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依依东望

依依东望

陆陆溜溜 著

连载中免费

依依东望讲述了周不疑被生活压弯了腰摁低了头,为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无能为力而倍感折磨,他发誓,要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人。这条遍布荆棘的行商路走到尽头,是会当凌绝顶,还是功败垂成?

27.264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3/14

免费阅读

  依依东望讲述了周不疑被生活压弯了腰摁低了头,为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无能为力而倍感折磨,他发誓,要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人。这条遍布荆棘的行商路走到尽头,是会当凌绝顶,还是功败垂成?

免费阅读

  师哥周不疑亲启

  遥想当年,阖班师生欢聚一堂共议高考,音容笑貌历历在目。

  王老师问师哥志在何方?

  师哥答道:诗酒田园。

  引全班哄堂大笑至今传为美谈,小弟当时便想问师哥哪处发财来?竟有如此雄心抱负!

  不想师哥于高考前夕退学,事之突然,憾与师哥从此再未能相见。

  时有传言师哥出家修道,又有人说师哥在家干点杂活被父母奉养,更有甚者竟说师哥不幸车祸离世!

  小弟至今疑惑师哥当年何往?

  可还记得昔年师生曾定下六年后相聚?

  来年春暖花开,小弟携当年一干同学齐聚清水河农庄,同王老师了此君子约!

  如若师哥还顾惜昔年同窗情谊,届时还望现身一见!

  小弟令狐遨敬上

  “我看这令狐遨改名令狐傲算了,讥讽个什么劲,简直不知所谓。”董幻丽撇撇嘴,将这信一把丢在桌上,看着封面上的金漆大字,眼神变的很是复杂,带着一丝痛惜,带着一丝怨怼。

  痛惜周不疑那吊儿郎当样背后的如山压力,怨怼周不疑恬淡如水不肯对她诉说心声。

  董小虎一把抢过信件,也不看内容,一副财迷样的研究起上面的金漆大字来,哇的喊道:“丽姐,这闪亮亮的还真是金子啊!啧啧,同是九年义务教育,遨哥怎么比你家咸鱼优秀这么多,我看你不如就从了他吧。”

  要换作平时,董幻丽早把董小虎好好修理一顿,可刚看了那封信,心绪正翻涌不断,哪有闲心陪这小虎逗乐。

  “师哥周不疑亲启……”董小虎津津有味的看起信件内容来。

  回过神来的董幻丽连忙把信件抢回来,似有了决断,起身要走,眼神闪烁些,又坐回椅上,问道:“小虎,你说不疑看到这封信会怎么样?”

  “我说姐,他那么咸的一条鱼,又臭又硬,我怎么能猜到他的心思,你和周不疑同床共枕的关系,还来问我?”董小虎一脸坏笑。

  董幻丽俏脸微红,却没有半分甜蜜,心中暗忖:“同床共枕?呵,把我哄睡着了他就着床沿坐上一夜,我和他又算什么?我怎么就应该懂他了?”念及此处,董幻丽都心中一惊,暗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因为几个金字,就嫌弃起青梅竹马十多年的周不疑来?

  夜微凉,屋外只有风声阵阵,大雨将落不落,初秋时节,除了这纠结的天气,还有纠结的董幻丽。

  “呃。”董小虎不经意间扫了一眼伏在桌上皱眉沉思的董幻丽那若隐若现的无限风光,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心中连着骂了自己几十声混蛋,这是姐姐呀,虽然是父母抱养来的。

  “铃铃铃~”

  电话突然响起,心猿意马的董小虎抓到救命稻草一般,连忙接通,“啊~你说什么~好我知道了,马上到!”

  “怎么了?”董幻丽好奇问道。

  董小虎张了张嘴,组织了下语言,才开口说道:“周不疑来了月城,在人家店里打架,被抓到寒水派出所了,好像还在里头受了点委屈。”

  “晚上不在家睡觉,跟谁来的月城啊!”董幻丽不堪再忍受胡思乱想,将桌上事物一并拂在地上,还觉得莫名气恼。

  时间倒回到一个小时前。

  睡眼惺忪的周不疑和朋友白嘉在月城寒水区下了的士车,双脚方一落地。

  就着冷风一吹,醒了点酒的周不疑就想回家算了,又想起这都八点了,还是算了。唉了一声,“白嘉,你老实说,是不是故意趁我喝醉了,忽悠我请你吃夜宵啊!”

  “屁,明明就是你喝醉了酒扯着我不放,非要换个地方继续喝,还说什么要喝的开心就得进城,吃饭唱歌跳舞再开个房想躺哪就躺哪。”白嘉满脸委屈,气道。

  哑然失笑的周不疑也不跟他开玩笑了,将手一挥,“走,我俩先去撸串。”

  月城,又称禅都,位于江南西路最西边,离华夏娱乐圣地星城只有不到五十分钟高铁路程。

  最为有名的是观月景点月亮山,游乐场所大水泽,月城下辖的县镇人士来月城玩,最喜欢去的却是寒水区。

  无它,只因为月城唯独一座在城区里的景点就坐落在寒水区。

  看着远处并不是很大的谯楼,周不疑乐呵呵的哼了两句歌词,“鼓楼的夜晚时间匆匆,陌生的人啊~请给我一只兰州~”

  实在受不了周不疑五音不全的噪音,又不好扫了他兴的白嘉只能心理暗示了,这一切都是为了宵夜,我忍!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七拐八拐的走出了谯楼地界……

  白嘉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许是对没有在谯楼落脚感到不满。

  没有察觉到他反应的周不疑还兴致勃勃的介绍道:“我一哥们在这边开烧烤店,一手铁签烤带鱼简直绝了!保管你吃完还想吃。”

  铁签烤带鱼?

  白嘉有些期待了。

  寒水公园旁,零星还有几家店在营业。

  周不疑带着白嘉直奔其中一家烤鱼店,老远就和他哥们郑杰打了声招呼。

  郑杰小跑两步,有些尴尬的把周不疑在烤鱼店台阶上拦住了,小声道:“坐外面吧,外面凉快。”

  周不疑有些懵,也没有多问,调笑道:“好,我要坐在烧烤炉旁,暖和。”

  坐下来的周不疑少有的没马上来瓶啤酒喝上两口,而是点根烟起身走了几步,像是在略做休整,其实隐晦的把这里情况都收入眼底。

  后头的烤鱼店在收拾着准备关门,搬着几箱用过的消毒碗筷。

  而店前的烧烤摊,一箱消毒碗筷还未动过,开了盖子的那箱也只用去了不到三分之一。

  再看这名,一个叫巴山烤鱼,一个叫杰哥烧烤。

  发现完这些的周不疑只觉得刚自己带着白嘉直奔烤鱼店的动作很是多余。

  心中又难免替郑杰的生意感到担忧,偏偏这一时半会的也想不出自己能帮他点什么。

  那就多点点烧烤吧!

  “杰哥,给我先来三条烤带鱼!”周不疑刚喊完,就被白嘉扯了扯衣袖。

  白嘉先是扭头看了一眼在烧烤炉后忙活着的郑杰,才回过头对着周不疑说道:“你有没有发现?你哥们说在月城开店,结果只是摆路边摊。”

  周不疑下意识的就想说他几句,却又想到这白嘉可是名医三代,家底殷实,祖上还出过名镇江南西路的大人物,这等富家公子。看不起路边摊也很正常,倒不能说他是嘴贱。想到这,周不疑心中刚刚升起的那丝不悦也就没了,打了个哈哈道:“坐在这等着,马上你就知道什么才叫美味!”

  就在这时,郑杰把几大盘子各式烤串端在周不疑他们桌上,笑道:“这些你们先吃,带鱼还要等一下,我去给你们拿酒。”

  周不疑看到郑杰看了白嘉一眼,就知道这耳朵灵的哥们肯定是刚听到白嘉的话了。

  郑杰扭头进了烤鱼店,和里头店员说了声,就拎起地上一个空箱子,打开冰柜装起了啤酒。

  随即抱到收银台上要结账。

  此时这公园旁空旷的很,但凡有点声音就都能听见。

  看见郑杰在付钱了,周不疑好奇的跑了过去准备搬酒,其实是看下多少钱。

  没办法,这华夏的物价一言难尽,神奇的让人好奇。

  也不知这看上去生意很不错的烤鱼店啤酒卖多少钱一箱。

  店员看了眼,问道:“一箱全是‘小麦’?”

  郑杰答了声,低着头翻着皮包准备掏钱。

  店员在收银机上点了几下,抬头说道:“九十六,你给一百吧。”

  “啧啧,出厂二十五的啤酒,超市也就卖三十二或者三十五,这烤鱼店真够坑人的。”周不疑腹诽一声,却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放酒吧里这种啤酒可是要卖三个八的。

  好吧,郑杰可没周不疑这么喜欢喝酒,没必要的话也不会舍得买酒。一听店员这话就有些生气了,“你把你老板叫来。”

  店员啧了一声,“不买的话就给我放回去,买不起就别喝。”

  周不疑赶忙拉住要动手的郑杰,又回头狠狠盯了眼一脸讥讽的店员,“再多口半句,我让你说不出话来。”

  好不容易把郑杰劝在店外抽烟,白嘉也赶了过来,周不疑说了两句让白嘉安心。

  就转身进了烤鱼店,把收银台上的啤酒搬到冰柜前,一瓶瓶的放进去。

  烧烤店里头出来一名店员,看周不疑把一箱啤酒放回冰柜,走进收银台好奇的对同事问道:“怎么了?”

  周不疑耳朵一动,也没回头去看,只想着早点放完这些酒,好出去撸串,今天可是来月城高高兴兴玩的,夜生活还没开始呢。

  也不知先前那店员吃错了什么药,见同事出来,就又讥讽道:“门口讨饭的来买啤酒,老板早些时候还差点跟他吵架,我肯定不卖给他啊!你不知道,刚我看这讨饭的,皮包里就一百几十块,零零散散的……”

  “我讨你麻痹!”周不疑抬起地上箱子连着里面几瓶啤酒全部丢向收银台里的店员,又抄起一张椅子隔着收银台对着店员猛砸。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