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极品小子混都市

极品小子混都市

黑骑士 著

完本免费

极品小子混都市讲述的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少年回归都市,在都市中纵意人生的都市小说。

78.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0

免费阅读

极品小子混都市讲述的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少年回归都市,在都市中纵意人生的都市小说。

免费阅读

  时至深秋,天气已明显地有了料峭的冬寒,傍晚天空被层层浓墨似的乌云压得又低又沉;冰碴般的刺骨冷风,打着尖哨狂然卷过小坳口,带着哗啦啦澎湃的树涛声,回荡在群峰之间。

  张香云,一个地道的生活在水蓝星球H国的妇女,再确切的说她是个寡妇,十年前丈夫外出打工至今渺无音迅,坚强的她至今靠自己蓄养一些家禽勉强度日。时年已过四十,却至今孤苦一人。

  今日她是去镇上买掉了今年的最后一批家禽,回来却为省下几元的车费,而徒步行走着崎岖的山间小路。

  一阵冷瑟的山风掠过,掀飞了她头上那灰旧的围巾,露出因常年劳作变的黝黑苍老的面容,长相平凡朴实。

  见自己的围巾被吹飞,一手捂在自己那装有今日收获的口袋上,向着围巾飘落的方向追去。

  可恶冷风似有意为难这个苦命的女人,每当张香云追赶上,弯腰去拾取自己的围巾,总会再一次的把围巾吹向远处。

  那是她很喜欢的围巾了,自己还要靠它再次度过即将到来的严寒,怎么甘心这样放弃,又追了一段距离,看到围巾已经被一山路旁的大石拦截下来,脸上露出了一丝淳朴的笑意。

  紧赶了几步,来到大石边上,在拾起自己围巾的同时,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一下,随即是惊讶连带着恐慌!

  她看见大石后面竟然蜷缩着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娃子,全身没有一处完整的衣物,而且脸上带着干固的血迹,遮掩住大半个脸庞,人,已然没有了声息。

  张香云见到这样的情况一时也没了主张:“这是谁家的孩子啊,竟弄的如此模样,该怎么办啊/?不会已经……?”

  被自己的猜测下了一跳,顾不的许多,马上把手伸到孩子的胸口上,她知道只要还活着,总要有心跳的,探鼻息在如此大的山风中那是不现实的做法!

  一只枯糙的手颤抖的抚在孩子的胸口上,片刻,张香云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一些。

  还活着,那自己就不能见一个小生命在自己眼前这样消逝。

  至今没有孩子的她对小孩子可是打心里的喜欢。

  她知道如果自己不管,在这条山路上很难再见到一个人,那这孩子的下场只有一个!

  雨,毫无征兆的落下,豆大的雨点击打在张香云的脸上,看着那蜷缩着的孩子,内心的母性被彻底的激发,马上用刚拾回的围巾在孩子的身上简单的包裹了一下,俯身抱了起来,向自己的家中快步赶去……!

  环山村是一片依山傍水的小小村落。

  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暴雨经过开始的一阵狂烈后,逐渐的缓和,绵绵密密的下着……

  在环山村的村子尾,隔着所有人家都有些距离,一处背依山体,面积宽敞的空地上,一圈篁篱围着几间破旧的草房孤独的促立在风雨中,木门前两棵已经退落了所有绿叶的老杨树,给这孤立的小院落增添了一丝凄凉的味道。

  这里就是那个苦命女人的家,在丈夫失踪后的几年,为了给自己的婆婆治病,把家里所有实物卖掉,包括那在村中算好的三间瓦房,也只是让婆婆多活了半年而已,自己最后只能在山脚下求人帮忙盖了一个间这样简易的草房!

  张香云把那昏迷孩子抱回自己家中,两个人都在暴雨中被浇了许久,但张香云没有顾及自己的身上是否难受,马上给孩子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

  经过一阵雨水洗刷,孩子原本脸上的血迹早以被冲掉,露出的面容让这个四十几岁依然没有孩子的女人,看的是有喜欢有心疼,圆嘟嘟的小脸,两眼此时禁闭着,让张香云心疼的是在孩子苍白的小脸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由右眼角一直拉伸到嘴角处。

  看着那伤口并没有完全的愈合,经过雨水的洗刷,勉强结痂的地方又被泡开,露出惨白的嫩肉向两面翻开着,让张香云担心伤口再深一丝,这孩子原本可爱的脸蛋就会被洞穿。

  善良的她马上又把孩子身上那破烂不成样子的衣物褪去,露出身上满是细小的伤口。

  张香云看的眼泪流了下来,这么小的孩子经历了什么样的遭遇啊,竟然弄成这副模样!

  她看的出,身上的伤口都是被一些东西刮伤的,还好都不是很深,而且已经结痂。

  孩子依然昏迷和身上的伤口,本是应该马上送医院的,可这里离镇上的医院有十几公里,大多还都是山路,雨中更是难行。

  张香云想了一下,顾不的外面依然冷冽的秋雨,给孩子小心的盖上了一层被子,向村中跑去,她决定先让自己村中的老中医王大伯给看一眼,如果没有办法,那自己马上抱孩子去镇上的医院。

  “这娃子的外伤到没有什么,脸上的伤口我给他上了咱山中独有的草药,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但疤是注定要留下了,

  严重的是他脉象有郁结,表明这娃子肯定经历了什么过度伤心的事造成的,就不是我们外人可以治疗的了,也不知道哪家的娃子,遭遇了什么事情,竟弄的这样,真是让人心疼啊!

  香云啊,赶明儿你去我那再弄点草药吧,给这娃子尽量调理一下,然后等好一些,看能不能找到他的父母,给送回去吧,你自己够不容易的了!”

  一个六十多岁的清瘦老人,在张香云的家中给孩子做了一番诊断,留下这样一番话后,冒着小雨离去了。

  知道孩子没有生命大碍后,张香云的心放下了一半,看着那孩子脸上被敷了一层灰褐色的草药,而表情依然紧绷的表情,像是在做着可怕的噩梦的模样。

  爱怜的抚摩了一下孩子的头,转身去了厨房,而他们只是在关注那娃子的伤势,谁也没有留意那小娃的双手一直都是紧握的,不曾有半点的松动。

  不多时张香云给孩子做了一碗加了红糖的细粥,为孩子灌进了嘴中……

  夜晚,张香云被一阵抽噎声惊醒,原来是那孩子正在做梦,连带着梦话都让人伤感:

  “娘亲……我要娘亲,爹爹,爷爷……奶奶……不要啊,不要把落儿一个人放到这河里啊!我怕……!呜、呜……!坏人,爷爷……,呜……奶奶……”

  如泣血般的稚嫩哭声再次深深的触动了这个善良女人的心,把自己的被子掀开,小心的把孩子搂在自己怀中……!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