踝,两条大白腿暴露无遗,他惊叫一声,双手捂住胯间,扭捏遮掩,狼狈不堪。

  “哈哈哈”武延义仰天大笑,众亲卫随声附和,笑声震天。

  上官待诏掩嘴娇笑,鹅蛋脸笑容一放即收,“武中郎,给他配二十个亲卫,立即起行”

  武延义分派完毕,天色已晚,雨势稍停,权策骑马带队,出丹凤门右行,过光宅、翊善两个坊,到了太平公主府所在的长乐坊,太平公主府占了这个坊的四分之一还多。

  到了下马石前,权策勒住马,扬声对公主府的门房道,“有劳通报公主殿下,亲府校尉权策,奉天后之命,请驸马移驾”

  说完,也不下马,阖上双目,静待疾风。

  一炷香后,公主府中门大开,一个文弱书生缓步走出,满身锦绣,白面无须,眼睛乌亮,极有神采,手里撑着把油纸伞,白色轻靴踩过积水,波纹荡漾。

  权策下马相迎。

  随从的缁衣管事上前一步,“权校尉,公主有话吩咐,在外,本宫为尊,权策为臣,在内,大郎是本宫外甥,我今身怀六甲,不愿见不忍之事”

  薛绍抿嘴一笑,温柔优雅,收起雨伞,宽袖拂动,踩着管事的脊背上了四驾马车。

  权策神色变幻,在原地愣怔半晌。

  咔喇,咔喇。

  天边有惊雷响起,闪电像一条条雪亮的长剑划破夜空。

  暴雨又至。

  权策将背上的斗笠戴在头顶,跨上马,看了看马车蓬顶高高立起的七层螺旋铜钉,仰头望了望忽明忽暗的老天。

  “为避雨势,回程走延政门,沿东内苑树林行走”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