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奇幻 → 仙路插班生

仙路插班生

泠亦玖 著

连载中免费

仙路插班生讲述了问:意外穿越异界,如何半路插班修仙成大神?这是一群奇葩师兄弟姐妹一起吃饭、睡觉、打魔修的升级故事。

42.20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3/14

免费阅读

  仙路插班生讲述了问:意外穿越异界,如何半路插班修仙成大神?这是一群奇葩师兄弟姐妹一起吃饭、睡觉、打魔修练的升级故事。

免费阅读

  初春的山间弥漫着湿润的薄雾,鸟雀的啼鸣伴随着溪水的叮咚,本应是宁静祥和的环境,此时却有两个不速之客在此处剑拔弩张。

  “方洛,你这么躲着是怕了我么?”一个红衣女子眼看时间飞逝,却抓不到对手的一片衣角,急声激将道。

  方洛毫不在意地轻笑着回答:“梁师姐实力雄厚,我等又怎敢直接与您冲撞。”

  话音刚落,方洛飞掠至另一棵茂密的大树上藏匿起来,着手设置隐匿的阵法,并开始准备之后反攻所需要的道具。

  “哼!小贱人,你可别让我逮着你!”梁可颜一跺脚竟是往湖边走去,并不像先前一般着急地寻找方洛。

  “咦?”方洛虽然疑惑,但也来不及细想,依旧专心准备应对这个场地的符咒与战术。

  此次比试是沧琼派内门大选的倒数第四轮比赛,若是赢了此场比试,则能成为这次内门大选的前八强,被本派长老、首座收为亲传弟子。

  参加此次比试的外门弟子无不使出浑身解数,方洛也是为了此次内门大选准备了许久,符咒、法宝等几乎耗尽她身边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了许多人情,只为能顺利地进入内门。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方洛终于将所需符咒一一收拾好。

  她站起身深吸一口气,将用于布阵的八面玲珑锦旗收入囊中,一手执剑,一手捏符,踏着凌波纤影的步法,急速向湖边掠去,准备先下手为强。

  另一边,梁可颜也不是傻缺的主,早在河岸边设置了机关,布置了简单的阵法,只等方洛来袭。

  “哐!”只见湖畔树影间,两个人影一触即分,转眼退至湖畔两侧相视不动。

  梁可颜用不拿剑的左手轻轻掸着衣角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阴阳怪气地调侃道:“方洛师妹真是好剑法,终于不当缩头乌龟了?那么就让本师姐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做尊师重道、长幼有序。”

  这厢话正说着,梁可颜就突然急攻过来,随手一个炎咒直接往方洛的脸上砸去。

  方洛早料到梁可颜会有此招,面不改色地一手捏破手中的聚水符,凝聚出一面水盾抵挡,另一只手挽了一个剑花,一招海棠春影施展开来,剑光凛凛如繁花盛放,片片花影直向梁可颜逼去。

  “呃。”梁可颜未料到方洛的剑法竟已长进如斯,一时疏忽竟被方洛一剑刺中了胳膊,不禁痛呼出声。

  她赶忙捂住受伤处急退几步,连掐手决将埋于此处的机关激发出来,以抵挡方洛的攻击。

  已退至一旁的梁可颜看着方洛手忙脚乱地抵挡着自己设下的机关,嘴角上扬,勾出一丝阴险的笑意,慢条斯理地从怀中摸出一张中级雷咒符,只等着方洛露出破绽之时,给她最后一击。

  方洛虽然身在机关阵之中,却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回身格挡住一记阵法攻击的同时也把梁可颜的算计看在眼里,暗自捏紧了手心里的厚土符。

  眼看方洛即将冲出阵来,梁可颜正欲出手将其拿下,却没想到被方洛抢先一步,一个厚土符幻化成巨石将她置于千斤之下,插翅也难逃。

  “师姐,承让了!”

  虽然梁可颜在感受到生命威胁之时紧急使出了自己的护身法宝,但厚土符属于中高级符咒,她也只能乖乖地像“孙猴子”一样被压在山下动弹不得。

  梁可颜用眼睛死死地瞪着方洛,恨不得食其血肉,咬牙切齿道:“哼,这次不过是让让你罢了!”

  裁判见胜负已分,飘然而至,准备宣布方洛为此次比试的胜者。

  然而,就在方洛走向裁判时,异变陡生,梁可颜用牙齿咬破舌尖,大喝一声:“咄!”一把雀尾细剑破空而来,直直刺向方洛。

  方洛听到破空之声,下意识地向一旁躲闪,却仍是不及,只觉后心一阵剧痛,便软倒在地。

  “小师妹!”看台上的一名青衣男子见此场景急冲至方洛身边,焦急地查看她的状态。

  裁判见大事不妙也赶忙挥手撤去演武台的阵法,让演武台显示出本来的样貌。

  失去了所有者操控的厚土符也失去了效力,梁可颜施施然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无声却又张扬地笑了,毫无刚刚被压在巨石之下的窘态。

  空旷的演武台之上,四个人一时无语,台下的观众也傻了眼。

  倒是梁可颜有些得意地瞥了一眼重伤的方洛,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修觉师叔,请您宣布比试结果。方洛师妹既已重伤不起,胜者当然是我。”

  “这……”修觉顿感棘手,他主持内门大选以来,从未发生过如此之事,求助地向在场的三位评委望去,希望能有所答案。

  此场内门大选的观赛评委是沧琼派的三位首座——德林、修卓和修竹。

  修竹淡淡地看了一眼场地内的人,开口说道:“这按照规矩……”

  “修竹师叔,且慢,晚辈有话要说。”

  只见从内门弟子观众席又走出一位剑眉星目的蓝衣男子,向着评委席行了弟子礼,不急不缓地说道:“这位梁可颜师妹在裁判宣判时使诈,乘人不备,实在不该,晚辈认为应该还是按之前的比赛结果宣判。”

  “修卓,你带出来的好徒弟,居然打断我说话?”修竹被截去了话头,自是不大爽快,但又不好放下身价与小辈计较,只能冲着坐在身旁的修卓抱怨。

  “嘿嘿,我这徒弟就是这么直爽,竹子你可别见怪,我倒是觉得我徒弟说得没错。”说话的老头笑着打着哈哈,言语中却寸步未让。

  看到子琛站出来为方洛说话,梁可颜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又看了一眼正担心地扶着方洛的青衣男子,恨不得再戳方洛几刀。

  不过方洛重伤不起,这场比赛就已经输给自己了,思及此,梁可颜终于觉得心里平衡了一些,腰板也比刚刚站得更直了,扬声为自己辩解道:“各位首座,裁判并未宣判,我反击时并没有输,更何况兵不厌诈。”

  “这话可说的不对了,沧琼派乃名门大派,更是七大门派之首,所收弟子又怎能在内门大选中使诈,行邪修之作为呢?”子琛一字一句地回呛道。

  “都别说了!”坐在评委席正中的德林首座阻止了所有人的争论,直接宣布:“这场内门大选比试的两位选手皆败,均不得参与之后的比试。清珏,你先带方洛去济世堂接受治疗,接下来进行下一场的比试。”

  “是!”演武台上的青衣男子应声回答后,便急急地将方洛抱起,御剑离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