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绝色太后恋上冷王爷

绝色太后恋上冷王爷

陌上繁花似锦 著

完本免费

绝色太后恋上冷王爷讲述的是下凡渡情劫的女主魂穿到和亲公主身上,却没想到刚和亲就成了寡妇,于是她背负着扶正凡间运道在前朝后宫的纷争中游刃有余,却没想到职场得意情场失意的言情小说。

7.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22

免费阅读

绝色太后恋上冷王爷讲述的是下凡渡情劫的女主魂穿到和亲公主身上,却没想到刚和亲就成了寡妇,于是她背负着扶正凡间运道在前朝后宫的纷争中游刃有余,却没想到职场得意情场失意的言情小说。

免费阅读

  琉云国议政大厅正位上,身着金丝绣祥云双龙衔珠锦袍,拥着厚厚披风,脑袋大脖子粗,正躺卧在髹金雕龙木椅上打着瞌睡的,不是伙夫,是琉云国只手遮天的王上——雪魔琰。

  窗外漫天飞雪簌簌飘落,不堪积雪重负的枝丫“咔嚓”断落,雪魔琰打了个激灵,手一松,握在手中的铜錾镂空暖炉掉落,顺着台阶滚到大厅正中央。

  伺候在旁的太监惊慌地追着暖炉跑去,样子很是滑稽,坐在议政大厅内众武将的目光也落在了这暖炉上,这一看,竟叫众武将眉头紧皱,这暖炉上竟是雕刻着一副“栩栩如生、凹凸有致”的春宫图。

  今日,议政大厅内坐的,都是为前方战事而来的军机重臣,此刻一众武将眉头紧蹙,一为好色误国、浑浑噩噩的王上雪魔琰;二为前方战时紧迫,琉云国最后一道屏障失守在即。

  一名武将硬着头皮劝谏:“王上,前方战事紧急,崤山关隘失守在即,臣等恳请王上御驾亲征,振我方士气,免琉云百姓涂炭之苦!”

  雪魔琰此刻正宝贝似得抚摸着刚刚滚落的暖炉,生怕有一丝裂纹影响手感,听到这武将的话顿时怒气冲天,拿起手边的一摞折子砸了过去,怒骂:“朕才不要去送死!朕养一群狗还知道替朕咬人,养你们这群废物,就是为了关键时刻把朕推出去送死吗?朕要你们有何用?来人呀,都拖出去砍了!”

  一众武将跪在殿下,懦弱的哭喊着“王上饶命”“王上恕罪”,有傲骨地一言不发,任凭处置。当今王上亲奸佞远贤臣,多少忠心耿耿的文臣武将壮志未酬便丹心陨落,现在当朝为官的,要么是心存侥幸得过且过,要么希冀凭一己之力矫枉过正,救琉云国百姓于水火。

  然而无论何种心境,此刻都是枉然。侍卫们蜂拥而进便将这些人全都拖走了。殿外传来了惊呼尖叫,厉声痛骂,不消片刻回归一片安静。大雪依旧纷飞不停,将满地腥红遮盖,不留一丝痕迹。

  最后王上派人给正在前线等待救援的将军华秀仓觉传话,让他务必守住崤山关隘,否则必斩满门,包括当今王后华秀仓璃。

  此时,王后娘娘华秀仓璃正端坐在一处偏远的冷宫内,面目狰狞得看着倒在地上的一名妇人。

  凝香妃,是琉云王宫唯一的一位异族妃子,也是多年来梗在王后心尖儿上的刺。

  只见凝香衣裳单薄,满身血污,地面刺骨的寒冷传来,冻得她嘴唇发白,牙关打颤。每每晕倒,一盆滚烫的热水浇下,凝香在剧烈疼痛的刺激下转醒。

  凝香面色淡然,一副不怕疼痛不畏生死的模样:“你等这一刻不是很久了吗?来吧,一刀杀了我吧!”

  王后狰狞得笑着,不急不慢地放下手中的茶杯,对地上的妇人说道:“凝香,别急着死啊,我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呢,待会儿本宫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绝望!”

  凝香早知会有这么一日,死死盯着王后,满露忧色。忧的并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自己的女儿沐阳。

  几个时辰前,凝香妃忍泪将沐阳置于一个木桶中,任沐阳哭闹拽着衣袖不愿离开。凝香知道沐阳年纪虽小,但是有自己的坚持。沐阳抱着凝香,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但语气坚定:“娘亲,阳儿不怕死,阳儿只想陪着娘亲,不论生死!”

  这话从一个刚刚及笄的女孩儿嘴里说出来,稚嫩的话语里饱含沧桑。最后凝香从袖中掏出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颈上,眼看刀尖没入,一缕腥红溢出,沐阳才含泪缩回木桶之中。沐阳双手抱膝,忍住啜泣声,暗暗下定决心,半路定然要找机会逃出,决不能扔下娘亲一个人。

  凝香万般不舍,但还是狠下决心将木桶交于唯一信任的宫女诺儿手中。诺儿将装着沐阳的恭桶放到送出宫外的恭桶车上,长吁一口气,心下暗想:“娘娘,救命之恩,奴婢也只能帮这么多了,至于剩下的事,就要看公主的命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诺儿没有想到,和自己交好的宫女兰伊偷偷跟在身后,目睹一切后,迫不及待地跑去王后宫中告密。

  王妃下旨封宫,并派了一队亲兵去捉拿。送恭桶的宫人到了宫门口,被侍卫拦下,那名宫人疑惑不已:“侍卫大哥,这是出什么事了,我这车上都是各宫出恭的金水,往常都是免于盘查的。”

  守门侍卫不愿理会低等的宫人,不耐烦道:“不该问的别问,上头下令封宫,你只管待着便是,费什么话!”下等宫人衣裳内棉絮几无,那宫人在雪地里冻得直哆嗦,不断跺脚转圈儿。

  一队人从远处赶来,侍卫们纷纷行礼:“统领大人!”

  王后亲兵毕统领围着马车转了一圈,目光停留在其中一个恭桶上,毕统领示意一名侍卫:“你,上去把那个恭桶拿下来。”

  那名侍卫一脸不情愿,实在不想碰这臭气熏天的恭桶。那名侍卫搬开外围的几个恭桶,直取沐阳所在的恭桶。黑暗中沐阳紧握陈旧的钗子,盖子掀开的一瞬间,沐阳刺出钗子,只听见侍卫“啊”的一声尖叫倒下车去,紧接着几把冰冷的刀已经架在了沐阳脖子上。

  太后病重,自顾不暇,凝香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为了让女儿活下去,绞尽脑汁想到这个法子。

  宫门戒备森严,能让沐阳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宫,只有将她藏到臭气熏天的恭桶中。侍卫们对出入宫门的一切都严查不怠,只有恭桶,唯恐避之而不及。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想出的法子终究不是十全十美。

  刺眼的阳光直射而来,沐阳的眼睛有一瞬间的黑暗,眼神再度清明时,沐阳看到了皇后身边的统领。沐阳并不惧怕,反而心满意足般地笑了。没有娘亲自己苟活于世有何意义?

  统领一行拉走浑身恶臭的沐阳。副将满腹疑惑,追问:“统领大人,您真是神了,您是怎么知道她就藏在那个桶里?”

  毕统领不屑地冷哼一声:“很简单,只有那个桶被清洗地一尘不染。”

  ……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