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绝世宠妾

绝世宠妾

二十三橙 著

连载中免费

绝世宠妾讲述了将军之女,却沦为妾室。身为下贱,却是爱上如帝王一般尊贵的他,却没想到,所有的宠爱都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骗局。“慕谦倾,你可对得起我?”

24.73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18

免费阅读

  绝世宠妾讲述了将军之女,却沦为妾室。身为下贱,却是爱上如帝王一般尊贵的他,却没想到,所有的宠爱都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骗局。“慕谦倾,你可对得起我?”

免费阅读

  谦王府,张灯结彩,红烛红绸,挂满了府上的每一处,连同大门匾上,都挂着大红绣球。

  显而易见,今日是谦王府的大喜日子。

  谦王府的主人乃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慕谦倾谦王爷,他的新婚自然声势浩大非同凡响。

  此刻,楚怜披着红头盖,一身喜服,静静坐在床沿。

  她眼神微眯,似是有几分疲意,手指不自觉地收拢,扯住了一旁的床褥,那床褥却并非常见的大红喜色,而是突兀刺眼的碧绿色。

  若是有心细看,便会发现这屋子全然不像婚房的样子,非但床上的被衾床褥不是红色,屋子里也没有大婚之日应当准备的八宝蜜饯,红罗绣帐,四角香袋,甚至桌上连一块像样的红布都没有铺上,裸露出原本沉闷阴森的黑铁色。

  楚怜倒是并不在意,等了一会儿,见无人来,便自顾自掀了红头盖,倒了一杯水解渴。

  一旁的屋子,忽然传来颇为尖利的叫声。

  “爷,不要,疼,爷……”

  一个男人的低沉的闷哼声随即传来。

  “啊——”女子千娇百媚的声音再度响起。

  难掩的春情从一旁阵阵传来,楚怜却是对男女之事早就司空见惯,面不改色喝着水。

  “王爷,该换喜服去前头敬酒了。”方管家也知道自家的王爷在兴头上,小心翼翼敲门提醒。

  “砰——”的一声,一个茶盏飞了出来:“隔壁不是还有一个吗,让她去!”

  好事被打断,慕谦倾的声音听起来恼怒至极。

  今日是自家王爷娶亲的大好日子,非但如此,谦王府更是双喜临门,娶了一妻一妾。

  可是才刚拜了堂,这王爷就跟王妃洞房,也太猴急了!

  眼下外头的宾客都等喝一杯喜酒,让隔壁那单一房小妾代表谦王府出去迎客,成什么样子。

  更何况,听说这小妾,还是从万花楼里出来的姑娘……想到这里,方管家脸更是挂的老长,这要是真让这种人出面,岂不是把谦王府的脸全都丢的一干二净了?

  听到叫自己,楚怜犹豫着,还是推开了门。

  不同于正妃穿金戴银,十里红妆,她本就是陪着进门的,又没有家底,自然穿的极其寒酸,说的好听是喜服,其实就是一块红布缝起来的衣服。

  方管家上下瞥了一眼,眼中极快闪过一丝不屑,扭头继续朝着门里头哀求:“王爷,就说两句话,耽误不了多久。”

  “既然王爷都发话了,就让妹妹代劳吧。”一声酥软的娇语从屋里缓缓传来,随即屋里又传来一阵嬉戏。

  那声音咯咯笑着。。

  方管家面露难色,再看一眼楚怜,眼中是难掩的轻蔑和不屑,冷哼一声:“那你跟我走吧。”

  楚怜吃惊地瞪大眼睛,不等自己拒绝,方管家已经扭头就走。

  没办法,只得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告诉自己,自己不过是替人敬一杯茶。一杯茶而已。

  谦王府前院,熙熙攘攘,落座的满是当朝的达官显贵。

  楚怜虽然自花楼长大,却极少见惯这样的大场面。

  “上面。”

  方管家冷冷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搭起来足有五尺高的喜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楚怜任命似得端起一盏茶,“大,大家……”楚怜的手直哆嗦,颤抖着声音:“今日乃是谦王府大喜,我替王爷——”

  “你是哪个?”

  稚童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今日成亲的谦王妃木萧萧乃是京城第一美人,在场的诸位自然见过,可是这位……众人皆是一怔,不由得交头接耳。

  “听说今谦王爷还娶了个小妾,不会这个人吧?”好事者的声音蓦地响起。

  小妾?

  众人听到这话,才如梦初醒,刚刚跟在谦王妃后头,似乎确实有个不起眼的人跟着。

  慕谦倾身为皇上亲弟弟,雷厉风行,自然给了不少人气受。平日里受了气的权贵,皆是敢怒不敢言。而这些人一看,这上来的居然是个妾。再看这一声破落样子,多半是个无关紧要的陪妾,顿时来了胆子。纷纷起哄。

  “你这算什么意思,敬可要一杯一杯敬,哪有一次敬所有人的道理?”

  “对啊,我们又不是你爹娘,岂有拿敬茶的道理,当然是拿酒!”

  “对对对,要酒,还要烈酒!”

  众人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震地楚怜耳朵嗡嗡作响,只觉得天旋地转。

  她紧紧咬住下唇,大脑一片空白,求助似得看向台下的孙管家。

  方管家却是眼观鼻,鼻观口,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还等什么,你不是说要敬我们的吗?谦王府的喜酒也太难喝了!”分不清谁是谁,混杂在其中的人更是闹得起劲。

  楚怜嘴唇发白,浑身颤抖了起来。

  怎么办,自己从未喝过酒,更何况这些人看起来绝非善类。

  “快点!”下面的人开始催促。

  “再不喝我们走了!”

  方管家眉毛一动,抬头冷冷道:“今日乃是谦王府大喜,如今姨娘代表谦王府,还请慎行。”

  这话,是逼着自己要喝了。

  楚怜认命似的闭上眼,一把夺过旁边的酒,咕嘟咕嘟地就往喉咙里灌。

  急烈的酒顺喉而下,顿时她觉得浑身滚烫如火烧一般。

  “喝!喝!喝!”

  台下的人越看越激动,宣泄一般地大声喝好。

  短短一盏茶的功夫,楚怜已经喝了足足三大壶酒,只觉得头越来越重,天旋地转,什么都看不清,眼看着就要向后倒去。

  下一秒,却并没有睡在冰冷的地上,一把软椅不偏不倚地接住了自己。

  随即,一个戏谑的声音缓缓响起:“这喜酒,诸位喝的还满意吗?”

  见到谦王爷前来,众人瞬间恢复了理智,皆是讪讪地举杯祝福。

  慕谦倾也不介意,来者不拒,凡是来敬酒的,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面色却是丝毫不变。

  躺在软椅上的楚怜早就已经醉的迷迷糊糊,昏过去的最后一刻,看着慕谦倾的烈酒下喉微微起伏的脖子,低声嘀咕了一声:“酒量可真好……”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