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我是关陇老秦人

我是关陇老秦人

月冷秦关 著

连载中免费

我是关陇老秦人讲述了中学历史老师梁文越穿越到春秋秦国,那个比大秦帝国还要早很多年的时代。在这里他的名字叫做嬴康,开始了一段老秦人奋斗的历程。

117.50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28

免费阅读

  我是关陇老秦人讲述了中学历史老师梁文越穿越到春秋秦国,那个比大秦帝国还要早很多年的时代。在这里他的名字叫做嬴康,开始了一段老秦人奋斗的历程。

免费阅读

  这是什么地方?

  抬眼望去,群山连绵,衰草遍野,秋天的风吹过来跟刀割一般。再看看地面似乎是刚下过雨不久,土路上地上还是湿漉漉的,坑坑洼洼的路面上还有积水。

  这应该是西北某个山上,而且还应该是一座荒凉的大山,蔓延千里,望不到边。

  再看看自己的装束,梁文越惊得张大了嘴巴,我的妈呀!我什么时候成了这身打扮,一身粗麻做的衣裳,黑不溜秋的,也许是穿的时间太长了,脏乎乎的。

  梁文越抬起袖子问了问,一股子酸臭的味道扑鼻而来。

  “啊…啊…嚏”梁文越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

  实在是太难闻了,一直以来爱干净的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

  当然了,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只见他的左边挎着一把短剑,右边腰间别着一个青铜做的小牌牌。

  梁文越摘下来一看“斥候嬴康”。

  斥候?斥候不就是侦察兵吗?而且还是很久远的侦察兵。

  嬴康?

  嬴康是谁呢?

  难道是我?

  再看看左边,腰间还有一把剑,也应该是青铜做的。对于这把剑,梁文越没有什么感兴趣的,既然自己的是一个斥候,最起码的防身装备还是应该有的,也就是这把青铜剑了。

  黑色的衣裳又脏又破,身上一把青铜剑,腰间还有一个写着斥候的小牌牌。

  这算是怎么回事呢?

  我又是谁呢?

  梁文越迷惑了,彻底失去了方向,他不知道自己是谁呢?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呢?梁文越站在原地,一脸茫然。

  “嗷---”

  不远处传来一声野兽的叫声,听声音应该是狼的叫声。

  “啊?”梁文越不由得缩了一下身子,紧张的左右望了望,没见有狼的影子啊!其实就算是狼来了,他也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逃跑啊!

  是前进还是后退呢?

  “嗷---”

  “嗷---”

  这一次不是一只狼的叫声,至少是两只以上狼的叫声。

  “啊---”

  此时的梁文越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逃向哪里,但是就在他回头的那一瞬间,他已经看见了不远处的山梁上出现了狼的影子,至少应该有两只以上。

  狼来了,我还在等什么。

  梁文越不敢再多想,撒腿向前跑去。方向很明确向着狼的相反方向逃跑。

  “嗷嗷嗷---”

  山岗上的狼也看见了梁文越开始逃跑,于是嚎叫着向山下奔来,边追边叫着。

  这下梁文越没有退路了,只得舍了命的向前跑去。

  一旦撒开腿开始逃跑,梁文越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快,简直犹如闪电一般;这速度对于平常不太喜欢运动的他来说,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快是快,但他绝对不是狼的对手,毕竟人与动物还是有区别的。人善于玩脑子,动物则善于动四肢。

  越往前跑,梁文越就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但身后的狼越追越近,梁文越一回头,我的妈呀,身后有三只狼正睁着血红的眼睛紧追不舍,边追嘴里一边发出“呜呜”的声音。

  它们难道是要吃了我不成?

  “啊---,救命啊!”梁文越吓坏了,边跑边撕破了嗓子喊道。

  “喊什么喊?吵死了。”就在梁文越感到自己快要命丧狼口的时候,不远处一个正在草丛里睡觉的小伙子很不情愿的站起身,挡在了狼的面前。

  小伙子与自己的打扮基本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小伙子看起来更高一些,更壮实一些,说话瓮声瓮气,黑红的脸上起了一层皴皮。不用说肯定是西北人,南方不会有如此粗糙皮肤的男人。

  好不容易找到了食物,狼岂能轻易放手,见有人挡在自己面前,三只狼立即对小伙子形成了包围之势。

  “呜呜呜---”

  “呜呜呜---”

  头狼低着头斜着眼望着小伙子发出低嚎声。

  “呜呜呜---”第二只狼跟着嚎叫道。

  “呜呜呜---”第三只狼也跟着嚎叫道。

  三只狼叫罢,头狼前爪在地上刨了几下,随后“嗖”的一下向小伙子的头部冲上去。就在头狼马上就要冲到小伙子的时候,只见他头猛地一偏,随即从腰间拔出佩剑。

  头狼扑空了,但并不死心,“嗷---”一声大叫之后,第二只狼和第三只狼一起向小伙子扑来

  这一次两只狼没有直接向小伙子的头冲来,而是分左右两个方向冲了上来,一只向上扑向小伙子的肩膀,另一只向下直接咬住了小伙子的小腿。

  由于右胳膊被咬住了,小伙子拿剑的手没办法用上力气,虽然左右摇晃,但已经得手的狼却一点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呜呜-”

  “呜呜-”

  两只狼死死的咬住小伙子,嘴里还不停的发出不顾一切的呜呜声。

  “嬴康,你是死人吗,还不赶紧过来帮忙。”望着一旁惊呆了的梁文越,小伙子骂道。

  “我我我?”梁文越指了指自己,“你是叫我吗?”

  “这荒郊野岭的就我们两人,不叫你还有谁,赶紧拔剑把这几只狼杀掉。”小伙子有些气愤的说道。

  听这口气,好像这几只狼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一样。

  “我,我,我不敢啊!”梁文越早就吓坏了,哪里还有胆量去拔剑杀狼。

  头狼见状,再次在地上刨了刨,“呜”的一声紧接着再次向小伙子的头部冲去。

  “快啊!你是死人吗?”小伙子见三只狼一起扑向自己对梁文越大声骂道。

  “好---”梁文越鼓起勇气,终于拔出了剑,双手抓紧向狼走过去。

  “呜---”头狼见状,转过头叫着向梁文越而来。

  “我我?我害怕。”梁文越见头狼向着自己而来,握着剑的手有些发抖。

  “你个胆小鬼,拿出平常的勇气来,快杀了它---”小伙子见此情景,对梁文越喊道:“我们秦人将士什么事情没见过,还能怕狼不成,拔剑杀了它。”

  “好---”梁文越虽然答应,但还是不敢真正去杀狼,而是双手握着剑对着狼左右晃动。头狼也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害怕,左右转了转,继续低声呜呜着向他靠近,一点也没有退去的意思。

  “哎---,真是气死人了。”小伙子见梁文越这个样子,费力把右手的青铜剑递到左手上,对着咬住小腿的狼腰直接刺过去。

  西0北狼有铜头、铁尾、豆腐腰的说法,腰是狼身上最为薄弱的环节。

  小伙子一剑刺下去,咬住小腿的狼“噢--”的一声惨叫,放开了小伙子。

  一只狼放开之后,小伙子身上的压力明显减轻了,于是再次挥剑刺向咬着自己的肩膀的狼。

  “噗嗤”一声,佩剑刺进了狼的腹部,一股带着腥气的血溅在小伙子的脸上、身上。

  虽然受了伤,但是狼并没有放手,还是死死地咬住小伙子不放。小伙子来不及擦去脸上的血迹,再次挥剑刺向狼的腹部。

  这一剑过去,狼终于痛的不得了,只好丢开小伙子的肩膀,掉在地上。

  “噢噢---”掉落在地上的狼,凄惨的叫着,四肢不停地在空中抖动着。

  小伙子把剑换到右手上,几步向前,一剑劈向狼的脖子,“嚓---”一剑过去,狼头直接被剁了下来。

  杀死第一只狼之后,小伙子又快步向前,冲向地上的另一只狼。

  虽然受到了威胁,但狼并不想退去,而是左右转来转去,跟小伙子迂回。

  “嗨---,拿命来。”小伙子大叫一声,快走几步挥剑劈向第二只狼的腰,这一剑又快又准,差点将狼劈成两半。

  “嗷---”第二只狼惨叫一声,蹬了蹬腿,死了。

  连续杀了两只狼之后,现在就剩下头狼了。

  这一次小伙子并不着急了,而是拄着剑看头狼跟梁文越周旋。

  “快---,你快杀了它,杀了它啊!”梁文越紧张的不得了,对小伙子喊道。

  “哈哈哈,哈哈哈,你小子倒是挺能装的啊!你要是连一只狼都杀不了,我可就走了。”说罢,小伙子拿起剑准备离去。

  “你快杀了它,不然我就死了。”梁文越凄惨的叫喊着。

  “哼---,你平常不是挺能打的啊?今天怎么变得如此无用。”小伙子走着走着,快到头狼跟前的时候,一个箭步上前,一剑刺进了头狼的腰间。随后用力一挑,直接把头狼甩了出去。

  “噗通”一声,头狼落在路边不远处的一个水潭里,溅起几点水花;狼虽然被扔了出去,但四肢不停地抖动着,根本不像死去的样子。

  “它还没死,你怎么不杀了它。”梁文越快走几步上前对小伙子说道。

  “要杀你去杀啊!”小伙子很不客气的对梁文越说道。

  一听到要自己去杀狼,梁文越当然不敢了,紧紧地跟着小伙子向前赶路。

  小伙子见梁文越如此,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不用管,那只头狼已经受伤了,过不了今晚就会冻死的。”

  “嗯--”梁文越听话的点点头,突然抬起头望着小伙子道:“刚才我听到你叫嬴康,嬴康是谁呢?”

  “啊?”

  一听此言,小伙子吃惊的望着他,“你没事吧,不会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吧!”

  梁文越木讷的望着小伙子,“不知道,那你是谁呢?我们是做什么的?”

  小伙子一听这话,当下就懵了,猛拍几下梁文越道:“你小子不会是被狼把脑子给吓坏了吧,竟然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了。”

  “嗯--”梁文越重重的点点头,“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真不知道自己是谁?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