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太后的现代纪事

太后的现代纪事

郁桢 著

连载中免费

太后的现代纪事讲述了李微刚二十岁就成为了寡妇,从此荣升为太后。然而太后的宝座还没有焐热,就遇上了摄政王谋朝篡位。再次睁眼,她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奇异的时代。李太后你好,欢迎来到公元一九九〇年!

131.36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13

免费阅读

  太后的现代纪事讲述了李微刚二十岁就成为了寡妇,从此荣升为太后。然而太后的宝座还没有焐热,就遇上了摄政王谋朝篡位。再次睁眼,她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奇异的时代。李太后你好,欢迎来到公元一九九〇年!

免费阅读

  大齐熙康十七年,冬月十八。皇帝崩逝,享年三十三岁。谥号“德”,庙号成宗。

  皇帝晏驾之后,年仅六岁的太子顺理成章的继承了皇位,是为新帝。翌年,改年号淳平。新帝登基,遵照先帝的遗旨,尊庶母李氏为太后。两月后,李氏便住进了崇庆宫。

  新帝年幼甫一登基,如何能处理朝政,先帝遗旨封了四位顾命大臣,又封了自己的亲弟弟慎亲王为摄政王。让顾命大臣和摄政王一道辅佐新帝,待到新帝十六岁时便还朝与新帝。

  “太后娘娘,听说今天在南书房,摄政王考皇帝的书,皇帝没答上来,又被打了手心。”说话的是李氏身边多年侍奉的宫女纨素。

  李氏听后,微微皱眉道:“再怎样也是皇帝,这摄政王也下得了手。”

  “寸许宽的戒尺打在手心上,皇帝不敢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就这样还被摄政王训斥没点男儿意气。”

  李太后听到这里冷哼了一声,不以为然道:“他当是训自己儿子呢。”不过那摄政王可没儿子训,听说有不足之症,如今二十四了,也没娶亲,好生古怪的一个人。

  这天李太后还在午睡里,似乎听见身旁有什么动静,她慵懒的睁开眼皮一瞧,瞥见一抹明黄色小小的身影。

  小小的人儿坐在她的榻前,埋着头,肩膀微微的耸动着,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李太后坐了起来,低声唤道:“皇儿这是怎么呢?”

  新帝见母后已醒,慌忙的就着衣袖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再抬起脸庞时,已经换上了明亮的笑容。

  “母后醒呢?孩儿来给母后请安,见母后好睡,也不敢惊扰母后。”年仅六岁的小皇帝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大人一般。

  李太后仔细的端详着新帝的脸庞,却见眼眸布了一层水雾,但却强拧出一抹笑容来,心道这孩子还真是坚强,终不肯在她面前落泪。

  “皇儿,这时候怎么跑来呢,不在书房里读书吗?”

  “摄政王和顾命大臣们在商量政事,就把儿臣给赶出来了……”

  李太后听到这里身子终于不住的哆嗦着,低低骂道:“这几个东西像什么话,走,母后带你过去……”

  李太后唤了宫人来与自己穿衣梳头,收拾齐整便要携年幼的皇帝去南书房。她得给皇帝做靠山,让那些家伙看看谁才是大齐真正的主人,让那些怠慢皇帝的坏家伙们统统吃瘪。

  李太后携了新帝还没走出偏殿,就听得宫女一声通禀:“太后娘娘,摄政王求见。”

  李太后暗恨:“他来得正好!”

  李太后在正殿升了座,端端正正的等着摄政王觐见。

  须臾间,沉稳的脚步声传来。李太后举目看去,那人一脚已经迈过了殿前高高的门槛。摄政王赵骞,今年不过才二十四岁,颀长身子,穿一袭月白色的绣蟒袍,腰间挂着青金色的宫绦,绦上系着九龙玉佩。因为患有不足之症,显得他格外的苍白和文弱。要论容貌倒是生了一副好容貌,只是这样的容貌下到底包藏着怎样的祸心,只怕就不得而知了。李太后微怒道:“摄政王和大臣们商议完朝政呢?”

  赵骞睃了一眼坐在太后身侧的皇帝,这才端肃禀道:“太后息怒!”

  息怒!息怒!这个狂妄的家伙就从来没把他们母子放在眼里过。李太后心中早已经波涛汹涌,但她为了皇帝的将来却不得不按下心中的愤怒,强与这个人周旋。

  因为政见不一,这一次的觐见,最终又是不欢而散。

  春日迟迟,李太后午睡才醒。寝殿内寂静一片,幽幽的沉香穿过了帘子飘散了进来。

  李太后慵懒的伸了下胳膊,拉了拉身上的软缎子衣衫。她一手撩起了素白水墨字画的帐子,却见帘影晃动了一下,走进来的是侍奉了自己十几年的纨素,纨素手里捧了个葵花填漆盘,盘子里放了一盏五福捧寿的茶碗。

  “娘娘醒呢?”纨素过来替她将帐子挂好。

  李太后轻咳了一声,纨素忙要去捧痰盒,李太后却摆摆手。

  纨素叫了别的宫女进来伺候太后穿衣。

  等到李太后梳妆已毕,纨素让别的宫女都退下了,她捧了茶碗,屈膝跪在太后跟前的软榻前,双手举过了头顶,恭敬的禀道:“娘娘请用茶。”

  李太后接过了茶碗,见是参茶,蹙眉道:“怎么换了这个?”

  纨素忙道:“摄政王说娘娘需要安神补气,如今最适宜服用参茶。”

  “摄政王?摄政王命送参茶来?哼,他现在管得可真宽……”

  “娘娘,请用茶。”纨素微微的有些发抖。

  可是李太后看着琥珀色的茶汤,眉头轻蹙,并未察觉到纨素的异样。片刻之后她终于还是端至唇边浅浅的喝了一口。

  纨素见太后终于喝下这盏茶,她已神情惊惶,瑟瑟道:“娘娘,这茶是摄政王亲自送来的。”

  “摄政王……”

  李太后觉得胸口隐隐的作痛,脑袋昏胀,眼前却越来越模糊,有什么腥甜的热液顺着嘴角往外溢。

  “纨素,你……”

  李太后这句还没说完,两眼一翻便栽了下去,再也没了知觉。

  纨素见太后已死,吓得大哭,连连磕头道:“娘娘,冤有头债有主,要您命的可是摄政王,奴婢,奴婢也是没办法……”

  摄政王想要毒死她谋朝篡位!可恨她怎么没早日发现摄政王的狼子野心?

  李微双手乱抓,嘴里叫嚷着,急得满头大汗。

  “微微,微微。”

  李微睁开了眼,看见了一张普通妇人的脸。那妇人容貌平平,看上去四十几岁,或许还不到四十。不过一身的装束好生奇怪,却见她齐耳的短发,深蓝色的短袄,黑色的裤子。这是妈,脑子里闪过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李微往上一看,黑乎乎的房梁上垂着一根线,线上悬着一个小玻璃球,球中有一根发亮的细丝,那细丝发出的橘黄色的光亮照亮了整间屋子。

  这是什么东西?

  “微微,你傻了不成,说话啊。”妇人满脸的焦急。

  李微十四岁入宫,十九岁封为皇贵妃,没两个月就已新寡成为了太后。这个乳名已经许多年没有被人唤过。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