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极品农妃

极品农妃

leidewen 著

连载中免费

极品农妃讲述了现代文学女博士,成了铁匠村的小少爷?我是女的!爷爷:小声点,先当着,以后再改。王爷:这小子不错,有爷在,你一定能考上状元!

103.32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18

免费阅读

  极品农妃讲述了现代文学女博士,成了铁匠村的小少爷?我是女的!爷爷:小声点,先当着,以后再改。王爷:这小子不错,有爷在,你一定能考上状元!

免费阅读

  辛鲲是在一片山林中醒来的,她只记得自己是在街头拦的士的时候,被一辆失控的渣土车撞了。当时,她想的就是,“完了!”

  结果一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树叶之中的光斑。

  “天堂?”当然,这只是一瞬间的蠢想法。她从来就不是爱幻想的人,她若爱幻想,也就不是她了。

  她动动自己的手脚,现在不管自己是怎么就到了一片山林之中的,还是确定自己受没受伤比较重要。

  很好,她现在除了有点口渴,其它还好。想想又郁闷了,她好好的在大学门口的繁华路段,准备拦的士回家的,怎么就跟渣土车撞上了呢?

  早知道,就该坐那位帅哥警官的车就好了。坐那位的车,怎么着也不可能把她撞到一座山上啊!

  拿出手机,很好,没有信号。GPS都没用,自然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了。

  “不会是穿越了吧?”辛鲲喃喃自语起来,怎么看都跟自己看的网络小说开头差不多。

  撞车、跳崖的,身无片伤,结果到了异界,然后一个遇到一个帅哥,弄不好还是个炫霸狂酷拽的王爷……

  虽说她也算是大龄未婚女青年,但是,她真的没做过这种梦!

  算了,不想了,她真的好渴,她要喝水。她起身看看,山上应该有山泉。

  之前她不敢喝,她是好宝宝,妈妈说不能喝生水,她记得很牢。不过,现在鬼知道她在哪,她只怕都不可能见到妈妈了。

  想到这儿了,她的心沉了一下。现在就看她的人品了,小说里反正好像谁也没跟她一样,穿着自己牛仔裤,背着MCM双肩包穿越的。

  好吧,她记得有人带着小金龟穿了,不过人家还带了老公一块,凭什么现在就自己?

  背着包,跌跌撞撞的往山下走,不管怎么着,先下山找人。不管是王爷还是樵夫,先得知道这是哪!

  走了一路,没有王爷,也没有樵夫,她越往山下走,心越沉。

  山上的土很干,地上的草都干巴巴的,而那些树看上去都灰蒙蒙的。

  这是典型干旱的景像,就算现在树没干死,但山上的山泉应该也都干涸了。

  只能往山下走,还没下山,就看到了一大片农田,可是农田里什么都没有,就是一片黄土。

  她身上穿着牛仔外套,可是并没有感觉有多么的燥热,那么现在的气候应该跟她现代的气候差不多,自己那时是阳春四月,虽说也地处中北方向,但也没这么干。她觉得自己此时应该在更北一点的地界上。

  她们阳历的四月,阴历应该是一、二月,过完年不久,北方不该旱成这样吧?

  她研究生那年去乡下支过教,她对农时还是有点认识的。此时不管是春天还是秋天,这样的土地对农民来说都是灾难。

  春天表示无法播种,而秋天,原本该满地金黄,此时却只是一片焦土!

  辛鲲内心真的有点焦虑了,真的干旱,她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如何混日子?

  肚子里有余粮的人,才会跟她谈谈人生、谈谈理想,顺便给她口饭吃。可是这种颗粒无收时,只会有暴乱,随之而来的,可能就是人间惨境。

  她不想来体验生活啊!

  正在她无比伤痛时,面前却出现了一个老丈,柱着拐,头发已经有些稀疏,看到她,还双手抱拳,“敢问客官何处而来?”

  辛鲲有点想哭了,人家穿越了,遇到的不是王爷就是侯爷,怎么到自己这儿,就是爷爷了?

  不过,让她很高兴的是,这位头上有个发髻,插着个乌木的发簪。就算他头上没几根头发了,但这也是纯的汉家打扮。所以,自己这是穿到了清以前?这真是让人欣喜啊!

  “小人正行走天下,寻找祖籍。敢问老丈,此地是哪?”辛鲲清了一下嗓子,学老爷子的样子,对他一揖。

  老头呆了一下,这位不知道这儿是哪,就说在寻找祖籍?看他这一身奇装异服,怎么看都像是乱晃的痞子、赖汉?但还是还了一礼,回了话。

  “此地仍河府辛家村,老朽不才,便是辛氏之族长。”

  “这里是辛家村?”辛鲲怔了一下,河府在哪她还真的不知道,只不过,自己随口一说,她是寻祖籍的,结果就冒出一个辛家村,这是剧情需要吗?

  “正是!”老头不高兴了,这里是辛家村,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自己还能骗他不成。

  “小人辛鲲,正是辛家村后人,只是父母双亡,言语不详,也不知道祖籍是哪个辛家村。”辛鲲老实的言道。

  她老家还真是一个叫辛家村的地方,不过那是她爷爷的老家,她就没回去过。

  老头睁着眼看着辛鲲,好一会儿,“敢问客官父母可有户籍?”

  “户籍?这儿有户籍?”辛鲲有点凌乱,但马上恍然,摆了一下手,她总不能拿自己的身份证证明自己真的姓‘辛’吧?干笑了一下,“没有,家逢变故,一些东西都丢了。小人一路走来,已经经历了好几个辛家村了。”

  “那你父名讳可有?”老头倒是耐心极好,慢慢的问道。

  辛鲲想呵呵了,有点后悔,自己没事编什么找家乡的烂梗,古人也不是傻子好不好。还是对他笑了一下,“家父姓辛名健,母何氏。”

  这个真是她亲爸***名讳,她觉得吧,就算回不去了,也不能真的背祖忘宗不是。

  “乖孙啊!”老头大吼一声,一下子就把辛鲲抱进了怀中,大哭了起来。

  辛鲲在现代算是个头挺高了,女孩长到一七二,就算是现在,也是挺不容易的。此时她一头利落的短发,一身牛仔外套,背着个双肩的皮包,站在这老头儿面前,其实已经是有点俯视了。

  现在这个看上去一米五五的干老头想抱她,她就只能下跪了,不过,这好吗?

  跪着让他抱着哭了一下,然后辛鲲很客气的推开了老头,“抱歉,那个,老丈,这儿是家父的家乡?”

  “尔父未曾跟你提过?”老丈一抹泪,颤声说道。

  “没,他们离去时,小人并不在他们的身边!”辛鲲可不愿咒自己爸妈,她其实说的也没有错,等父母百年之后,她应该是不在身边了。

  “唉,我就的知道,他还是恨啊!”老头‘哇’的一声哭了,可是他还是紧紧的拉着辛鲲的手。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