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春棠纪事

春棠纪事

那梦无 著

连载中免费

春棠纪事讲述了拨弄朝堂风云,置身皇储之争,化解内宅之乱...纵有前世记忆,一路行来,犹是步步惊心。至于嫁得良人,陆嘉月只能说,此事纯属意外。

28.431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16

免费阅读

  春棠纪事讲述了拨弄朝堂风云,置身皇储之争,化解内宅之乱...纵有前世记忆,一路行来,犹是步步惊心。至于嫁得良人,

  过了寒衣节,燕京的天气便一日冷过一日。

  这日天色阴沉,到了午后,又下起雨来。

  庭院里青砖墁地,积了几处浅浅的水洼。卷棚下一架葡萄藤枝叶枯黄,满地落叶零乱。倒是一旁的一株四季海棠,任凭风雨飘摇,仍是满树的葱茏绿意,经雨水洗刷后,枝叶愈显油亮碧绿。

  院中朝南是一明两暗三间屋子,粉墙碧瓦,修建得十分精致。屋子东西两边各有一间小小的耳房,耳房外又通着曲回的抄手游廊,直至东南角墙下,开着一处月洞门。

  月洞门外的滴水檐下,悬着小小一块匾额,簪花小楷的笔法,书“春棠居”三字。

  有人撑了油纸伞,从月洞门外进来,站在门上收了伞,转右顺着抄手游廊而来。

  桔香早已候在门外,待看清来人,不禁笑道:“不拘打发哪个小丫鬟送来就是了,朱大娘怎的还亲自送来了?这又是风又是雨的,正冷着呢。”

  “正好这会儿小厨房里无事,我倒想出来走走,”朱氏笑着,甩了甩手中油纸伞上的雨水,“表小姐今儿可好些了?”

  “嗯,比昨儿又好些,”桔香稳稳接过了朱氏递上来的朱漆描花食盒,“只是给小厨房里添麻烦了,这几日表小姐病着,饭食上也总没个准时候。”

  “姑娘说的哪里话,”朱氏笑着一摆手,“大夫人一早吩咐了,表小姐病中的饭食不必依着时候规矩,随时要吃,随时给做了送来。我们倒不觉得麻烦,只盼表小姐的身子早些大安才好。”

  桔香道:“劳大娘挂心,正是表小姐午觉起来,自己说有些饿了,想吃虾仁馄饨,这才打发的人去传饭呢,可见这病不是快大好了么?”

  “那就好,那就好,”朱氏不住点头,“我听见说那虾仁馄饨是表小姐亲口要的,特意盯着厨娘做得仔细,虾也是今儿早上买的鲜活乱跳的河虾,干净着呢。”

  “大娘管着小厨房的事儿,向来最是妥当的,”桔香笑着说了这一句,忽然身后门帘子里传出两声咳嗽,她却不理会,只作没听见似的,仍对朱氏道,“表小姐昨儿还和大夫人说,小厨房里的饭食做得不错,很合她的胃口呢。”

  “可不敢当表小姐和姑娘的夸赞,我们当差管事的,不就是为了好好伺候主子?”朱氏闻言笑得开怀,眼角边蹙成一堆的皱纹里都透着喜色。

  桔香点点头,正要再接话,身后门帘子里又传来两声咳嗽。

  桔香忍不住耸着肩膀笑了笑。

  朱氏此时才会过意来,忙笑道:“瞧我这记性,午饭前二夫人还打发人来和我说,下午要一个参杞乌鸡汤,我也该回去让人预备下了——姑娘快进去伺候表小姐用饭吧,那虾仁馄饨被汤泡久了,可就不鲜了。”

  “哎,大娘慢走。”桔香说着就转过身去,小丫鬟莺儿打起门帘。

  话音还没落,朱氏就见桔香已经提着食盒进去了。

  *

  厅堂里,柚香满脸不耐地看着桔香。

  “表小姐还饿着肚子呢,你倒有心思同那朱婆子在外头扯闲篇,她惯来会抓巧卖乖的,理得她作甚?”

  桔香撇了撇嘴,笑道:“我岂能不知她亲自送饭食来,不过就是为了想在表小姐面前讨个好?只是左右我闲得慌,拿她来逗个乐子罢了。”

  柚香板着脸,哼了一声。

  桔香又道:“如今表小姐的身子还未大好,朱婆子既管着小厨房,总是要给她添些麻烦的,说几句好听的话给她也无妨。”

  “添麻烦又如何?”柚香不以为然,“有大夫人发了话,就是借她几个胆子,量她也不敢怠慢表小姐的饭食。”

  两个丫鬟说着,来至里间。

  里间的临窗大炕上铺着寸厚的织花羊毛绒毯,中间一个楠木四角镂花的小炕桌,桌上摆着一盆小小的石子水仙,一旁随意放着巾帕香坠等物。

  屋子里正烧着地龙,满屋里暖意如春,水仙含着花苞儿,经暖意一烘,清幽香气四溢。

  陆嘉月拥着一张海棠红细锦薄丝被,倚着个素缎引枕蜷在炕上,正慢慢喝着一盏温白水。

  因是在病中,每日里吃药,太医嘱咐过,不能饮茶,怕冲了药性。

  “小姐,饭食来了。”身侧的大丫鬟辛竹从桔香手里接过了食盒。

  陆嘉月微微点头。

  桔香和柚香立刻手脚麻利地将炕桌上的东西收拾下去,辛竹将食盒里的饭食一一摆出来。

  花菇雪菜炒鸡丝,油醋拌小青瓜,糯米粉蒸蛋,酸笋火腿烧鱼圆,一大碗红枣小米粥,一碟焦黄的葱油酥饼,并一碗热腾腾的虾仁馄饨。

  菜色鲜亮,香味扑鼻,倒引得人有些食欲。

  辛竹微有疑惑:“如今这时节竟还有青瓜么?”

  “是在火洞子里煨出来的,城外西山的农户专有人侍弄这个,”柚香笑着道,“夏季里这青瓜倒不值个什么,如今天冷了,三寸来长的小青瓜却能卖到一两银子一斤,且拿着银子还不大好买呢,外头都笑说这青瓜如今该叫金瓜才是。”

  辛竹听了,暗自咂舌,不是为这青瓜价贵,而是佩服燕京城外的那些个农户的手艺。

  陆嘉月却只望着那一碗虾仁馄饨,默默地出神。

  听身边的丫鬟们说,她已经病了好几日了。

  起初只是一味的发烧,整个人烧得昏昏沉沉,水米不进,全靠着汤药续命。直至三日前,忽然就退了烧,人也渐渐清醒了过来。

  曲家的人七嘴八舌,有的说是大夫人每日里求神拜佛,吃斋茹素,以诚心求得上天垂怜于她。有的则说是太医院程太医的医术高明,妙手回春,治好了她的病。

  却只有她自己知道,哪有什么上天垂怜,妙手回春,她能这样快的醒过来,只是因为她又重回到前世罢了。

  前世里正是这个时节,十三岁的她,初到曲家。

  父亲陆勉升迁,出任云贵布政使,言云贵乃烟瘴寒僻之地,她年纪幼小,又素来体弱,恐生出灾病,不宜带她在身边。于是赴任之前,便将她留在了曲家,由姨母照养。

  姨母孟氏是她母亲的同胞长姐,也是曲家的大夫人,性情温和贤良,自她到孟氏身边,孟氏待她真如亲生女儿一般,体贴照顾,无微不至。

  可是她自六岁失了母亲之后,就从未再离开过父亲。

  父亲离京的那一晚,她蜷在被窝里哭了一夜。

  也因此在曲家落下了一个怯懦胆小,任性哭闹的名声。

  许是因为太过思念父亲,又许是因为初到燕京,水土不服,没过几日,她便一头病倒,缠绵病榻月余,汤药吃了几十斤下去,才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后来,她在曲家住了三年,到了第三年上,朝中传来了父亲不日即将升迁,回京入六部任职的消息。

  于是她日盼夜盼,满心期待与父亲团聚。可是谁知天子骤然驾崩,燕京大乱,历经一场浩劫之后,新帝甫一登基,竟治曲家谋逆大罪,除了曲家二房幸免于难之外,可谓满门俱诛。

  而父亲陆勉则被朝廷以贪墨渎职的罪名,褫免官职,押解回京入刑部待审,却没几日,无故亡于刑部天牢之内。

  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似平地里乍起一声惊雷。

  她连父亲的尸首都来不及收殓,就已被判定为罪臣之女,罚入教坊司为伎。

只能说,此事纯属意外。

免费阅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