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相爱终遂

相爱终遂

风春 著

连载中免费

相爱终遂讲述了从小作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孟灯火和顾南山在旁人眼里本该是天时地利天生一对,可随着年纪的增长,两个人却各自长成了极端,然就是这两个吵吵闹闹了一整个年少时光的青梅竹马,到底没躲过暧昧懵懂的心如鹿跳。

7.231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01

免费阅读

  相爱终遂讲述了从小作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孟灯火和顾南山在旁人眼里本该是天时地利天生一对,可随着年纪的增长,两个人却各自长成了极端,然就是这两个吵吵闹闹了一整个年少时光的青梅竹马,到底没躲过暧昧懵懂的心如鹿跳。

免费阅读

  “你就那么喜欢贺潇意吗?”

  “我爱他。我爱他!”

  “那我呢。”

  “我恨你。”

  “孟灯火,你根本不懂爱。”

  ......

  “轰隆隆......”

  忽地,一声惊雷炸裂深夏的凌晨。

  孟灯火一个激灵醒过来,也不知是被这声惊雷吓着了还是被梦吓着了,她浑身泅了一层薄汗,梦里绝然又刺骨的女声犹在耳边,那是八年前顾南山离开时她曾说过的话。

  夏天的雨来的又急又快,等孟灯火回过神的时候暴雨已经从敞开的窗飘了好些到她的书桌上,一阵冷风和着雨水从外面灌进来,她冷不防打了个喷嚏。

  她一向是个很懒的人,如果不是念及到书桌上的电脑还没保存她熬了几个通宵才收集到的文物修复资料,她真的并不打算起床关一关那扇被风吹得吱呀乱响的窗。

  哗啦啦的夜雨跟天空破了道窟窿似的,噼里啪啦的雨声打在外面宽阔翠墨的芭蕉叶上,听来格外有节奏感,孟灯火看了眼手机,才凌晨四点,而她已然了无睡意,于是她干脆穿着单薄的睡衣在窗边傻站着想起了不少往事。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十八岁那年顾南山离开的那个晚上也是和今夜差不多的天气,她与顾南山自六岁相识后便从未见过他的眼泪,可这人离去的时候却在说出“孟灯火,你根本不懂爱”这样的话后湿透了一双通红的眸。

  那是孟灯火最后一次见到顾南山。

  翌日。

  当孟灯火带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出现在胡香满的花店时,胡香满心疼的捏了一把她的脸:“你师父又带着你通宵加班了?这老头儿也太不知道怜香惜玉了,他不知道我们仙女是不能熬夜的吗?”

  胡香满口中的老头儿是孟灯火当初在云英大学考古系的副院长,姓李名仲义,也是云城博物馆副馆长。在孟灯火刚到考古系报道的时候,老头儿一听她就是那个考了重本却偏偏跑来读冷门考古系的牛人后,当即劝她趁还来得及换系换学校都行,说她心里眼里都不静,不适合干这行,然而,铁了心要留下来的孟灯火谁也阻止不了,于是在这四年里一步一步安静下来的孟灯火在临近毕业前夕终于等到了李仲义向她抛出的橄榄枝——留在云城博物馆,从李仲义的学生变成李仲义的徒弟。

  说起工作的事,孟灯火直到现在都不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有什么不对,尽管周围许多人都在替她惋惜,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过是在这里陪着自己已经落地生根的心,做着这一行才觉得曾经被自己亲手丢弃的东西还有希望找回来。

  年少时孟灯火一直以为自己将来谋生的手段必定是热热闹闹的,可现实却是在顾南山离开后,她在填报志愿时鬼使神差般报了云城云英大学考古系的文物保护与修复专业,考古系本来就是冷门专业,加之孟灯火选择的又是冷门中的冷门,故此当初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为了走个本科才做此选择,谁知当她的分数被爆出来后,全校一片哗然,身边的人都说她疯了。

  也是,高考那年超常发挥的孟灯火考出了比一本线高出足足二十多分的成绩却选择了本市的大学最冷门的专业,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她疯了。

  她疯了吗?只有好朋友胡香满知道她是为了什么。

  听闻胡香满自称仙女二字,孟灯火顶高兴的笑起来:“哎,我发现你好像又瘦了。”

  这话叫胡香满笑得一阵花枝乱颤,她拿着手里的喷壶嘚瑟地转了一圈:“啧,眼神不错,我昨儿刚量过,你猜我现在多重?”

  仔细想了想,孟灯火没说话,然后试探的伸出手指比了个二,胡香满一愣,上前一把笑嘻嘻地拍掉她的手嚷她:“小姐,你以为你在拍照呢。”

  雨后的阳光温柔又缱绻,孟灯火和胡香满两个正闹得开心,对面街边缓缓停下了俩黑色的宾利,片刻后从里面下来个二十出头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朝着花店走了过来。

  胡香满正要招呼,那人却先开了口:“老板,把你店里所有满天星的品种帮我包一束花,请快一点,我赶时间。”

  “稍等。”点点头,胡香满转身忙活起来。

  “我想选张卡片。”

  “灯火,你带他去选一下卡片。”

  “好的。”

  男子从一堆五颜六色的卡片里选出一张淡粉的花色,接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孟灯火瞥了一眼,看到上面写着几行英语,就在那人揭开笔帽准备往卡片上誊抄的当口手机叮叮咚咚的响起来,他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又看了眼孟灯火,示意后者能不能帮帮他。

  孟灯火欣然从那人手中接过纸笔,年轻男子对她微一颔首,随即举着手机走到花店外专心打电话去了。

  也没仔细看内容,孟灯火埋头一笔一划照着年轻男子给的便签开始誊抄,直到在卡片上落下最后一笔漂亮的字母线条,她才发现这是一首浪漫忧伤的外国诗,名字叫《春逝》,作者是英国大名鼎鼎的诗人拜伦,年轻男子节选的是其中最后两句。

  If I should meet thee,After long years,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若我会见到你,时隔经年。

  我如何贺你?

  以沉默,以眼泪。

  孟灯火读高中的时候曾有幸在图书馆读过这首诗,她早已记不起所有的诗句却依稀能想起这首诗的故事,又由以这最后两句让她在这温暖的午后心陷于无法自拔的泥潭里。

  “嘿,字真漂亮!”

  对着卡片发呆的片刻客人不知何时回来了,他由衷的赞美将心绪飘远的某人惊了惊,回过神来孟灯火勉强一笑:“落款人你要自己写吗?”

  男子摇摇头:“你一并写了吧,顾南山,悠然见南山的南山。”

  话音落下,孟灯火有刹那的晃神,如果不是眼前这张脸与记忆中那人相差太远,她几乎要以为时光倒流了,倒流回很多很多年前的那个仲夏,两个孩童的初识。

  “你好,我叫顾南山,悠然见南山的南山。”

  “我叫孟灯火,灯火阑珊的灯火。”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