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蜜宠亿万娇妻

蜜宠亿万娇妻

迷一样 著

完本免费

蜜宠亿万娇妻讲述的是男主因误会女主被女主发现,于是女主在婚礼上逃跑了,最终经历各种波折,两人还是在一起了的言情小说。

50.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0

免费阅读

蜜宠亿万娇妻讲述的是男主因误会女主被女主发现,于是女主在婚礼上逃跑了,最终经历各种波折,两人还是在一起了的言情小说。

免费阅读

  冬季的夜晚刺骨的寒风肆虐的吹着,浅夏站在冷风里,不停的跺着脚尖,平时一尘不染的黑色的尖头皮鞋上沾了不少尘土。粉色长款的双排扣大衣紧紧的裹在身上,双手插jin口袋,粉色的毛线围巾遮住了半张脸,即使是这样的武装也依旧抵挡不住夜里的寒意。

  “况且况且况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她侧过脸,目光迎上远处的一个亮点——火车头上的照明灯,灯光越来越近就越来越刺眼,没有多久,她整个人完完全全沉浸在一片刺眼的明亮光芒中。

  沉寂了两个小时的人群就在这时再次开始沸腾起来,晚点的火车,永远都逃不出被吐槽的命运。站在浅夏身旁的周怅远两手提起行李袋,一步迈到浅夏面前,他高大壮实的身体将那些明亮的光线严严实实的遮挡住了,瞬间,浅夏就处在一片黑暗里。她仰起头,双眼注视着面前高大的男子,两秒钟之后,她将手从口袋里抽出来往下扯了扯脸上的围巾,露出下巴。

  “你真的要走了?”刻意抑制住的声音里还有几分颤抖。

  “嗯,浅夏,等我从北极回来就是夏天了。”周怅远的嘴巴咧到了耳根,看的出他内心的兴奋。

  “那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浅夏垂下眼眸,黑暗完全掩盖了她脸上的不舍,酸楚,与无奈。她是留不住他的,她内心的痛就像是雨夜过后的春笋,迅速的生根发芽,在看不见的地方,膨胀成一片密林。

  “我走了。”周怅远留下这简单的三个字,大步冲向火车,很快就消失在拥挤熙攘的人群中。

  浅夏很想和他说再见,只是当她重新站在光亮之中,小心翼翼收起心中的疼痛之时,人群中已经分辨不出周怅远的身影。遗憾迅速的弥漫在她的心头,她看向停靠在轨道的绿皮火车,目光中是一片没有尽头的迷茫。

  “你走了,小美该怎么办呢?”浅夏最终还是没能说出这句话,周怅远就像是一个热火的青年,喜欢说走就走的旅程。他是极其潇洒的男子,牵挂这个词好像压根就不会出现在他的字典里。

  “难道摄影师的天性就是洒脱吗?”浅夏叹了口气,在冷气很重的黑夜,她的叹息还没有传播出去就迅速的结成了一块寒冰,落在周怅远看不到也听不到的角落。

  周怅远是当地的一个摄影师,并不出名,和浅夏是在法院庭审时认识的。当时浅夏在法院做一名书记员,上班的第一次开庭就是处理周怅远的离婚案,周怅远和前妻离婚的场面就像是一场激烈但是并不持久的战争,前妻声嘶力竭的骂声在他说出“孩子我来养”这五个字之后,戛然停止。

  浅夏原本以为和大多数的离婚案一样,周怅远的婚姻也是因为男方过错才走到尽头,到后来休庭的时候,她才弄明白,事实上是周怅远的妻子傍上大款,所以才选择和他离婚。大款看上了周怅远的妻子,却不能容的下他的孩子,所以,当她听到他说的那句话之后,脸上浮出了笑容。

  周怅远是因为没有钱所以也没能守的住妻子,他脸上难过的表情,浅夏全都看在眼里,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浅夏就觉得他很爷们,而当看到周怅远脸上的悲伤,浅夏心里也莫名的悲伤起来,仿佛周怅远是她心上系着的一条线,一松一紧全都被牵挂在她的心头。或许是缘分吧,浅夏心想,那么奇妙的东西自己也只能用缘分来解释了。

  后来,浅夏做了周怅远的女朋友,她渐渐的走进他的生活里,周怅远经常要外出摄影,他三岁的女儿就由浅夏照顾,小孩子总是很淘气,浅夏又要照顾孩子又要做饭,忙的没办法出门,只好把工作辞了,没有了经济来源,浅夏就靠以前自己的一点积蓄生活。而周怅远,他摄影所赚来的钱有时候还不够付房租的,每当这时候,浅夏就会默默的把房租交上。

  走进周怅远的生活之后,浅夏发现他骨子里是一个很潇洒的人,潇洒到几近不食人间烟火,他经常激动的把自己拍来的照片给浅夏看,等他睡着的时候,浅夏会把几张毛爷爷放进他的口袋,周怅远拍照片要用胶卷,而且还要用质量比较好的那种,说是有艺术气息。浅夏不太懂那些,她能做的只是偷偷为他的胶卷买单。

  周怅远越来越潇洒,这次他选择的拍摄地点是北极,那个冰原白雪的世界,他说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地方。浅夏将存折上的一万元给了周怅远做了路途的费用,自己的口袋里就还剩下两张皱皱的毛爷爷。

  火车开始发动了,“呜呜呜”的一阵鸣笛声之后,接着是一阵“况且况且况且”的声响。浅夏从火车站走出来,大街上的霓虹闪烁,车来车往,大型超市里灯火通明,还有两天就是新年了,人们都在置办年货,为即将到来的新年增添着祥和喜乐。

  浅夏算是人群中最异样的一个吧,因为她在新年到来之际收到了一份别离。她站在街边,看着路人幸福笑脸,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羡慕。末了,她向上扬了扬嘴角,当做是送给自己的新年礼物。

  手机响了起来,浅夏看到是陌北北的号码,便立刻接了起来。

  “浅夏,你在哪啊,快回来吧,这孩子没完没了的哭,怎么哄都不行,我快疯了”电话那头传来陌北北急躁的声音。

  “你再坚持一下吧,我这就回去了。”浅夏挂了电话,伸手拦了辆出租车。为了给周怅远送行,她只能将小美放在自己的好友陌北北那里。

  陌北北是浅夏的大学同学,毕业之后,在A市开了家家政公司,发展的顺风顺水的,三年下来,成了A市最大的家政公司。陌北北顺理成章成了坐拥几千万产值的老板,不过,商场得意情场失意,她至今单身。虽然桃花不断,但是能入她眼的没有一个。

  半个小时之后,出租车驶进了明湖别苑—A市的富人区。陌北北住在这里的一栋独门别墅。小区内不允许出租车的进入,浅夏在大门口下车,在门禁处登了记,才走了进去。陌北北的别墅是最里面的一栋,依山傍水,景色自然宜人,从窗口伸出手就能够到外面树枝上的叶子。

  浅下穿着黑色的高跟鞋走了二十多分钟,才走到了陌北北的别墅。一进门,就听到小美哇哇的哭声。

  “浅夏,你终于来了。”陌北北顶着乱糟糟的波波头,看到浅夏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两只大眼睛不断的放着光。看来,这照顾孩子的活不是容易的。陌北北被折腾的不轻,连自己的形象都顾不得了。

  浅夏换上拖鞋,跑到沙发旁,将哭得正凶的小美抱在怀里,哄着“小美,不哭,小美乖”

  看到浅夏,小美眨了眨大眼睛,停止了哭泣,笑了起来,露出两个酒窝,特别可爱。

  “这孩子认生所以才一直哭呢”浅夏抱着小美在沙发上坐了起来。

  陌北北见小美不哭了,也坐了过来,她穿一身纯白色珊瑚绒的睡袍,高挑修长的身形尽显无遗。

  “周怅远呢?他怎么没来啊?”陌北北有些不满,自两人交往以来,浅夏渐渐的变成了周家父女两人的保姆,作为浅夏最好的朋友,陌北北有些看不过去。她好几次都劝浅夏分手,但是都没有成功。

  “他…他走了啊”浅夏吞吞吐吐的,说出了实情,她想不能隐瞒下去了,因为一会儿还有事要求陌北北呢。

  “又走了?你们不是出去买年货吗?这都快过年了,他怎么还出去?过年能赶得回来吗?”陌北北连珠带炮的一下子设下好几个疑问。

  “他去北极拍摄,要等夏天才能回来。”浅夏轻轻的说着,声音至柔至轻,轻的就像是一片优哉游哉飘下的鹅毛。

  不过浅夏的话在陌北北看来就是一枚威力无比“嘭”的一下爆炸开来的炸弹。虽然浅夏说的那么云淡风轻,但陌北北的心里却一下子就沉重起来,对于这样的消息,她没办法像浅夏那般淡定,于是她爆发了。

  “你是说周怅远扔下你一个人,自己又潇洒去了?那孩子呢?你来照顾吗?”陌北北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站到浅夏的正对面。

  “他说夏天就回来的。”浅夏的声音很小但是语气坚定。

  “他周怅远什么时候说话算数过?浅夏,你还听不出来他是在搪塞你吗?他根本不爱你,否则怎么会把你当成老妈子一样使唤,你见过哪个男人把女朋友当成仆人一样。”陌北北一手叉腰,眼睛紧紧的盯着浅夏不放,她太过激动,以至于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

  浅夏想了想,没有回答。就像是陌北北说的,周怅远对自己的承诺,从来都没有兑现过。浅夏没办法反驳陌北北的话,只能暗暗的叹了口气。然后不等陌北北再说话,浅夏抬起脸,微笑着,说“北北,你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份家政的工作?”除去打车费,口袋里还剩下一百大洋,这就是她全部的财产了。她现在还要养小美,必须得出去工作。

  陌北北的双眼瞪得溜圆溜圆,愤怒的眼神里又添上几分惊讶。

  “浅夏,不要太过分,你一个重点大学本科毕业的要去做家政?我没听错吧。”

  “北北,你就帮我这一次,你不说,别人也不知道我是本科毕业的,我还有小美要养呢,你就帮帮我吧。”浅夏揪着陌北北睡袍上的腰带,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陌北北“啪”的一下将浅夏的手打掉,说“你跟周怅远只是交往了六个月,就落下一孩子,还是他前妻生的,你以后还怎么嫁人?”

  或许是陌北北的声调忽然变高,小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连她都感到了不安的气氛。

  “小美不哭,小美不哭。”浅夏边哄着孩子,边回应着“北北,我相信他会回来的。”

  “浅夏,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好吗,周怅远那么说是什么意思你心里还不清楚吗。”

  浅夏将一只懒洋洋的玩偶放在小美眼前,晃来晃去,逗着她玩。“我很想要照顾好这个孩子。”

  “真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当初毋宁的一个吻,让你逃了三个城市,两个省,现在的你怎么敢做出这样的决定?”陌北北说完,就从客厅里走回自己的房间。她的心情无比沉重,周怅远是一个养不起家的男人,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浅夏就变成了男人,陌北北替浅夏不值,她认为浅夏不该过那么沉重的生活。她心疼浅夏,却也只能按照浅夏的心意帮忙安排工作。

  毋宁两个字,就像是卷土重来的飓风一样,搅动了浅夏心底宁静的湖面。

  那个有着湖水蓝色瞳孔的男孩,那个一笑起来就露出一颗小虎牙的男孩,他的爱是那么浓烈而灼热,曾经让自己那么惊慌失措。

  怎么会忘记呢?毋宁,那个让我逃了两个省,三座城市的只为不在和你碰面的男孩。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