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郁者天堂

郁者天堂

稀饭大叔 著

连载中免费

郁者天堂讲述了林志奎因为一起意外,他的爱妻永远远离了他,老奎也换上了抑郁症。一个老板,一个心理医生,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老奎的生活开始了新的变化。

64.9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3/14

免费阅读

  郁者天堂讲述了林志奎因为一起意外,他的爱妻永远远离了他,老奎也换上了抑郁症。一个老板,一个心理医生,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老奎的生活开始了新的变化。

免费阅读

  林志奎(大叔):认识他的人都叫他老奎,由于意外,老婆永远离开了他,自己的意识也开始慢慢消沉,渐渐地也得上了抑郁症,无法再次进行正常工作,成为了废人。偶遇佳佳是在北上之后准备返家的火车上。

  佳佳:身世坎坷,一名孤儿,原名,程慧佳。在16岁那年一个人逃离了东北的孤儿院,在火车上遇见老奎。第一次见到老奎是在候车室。最大的愿望,看一次完美的日落

  姜辉(心理医生):老奎的主治医生,看病一般般,但是聊天是个好手。

  周经理(歌厅经理):每次都是姜医生给他打电话让她安排老奎唱歌。

  李小颖(老奎已故妻子):两个人最喜欢听《夕阳之歌》。

  高胜军(大叔的boss):两人是创业伙伴同时也是大学同学,自从老奎心理疾病爆发后,就对老奎有偏见。同时,公司的经营也出现状况。同时,高老板也在离婚。

  李经理:和老奎在一个项目部。同时,也是公司下属莫司基金会的首席运营主任。

  蒋律师:为高老板的离婚律师也是老奎公司的自身法律顾问。

  杨军:老奎的高中同学,现在在加格达奇某租车公司老板。

  老刘:漠河的加油站老板。和杨军认识。

  老板:加格达奇的一个超市老板

  情侣:两人睡在老奎的下铺和老头的下铺,与老奎无交际

  火车老头:第一个给老奎烟的人,在老奎的旁边。

  此车厢列车员:很忙碌的人。

  列车售货员:老奎纠缠他要买烟。

  沈老师:即是高老板和老奎的同事,又是两人大学时的老师。

  代驾司机:一个温柔的小男人。

  一之濑理子(日本案内):活泼的日本女生,曾经留学中国,中文一流,感情细腻,从十年前到中国留学的时候在老奎的公司里就开始喜欢上老奎,但是在酒吧聊天的时候才知道老奎是一个饱经沧桑的男人。

  坂上先生:日本心理医生,姜医生推荐老奎去看看。十年前也是老奎公司里的资深心理咨询师。

  抑郁症其实并不可怕,但是人心却难以猜透。

  坂:林先生,你已经是第三次来这里了,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我是个心理医生,你什么治疗都不想做了我又能怎么帮你呢?

  林:(没有说话,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只有皮鞋走路的声音)

  坂:(说话声音及其细小,听到一个拍打肩膀的声音)林先生,您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请您告诉我

  林:(声音低沉且缓慢)我想死。

  坂:(还是皮鞋的走路声)那,林先生,我没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了。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我的助理会给你带出去的,那我就先告辞了。

  (还是皮鞋的声音,走路频率声音很快,接着听见了关门的声音)。

  (背景有音乐,梅艳芳《夕阳之歌》)

  (姜医生的心理咨询室)

  (老奎躺在一张催眠椅上,老奎惊醒,身子动了一下,还算平静,姜医生把音乐声关小了,只是一场梦)

  姜:(站起身来,看着老奎)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林:我睡了多长时间了?(连续的抓脑袋动作,林看起来有些不耐烦了)

  姜:(姜给林倒了杯水,递了过去,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快三个小时了吧。

  林:(用一种迷茫的眼神看了一眼姜医生,接过水,喝了一口久久不能下咽)你为什么穿皮鞋。

  姜:(走回座位前,边走边说话)我是一个医生,工作严谨,让病人信任我,我只能穿西装,怎么?看着像卖保险的吗?

  林:(拿着杯子的手颤抖了一下,声音惊恐且恍惚得问)为什么不是你,(第二遍比第一遍更加坚定,声音更大,一个手指只向姜并且站了起来,手里的纸杯也被摔到了一边)为什么不是你!!!

  姜:(站起来走到林的身边,示意林坐下)老奎你坐下,我们好好聊聊你刚刚的梦。

  林:(惊恐的眼神,身子又坐在凳子上,说话的声音很小)我想要杯水,我想要杯水,我想要杯水。(脑袋一直在颤抖,像是刚刚受到了什么恐吓一样)

  (姜把水递给林,林手颤抖着喝下)

  林:(惊恐地盯着姜,声音低沉且慢,头也地下了)再给我一杯水,谢谢。

  姜:(可能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的点了一下头,走到饮水机处又接了一杯水,放在了林的手上,皮鞋声音异常清脆)。

  林:(接过水,依旧是神态恍惚)姜医生,我还能活多久。

  姜:(走到办公桌前坐下)这不是医学的问题,你能活多久,这是要靠你自己。你只要坚持吃药,控制好情绪就行了。其他的交给我。

  林:(把水放下,若有所思)姜老师我要回家了家里还有人等着我的。(话说完站起身,就想走)

  姜:(见林开始走了,姜起身,脸背对着林)老奎。

  林:(林止步,面目严肃,并未回头)

  姜:(没有再往前走,有所思考地想了一下)您的老婆不是已经去了三亚度假了吗?要不您先别回家了,我带您去吃个饭,然后我们去上次的那家歌厅放松一下。

  林:(回过头,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转过头往前走了两步,停了下来,镇定且平静地说)不用了,谢谢。我自己去安静一下就好了(林说完推门就走,最后听到响亮关门声。)

  (歌厅)

  (周经理在打电话,应该是姜医生打来的)

  周:(周经理见老奎进来了,放下电话,热情迎过去)老林大哥,您来了,今天还是留了你们经常来的那个房间,来,我带您过去,(老奎无言)

  (周走在前面,老奎跟在后面走,两人鞋子的声音此起彼伏,但是老奎一直低着头。突然,一个鞋的声音消失了,只剩下高跟鞋的声音。)

  林:(停下了脚步,一个人站在昏暗的灯光下,声音极其微弱)给我半打啤酒,冰的,还要一桶冰

  周:(回过头)好的,马上就给您拿过去。

  (俩人继续往前走)

  周:(打开5号房间的门)请进,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们。(关上门,老奎走到点歌机面前点了《夕阳之歌》,此时半打啤酒已经拿了过来)。

  (歌曲开始放映了,老奎拿着麦克风,眼睛看着屏幕上的歌词)

  (两年前)

  (镜头随着音乐转换到老奎家书房,古朴的书桌前坐着只有老奎的妻子还有一本王小波的书《黄金时代。》,耳朵插着耳机,却不知道听的是什么歌)

  林:(端了一杯牛奶走进书房,在远处就开始喊老婆的名字)小颖,小颖。

  (小颖应该是没听见,或者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林:(往前走几步,走到小颖椅子后面轻轻敲了几下效应的肩膀)亲爱的。

  颖:(摘下耳机,回过头,看见老奎拿着牛奶,立刻把书页给折了一下,做了一下标记并接过牛奶)谢谢,亲爱的。(小颖喝了一口牛奶,这时老奎拿起书,书上正好写着“文革时代到来了,有些人高兴,有些人不高兴”小颖正好看到那一段)亲爱的,你说文革时代,为什么有些人高兴,有些人不高兴?

  林:(拿起书看了一眼,指着书上的字说)你看看,这刘老先生,总觉得自己要遭殃,就开始想自杀,但是还是忘不掉吃,死了觉得亏,你再看看这“线条”,虽然成绩不好,但是不想着死,这就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老奎还在那里站着,认真地看着《黄金时代》)

  林:(看了一眼老婆)亲爱的,你在听什么歌呢,这么陶醉?

  颖:(给老奎带上一只耳机,耳机里循环播放着《夕阳之歌》)听你最喜欢的啊!

  颖:(喝了一口牛奶,并没有着急咽下去,抬着头)亲爱的,明天我去郊区的科技展览馆办事,明晚你接我,好吗?

  林:(依旧拿着书看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片刻思考了一下)我明天还有个会,你自己开车去吧。(把书放下,摘下耳机,

  开始走出书房,走到接近门口,停下)注意安全。(说完就走了出去)

  (第二天,公司开会,天色已晚,但是高老板一直在接电话)

  高:(接着电话)刘老板,你好你好,哎。。不要这么说嘛,那个广告我让我们最好的设计师给你改改,你别着急啊。好好好,肯定,尽快,谢谢啦

  (高老板打完电话,就走了进来,听着步伐速度还是挺快的)

  高:(脸凑近老奎,手放在老奎肩上,小声说)老奎,你找两个人这几天把刘老板的广告好好改改,快一点。

  高:(坐回座位,喝了口水)不好意思,咱们继续聊,说说咱们这个股权分配的事情,那个……

  (高老板的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高老板又挂掉了)

  高:(但是电话又响了起来,显示的备注是蒋律师,)不好意思,那个,大家休息一下。

  (高老板急匆匆地出门接电话)

  (会议室内)

  林:(靠向坐在身旁的李经理)哎,老李,你说老高的离婚都整了大半年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门外)

  高:(接听着电话)好好好,18好开庭是吧,我肯定去,没问题,谢谢了,谢谢.

  (接完电话,高老板直接推门而进)

  高:(有些愧疚,加快脚步,边走边说)不好意思,大家久等了,我们继续。(走到位置上坐下,拿着股权计划书)我们继聊这个关于股份分配的项目,那么大家……

  (这时老奎的手机响了)

  高:(一脸严肃看着老奎)把手机收起来。

  林:(把手机关上静音)不好意思。

  高:(举着策划书)那,这是蒋律师做的策划书,把以前股东股份都收回了,把我们的股份分给工龄有七年以上的老员工,那么……

  (这时,老奎的手机又响了,但是老奎很快就给挂了)

  高:(轻轻敲了两下桌子)林总监(停顿了一下)我们继续说啊,在这份报告上,把我的股份从33%控股变成了19%控股,创意总监林志奎先生28%变成了16%,李经理的……

  (大约两个小时,会议结束,看着手机上的电话,有32个未接电话,都是小颖的,老奎回拨了过去)

  医院:喂,您是李小颖的老公吧,你老婆出了车祸,正在xx医院进行抢救呢。你抓紧过来吧。

  (老奎挂掉电话,并没有换下衣服,急匆匆地出了公司,打车往xx医院赶)

  (到达医院,直接到达手术室门口,医生出来后,主治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声音)

  (医生走后,老奎开始转身往后走,但是眼睛一花,身体没站住,直接倒下去了)

  (回到现实)

  (在歌厅里,老奎躺在的大沙发直接从沙发上跌落)

  (踉踉跄跄地走出歌房,离开歌厅,这时周经理依旧在电话前面,打着电话,老奎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第二天)

  (老奎醒来,发现自己在姜医生的心理咨询室里。姜医生坐在电脑前面)

  林:(看了一眼灯,从催眠椅上起身走到姜医生的工作台前,坐在椅子上)姜医生,我睡了多久?(眼神依旧迷茫)

  姜:(离开凳子上,走到饮水机旁,打了杯水,递到了老奎面前)时间不多,睡了七个小时,唉(语气明显上扬,有些的打趣)但是你吐的很多,昨天晚上肯定喝了不少吧。(走回办公桌面前,看了一下电脑的日历)不好意思了老奎,今天星期五了,我有三个病人,(抬头看向老奎)但是,不包括你。

  (老奎继续坐在椅子上,姜医生还在收拾桌子上的文件。)

  林:(喝了一口水)姜医生我想回老家一趟可以吗?

  姜:(坐下,面部充满了喜悦)哦?!什么地方?

  林:(眼神镇定)东北林区。

  姜:(看了一眼旁边的病例资料,又看回老奎)黑龙江林海?

  林:(说话速度很快)漠河。

  姜:(没听清楚一样)不好意思,您刚才说什么?能再说一遍吗?

  林:(很不耐烦,而且声音很大)漠河啊,我说的是漠河,黑龙江漠河啊!

  姜:(有些震惊,并且抠了抠耳朵)不好意思。刚才没听清楚。

  林:(开始有些不耐烦地吐槽)做心理医生的,耳朵也不好使,你让我们这些患者要说多少遍啊!

  (说完喝了口水,有所思考地眨了几下眼睛这时一个小护士敲门)

  护士:(推开门没有进来)姜医生,预约的患者刘先生在3号诊室,你什么时候去?

  姜(微微起身)我马上去

  (顺势拿上西服,走向门口)

  姜:(快走到门口时停下来,回过头,老奎依旧坐着)老奎,辞职报告写好了吗?你的身体状况,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事业。(说完姜医生就走开了,门也关上了,声音很大)

  (姜医生走后没多久,老奎思考片刻,也离开了,但是纸杯却被捏碎了)

  (老奎可能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从大厦里面出来,带上口罩眼镜,手机连接着耳机,放着歌曲,一个人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大城市可能都这样,喧嚣的城市,匆匆忙忙行走的人。不是上下班的时候,车上的人不是很多,老奎坐上公交车,顺利的找了个座位,可能是因为昨夜喝酒的原因,老奎很不自然的把口罩摘了下来,顺便呼吸一下这城市内污浊的空气,老奎轻咳了几声,再次带上口罩。面无表情地坐在车上,呆呆的望着窗外。车子经过三里屯,经过工人体育馆。这是老奎做梦都想去的地方。夜幕降临,华灯璀璨,行走的人匆匆忙忙,大家都在一个大都市里面,不会有那么多人的脚步是慢下来的,夜空渐渐昏暗,老奎也下了车,走在回家的路上。继续带上口罩。不知是路灯的关系,还是本该是黑夜,老奎走在路上,和其他人格格不入,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林:(边走边摸索着身上的所有兜袋,发现一个空的烟盒,突然停了下来,站着看着那个烟盒许久)靠!!!(愤怒,激起了他,老奎把烟盒捏成一个球,顺势摔在地上,老奎继续向家的方向走,没走多久,回过头去,把烟盒捡了起来,扔进了不远的垃圾桶里,继续往家走。)

  (老奎的速度并不快,但是从远处看很是凄凉,面无表情。即使走到了家门口,也没有一丝喜悦的心情。)

  (老奎开门进去,沉重的把门关上)

  (家中)

  (老奎的家中,凌乱不堪,酒瓶子,烟头)

  林:(老奎随意的从鞋架上拿出一包烟,这个动作看起来很自然,应该经常做的动作。老奎身吸了一口烟,烟的大半已经变成烟灰,吐出烟长叹一声)哎!!!!!!!!

  (此时老奎依旧在玄关,没有走进去。不一会一整颗烟就吸完了,剩下的连同烟盒都装进了外套兜里。在玄关思考了一会便走进客厅,可能是没有开灯的缘故,客厅变得很阴暗。脱去外套,沉重的放在沙发一边,老奎并没有坐在沙发上,径直走向书房,书桌上依旧放着老婆生前看的《黄金时代》笔放置的位置依旧是第150页)

  林:(走到书桌前,坐在凳子上。打开书桌上的台灯,黄色的灯光照在老奎阴暗的脸上。老奎抱起书,开始读了起来)“文化革命”来到之时,有些人高兴,有些人不高兴。(开始声音沙哑)刘老先生对我说过(声音开始哽咽),一开始他就想自杀……(老奎把书扣了过来,不在阅读。书的最后一页写着:我想和我最爱的人回到我们最开始的地方。老奎合上书,把笔依旧放置在150页上)

  (老奎起身,离开椅子,快走到书房门口时,回过身走回书桌前,将暖色调的台灯关掉。老奎往外走的步伐真的很慢,感觉身体被一块大石头压着一样。老奎走到书房门口,但是若有所思地回过头望向书桌望去,书桌上依旧那么干净,一只空水杯,一盏旧台灯,一本书;仿佛回到了两年前事情发生前的那个晚上。一切都是那么正常,那么平静。那么如旧)

  (老奎缓慢的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身边除了空酒瓶就是抽剩下的烟头;老奎下意识地掏出自己碎了屏的手机,老奎很快地按开手机密码,这个动作和平常老奎的不自信有了很大的反差。点开订票软件的老奎,在目的地中很快的找出了在他20岁之前唯一去过的城市“加格达奇”。)

  林:(手机短信突然响了起来,老奎打开一看,是姜医生,短信内容写着:记得一定回来的时候一定要买火车票,这样做,一定会有惊喜发生的。)哼。。(浅笑一下,这样的表情,很少在老奎脸上出现。老奎继续在买票,但是手上却不自主的买了火车票。)

  林:(飞机的轰鸣声里,夹杂着老奎的电话声。这是老奎在给高老板打电话。此时,只有声音没有画面)高老板,我想请一周的假。

  高:(还没等老奎说完,高老板有些不情愿)行行行,可以休息,你这几天没什么事就不要打电话了……

  林:我……(话没说完,电话就被高老板挂掉了)

  (大兴安岭—加格达奇)

  (老奎的一个高中同学杨军,在加格达奇开了一个租车公司。也是高中时和老奎关系最好的人。)

  林:(加格达奇并不大,而且以前老奎也去过杨军的租车行,老奎直接走进杨军的车行,此时的杨军在电脑前打着业绩单。老奎说话的声音依旧低沉,没自信。)杨军

  杨:(杨军依旧在电脑前打着文件,可能是没有听到,也没有抬头,这时老奎敲了两下杨军的办公桌,这时杨军才抬起头,看见了老奎,而且万分惊讶)呦,老奎,你在北京不是好好的嘛,怎么回来了?(杨军示意老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自己去倒水去了。)

  林:(坐到椅子上,犹豫了一下,清了一下嗓子)老杨,我想……我想……我想租个车,去漠河一趟。

  杨:(拿着水回来,稍微愣了一下)你要去漠河?一个人?至少三天啊!你可好久没开车了。(杨军坐在老奎旁边的凳子上。)

  林:(喝了一口水,停顿了一下,看着杨军)我要你开车,车钱我会付的,两天,(老奎向着杨军的方向凑了一下,并且伸出了两根手指头)两天,两天就够了。

  杨:(杨军可能被老奎的阵势吓了一下,还没有缓过神来。)行行,可以,可以,两天,两天。(杨军喝了一口水,但是,还是有点没有缓过来的样子。)

  林:(刚刚激动得他也缓了过来,喝了一口水,之后拿着纸杯)对不起,对不起。

  杨:(在电脑前,做了登记)好了,奎哥,咱走吧,先交600块钱,其他的我们等会再算。

  (老奎无言语,和杨军一起出去了,两人一起上车,前往漠河)

  (加漠公路上)

  (两边的植被保护的很好,老奎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看着窗外。这时杨军从身边拿出一个碟片放入CD机里,第一首歌就是《共同度过》,老奎依旧一言不发,依旧呆呆的望着窗外,面无表情,但是眼睛却红了。)

  林:(歌曲一边结束了,马上要放第二遍的时候,老奎慢慢转头向杨军的方向。声音很小,很没底气。)有其他的歌吗?

  杨:(看了一眼老奎,把身旁的碟片举了起来。示意他一下)就这些,自己挑吧。

  (老奎拿着碟看了几遍,拿着上面写着《夕阳之歌》的碟,换进了机器里面。)

  林:(《夕阳之歌》放出来之后,老奎将头慢慢转回窗口,皱着眉头默默地说了一句)听这个。

  (加漠公路上,车很少,杨军开的也不是很快。车里一直放着《夕阳之歌》,老奎依旧望着窗外,默默无语。)

  (加漠公路的终点,漠河)

  杨:(看着车的显示屏,油箱里的油并不多了)奎哥,我们去加油站休息一下,我去加点油。(并且望向老奎的方向看了一眼。)

  (老奎并没有回话,只是示意性的看了杨军一眼。)

  林:(快到补给站的时候)老杨,有烟吗?

  杨:(看了老奎一眼,思考了片刻)没有

  林:(在副驾驶看着杨军,有些愤怒声音很大)没有,你还能没有烟?高中的时候你就开始抽烟,啊!现在说你没有烟。你是不是知道我心情不好,你故意不给我烟,是不是?(老奎有些愤怒,搬了两三下门把手,因为车被锁上了,所以老奎没有打开门)放我下车,我要下车。(老奎拔出车门栓,杨军见门栓开了,立马慢了下来,车门被老奎打开了,杨军立刻停下了车。老奎下车之后,狠狠地把门给摔上了。老奎拿着吧背包就开始往回走。)

  杨:(杨军见这样,拍了一下方向盘)哎呀,(杨军无奈只好倒车去追老奎,并且把窗户摇了下来)老奎,我跟你开了个玩笑,你别当真,我有烟,(拿出一盒给老奎看,老奎看了一眼,没说话,继续往回走,杨军看着)哎呀,我错了,我知道,这个玩笑开大了,(从身上掏出两盒烟,给老奎看)最多两盒了。

  (老奎停止往回走,杨军也把车子停了下来。老奎回到了车上,车窗摇上,老奎收齐两盒烟,面无表情,望着窗外,车子继续向漠河的补给站驶去)

  杨:(眼见前面就是加油站,杨军看了一眼老奎)我一会去上个厕所,你自己去远的地方抽烟,加完油了,我叫你。

  (老奎并无语,还是呆呆的望着窗外,似乎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他都来过)

  (加油站)

  杨:(把车开到加油站,油站老板老刘亲自出来,老奎和杨军先后下了车,杨军和老刘寒暄)呦,刘老板,今天有空亲自到油站来了。

  (老奎往加油站外面走去,手插在兜里,并没有理会那两个的谈话,但是面部表情略显松弛)

  刘:(很热情就出来了)杨老板,今天怎么自己开车出来玩了?(手向老奎的方向指了一下)那人谁啊?

  杨:(手插在兜里)我一个同学,心情不好,过来散散心。

  (这时老奎已经开始一根一根的抽起烟来)

  杨:(很着急的样子)老刘,我真的很急,我先去上个厕所,你先给我加满,一会出来给你钱。

  刘:好,行(向杨军挥着手)

  (老奎依旧在吸着烟,烟头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杨:(向着厕所的方向跑去,看着老奎地上的烟头大喊)老奎,少抽点。(马不停蹄地向着厕所跑去)

  (老奎,一手掐着半根烟,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向厕所跑着的杨军,长长地吸了一口烟,但是没有说话。转回头,又吸了一大口,这时才把剩下的烟头落地,地上已经有一个刚刚扔掉的烟盒,老奎已经吸了一整盒烟了;老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将另一盒新的烟拆开来,叹了一口气,抽出一根来,并没有很快的点烟,老奎望着远处的公路和那一片树林,有所思考,但是,还是将烟叼在嘴上,点火吸了起来,吸了很长的一口,所剩的烟不多,皱了皱眉头,并且看了看手上正在抽的烟,将剩下不多的烟狠狠地扔在了地上,并在地上踩了起来,像是在埋什么东西一样。当老奎想吸下一根的时候,杨军已经加好了油,开车出来了,两声鸣笛之后,老奎上了车。)

  杨:(拿着加油的单子)老奎,刚刚加油三百块。

  (老奎并没有理会杨军的单子,从兜里掏出钱来,剩下的几根烟也顺势掏了出来。)

  林:(把钱给了杨军)我们回去吧!!

  杨:(杨军接过钱,满是疑惑)你不用去其他的地方了吗?

  林:(头望着窗外)走吧!!

  (杨军听罢,只好掉头,往回走)

  (一路依旧平稳,老奎依旧没有说话,车上依旧放着音乐,老奎没有抽烟,但还是望着窗外,眼神依旧是那么的低迷,依旧那么深邃。车一路平稳且凄凉地向加格达奇开去)

  (车子不久就开回了加格达奇,回到了租车公司,老奎先开了车门,下了车拿着背包,就朝着宾馆的方向走。)

  杨:(很快下了车,但是车门没有关上,朝着老奎走的方向喊)老奎,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个饭?

  (老奎依旧走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是挥了挥手,表示不用了)

  (老奎一个人走在回宾馆的路上,微风轻轻吹过他沧桑的脸,那样的冰冷,那样的凄凉。路过一间超市,老奎已经好久没有去过超市了)

  (超市)

  (老奎径直走向卖酒的地方,咱在啤酒的摆放架前停住,看着它们,老奎拿了两罐啤酒,就往收银台走,但是,老奎停住了,回到刚才的地方,将两罐啤酒放了回去,又重新拿了一些,走向收银台。)

  (宾馆房间)

  (老奎一个人坐在床边,没有一丝表情,手上拿了一罐打开的啤酒,喝了起来,地上已经有好几个捏扁的空酒瓶,手已经被易拉罐的口子划破,老奎可能已经麻木,并不觉得很痛;最后一罐啤酒并没有喝完,老奎就躺在了床上,睡着了。)

  (老奎做了一个梦)

  (老奎踉踉跄跄的走到书桌前面,坐在凳子上,看着《黄金时代》,一阵风吹过,书页被翻到第341页,(我的阴阳两界))

  颖:(突然出现在老奎身旁,一直手扶在老奎的肩膀上)老奎什么是生活?你为什么要继续生活?

  林:(老奎继续看着第341页,没有回头)我觉得我的生活可能还会有希望!!!

  颖:(不懈的一句)哼!!!希望,你还有什么希望,(指着书上的标题)你看看,这是什么,我的阴阳两界。你老婆都死了,你工作也快没有了。你还有什么希望?

  林:(呆坐在凳子上,默默地说了一句)我要努力的活下去。

  颖:(手离开老奎的肩膀)送你一句话,生活就像一把刀,你不知道下一秒你会不会被捅伤。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此时老奎回头,发现一个黑影拿着刀正向他坐的方向冲过来;这时老奎惊醒。此时已经是白天了,老奎在床边翻摸出手机,打开手机,一看已经是上午9点50了,离回家的火车出发还有一个小时。老奎只是简单的进行洗漱,在卫生间的镜子前,看着沧桑的自己,叹息了一声,之后又粗鲁的洗了一次脸,离开了卫生间。老奎离开宾馆,老奎拿着行李,走在去往火车站的路上。)

  林:(路过一间超市,老奎走了进去,只停留在了收银处)我要两盒烟。

  老板:(老板随手拿了两盒烟,扔了出来)20!!!

  (老奎将20块钱递给老板,老板扔给他两个棒棒糖,老奎也一并装了起来,老奎开始向门外走去,边走边边拆开烟盒,从里面掏出一根烟来,叼在嘴上。)

  老板:(并没有看着老奎)中年人,(老奎停下脚步)少吸一根烟吧,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林:(老奎停下了他的脚步,并没有回头,只留给了一个背影)谢谢。。

  (老奎继续向火车站的方向走去,最后还是点燃了那根烟,老奎一直走,一直的在吸着烟,到火车站时,老奎还想再抽一支烟,可是第一盒烟已经被他都抽完了,老奎显得有些焦躁,把手里的烟盒捏成了一团,狠狠地丢在了地上,老奎向候车室的方向走了过去,老奎很顺利的过了安检,距离检票上车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老奎找到了一个空位置坐了下来,而他旁边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就是佳佳,佳佳到火车站的时间也不久,他注视着老奎,因为平时接触人很少,所以自然会紧张。火车站内禁止吸烟,但是老奎很想吸一支烟,他只能拿着一支烟,在鼻子上,闻着烟的烟草气息。坐在旁边的陌生人佳佳,并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只是呆呆的看着老奎的举动。火车开始检票了,但是老奎并没有很快去检票上车,还是坐在椅子上;而佳佳,也是坐在椅子上等待着人少的时候再去。人渐渐少了。佳佳依旧呆望着老奎。)

  林:(突然老奎发现佳佳在看着他,老奎将头扭过来,声音很轻柔)小姑娘,检票了,你不着急走嘛?(虽说老奎和佳佳第一次相遇,但是感觉两个人认识很久了。)

  佳:(继续望着老奎)那,大叔,你怎么还不走。

  林:(指着手表)你看看,都10点40了

  (佳佳看到提示牌,还有13分钟就发车了,佳佳只有一个行李箱,就开始往检票口走。老奎也站起身,佳佳在翻车票的时候发现自己只剩下30块钱,停下脚步,思考片刻,抬头望着远处的检票口,又看看自己手上的钱,下定决心继续向着检票口的方向走去。老奎也在向着检票口走去,在走向检票口的时候,发现钱包掉在了椅子上,老奎又跑回去捡钱包,但是手上的那根未点燃的香烟放在了椅子上。)

  (火车车厢内)

  (人并不多,他身边的六张床上一共五个人,一个老头,一对情侣,老奎还有佳佳,下铺两张床睡的是一对情侣,老奎和老头分别在两个中铺上,老奎的头顶上铺,住着的是佳佳。)

  (老奎上车时,佳佳已经在自己的床铺上了)

  佳:(佳佳看见老奎在过道走来)大叔!你也在这节车厢啊!

  (大叔向上铺看了看,淡淡的微笑,并且点了点头。老奎将行李放在行李架上,并没有着急上他的铺位,而是坐在了过道上的小凳子上,掏出一个蓝色的本子,开始写了起来“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记忆一点一点冲淡,但昨夜依旧想起你的阴柔相貌。”老奎突然顿住,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手部微微颤抖了一下,放下笔,将笔插在写字的那页,并且把笔记本合上,起身,向车厢的连接处走去,连接处那里,睡在老奎旁边床铺的老头也在那里。老头看着车窗外的远方,默默的点燃了嘴上的那根烟,老奎在另一边,靠在墙上,将头瞥向玻璃的方向,火车渐渐远离车站,速度也加快了许多,老头的烟也抽了几口,烟的香气,慢慢飘向老奎的方向;老奎掏出兜里的烟和火机,烟叼在了嘴上,并没有很快的点燃,老奎想了许久,转向车门,还是点起了烟,但是不知是什么原因,烟始终点不起起来。老奎将头扭到后方,发现老头还在那里吸着自己的烟,老奎鼓起勇气,将烟放在手里,走向老头方向)

  林:(走到老头面前)不好意思,能借打火机用一下吗?

  (老头上下打量了一下老奎,把火机递给了他。)

  林:(老奎将火点着之后,要把打火机换给老头)谢谢。(并将火机递到老头面前)

  老:(并没有接过火机,向老奎摆了一下手)不用了,后面的路还长,你会用得到的。(说完,又抽了口烟,手里掐着最后的烟头。并没有扔下。)

  林:(老奎吸了一口烟,吐出了烟气,发自内心叹了一声气)哎

  老:(老头扔掉了烟,看了一眼老奎)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林:(长吸一口烟,抖了抖烟灰,低着头)感觉好累,生活好枯燥。烦。(说完长吸一口烟)

  老:(手里的烟头扔掉,迅速的拿出另一根烟来,掏出火机,继续点上,抽了一口。看着低着头的老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城市生活,哪一个不觉得烦,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别看的那么重。(又长吸了一口烟,)看淡些,有些东西很快就过去了。

  (老头并没有将整根烟抽完,剩下的烟扔在地上,踩了一脚,离开了,老奎一个人在车厢连接处,吸着烟,吸了一大口,剩下的烟全都捏在墙上,同时也离开了。老奎回到凳子上,但是没有打开日记本写日记,呆呆的坐着,望着窗外。)

  林:(这时这节车厢的列车员经过)那个(列车员停下)这个车在哪个站停的时间长一点?

  列:(看了一眼时刻表)下午5点齐齐哈尔(说完就走了)

  林:(看着列车员的背影)谢谢。

  (老奎望着窗外,看看手腕上手表的时间,时间已经到了12点08,火车刚从第一站驶出没多久,老奎看着窗外,情侣的嬉嬉闹闹并没有打扰到他,老奎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就继续向着窗外看去,小站一站一站的飘过,老奎抬起手,动了动嘴上的胡子。老奎已经有好久没有剃胡子了,胡子很杂乱。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火车慢慢向目的地开去,可能是因为老奎没有休息好,或者酒精侵入身体,使得老奎格外疲惫,老奎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时间已经过了12点半,老奎站起身,拿着日记本,开始向自己的床铺走去;下铺的一对情侣,依旧在那里玩着手机嬉嬉闹闹,老奎爬上自己的中铺,看见对面的老头已经睡着,老奎躺下,盖上被子,手却放在外面,但是他并不知道上铺的佳佳在干什么。可能是疲倦,老奎渐渐地在火车的晃动中睡着了。)

  (老奎再一次进入梦境。)

  (一片庄稼地中心处,老奎穿着白衬衫和西裤,但是梦境中,老奎并没有胡子。老奎还在打量着自己,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从自己身边跑过跑过,老奎想让那个身影带着自己走出这片庄稼地,于是老奎叫了一声。)

  林:(伸出胳膊,朝向那个白色的身影,大喊了一声)嘿哎!

  (那个白色的身影停下脚步,回过头;老奎仔细打量了一下,竟然是小颖,那白色裙子,长头发。)

  林:(老奎愣住了,开始向小颖的方向跑去,嘴里还喊着)小颖!小颖!

  (小颖并没有回应老奎的呼喊,继续向着田地深处跑去,老奎也跟着小颖向里面跑去。浓密的庄稼地,老奎跟着小颖向深处跑,但是老奎已经看不见小颖跑向哪里了,只能继续往前跑,老奎没有别的选择了,跑出去他才能看见希望;老奎并不知道小颖跑向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要跑向哪里,老奎只有疯狂地奔跑,才能找到小颖。突然,老奎跑到了庄稼地已经没有庄稼的地方,空地的不远处有一个急救床,这并不是的医院手术室,而是急诊室的抢救台,老奎往前走了几步,但是好像有玻璃一样,老奎始终无法靠近,老奎愤怒的敲着那层屏蔽但是还是无法进入,抢救台上,躺着的是满面创伤的小颖,穿着的是那条白裙子,老奎敲着屏蔽层,嘶声的呐喊,但是里面却听不见;没过多久,医生纷纷离开急诊室,小颖被宣告死亡,老奎也不再敲着那层看不见的玻璃,老奎呆呆的望着,手摸着屏蔽层,但是这时,屏蔽层消失了,老奎跑向抢救台方向,但是老奎跑到空地的尽头,抢救台也消失了。眼前只有高高的农作物,老奎傻眼了,老奎突然猛回头,又看见那个穿着黑衣服,拿着刀的人像他冲过来)

  林:(那个黑衣人穿过老奎的身体,老奎从梦中惊醒)啊!(脑袋却撞在了上铺的板子上。)

  佳:(老奎的叫声,被佳佳听到了,使得佳佳望了一眼)大叔,你没事吧。

  林:(老奎并没有往上看,只是发着颤抖的声音。)没事,没事。(老奎可能还没有缓过神来,一直在眨眼睛,当他缓过神来时,望见窗外,太阳已经落下,老奎还在想着,等着5点到了齐齐哈尔车站,下车去透透气,一看手表,马上就要到晚上8点多了;老奎一声叹息“哎”从身边掏出了一瓶水,稍坐片刻,望向旁边的床铺,老头早已离开,不知道去哪里了。老奎搓了搓脸,拿上外套,从中铺下来,看到下铺的情侣依旧在玩手机,但是并没有一开始的喧闹,老奎下了床,穿上外套,回头从床铺上拿下那个蓝色的日记本放在走廊的凳子上,佳佳依旧躺在床上。老奎向着车厢连接处走去,走的时候掏了一下衣兜里的烟盒,发现整盒烟就剩下了三根,老奎继续向车厢连接处走去;老奎走到车厢连接处,发现老头已在那里抽上了烟,老奎,走到老头旁边,自己也点燃一根烟。)

  老:(看了一眼老奎,吸了一口烟)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老奎并没有言语,自己吸了一口烟,慢慢喷出烟来)

  老:(吸了一口烟)刚刚看你睡觉的时候,手握的很紧,是不是压力很大!(老头吸了最后一口烟,并把烟吐了出来)有的时候,你很在意的东西,它可能会给你带来很坏的结局。有的时候就要看开点。

  (老头说完话,将烟头扔在地上,踩了踩;老奎并没有抽下一口烟,呆呆的站在那里,片刻,老头拿出下一根烟,叼在嘴上,老奎下意识的掏出打火机,给老头点起烟,自己的那根烟却燃光了。老奎又掏出了一根烟,但是并没有很快点烟,只是把烟叼在嘴上,思考了片刻,还是点上了。)

  老:(见老奎又点了一支烟,老头没有继续往下抽)你自己慢慢抽吧,我先回去了。(老头将烟头扔在地上,开始往车厢里走,走了一步停下来了)要一起吃饭吗?我带了酒。

  林:(没有继续抽烟,默默地说了一句)谢谢!

  (老头继续往回走,老奎继续在车厢连接处吸着烟,可能是抽烟麻痹了老奎的大脑,老奎的大脑真的很疼,疼到他把剩下的大半根烟都扔掉了,一手敲打着墙,一手捂着脑袋;老奎低下头,他竟然哭了起来,脑子中闪过穿着白衣服跑过的小颖,当抬起头时,惊讶的看到,对面站着的就是那个拿着刀的黑衣男子,老奎定了定神,发现自己的对面并没有人,老奎抹了抹眼睛,定了定神,想在准备抽一根烟的时候,发现,烟已经抽没了。老奎将空的烟盒放回自己的衣兜里。老奎抓了抓头发,走到洗漱池前,拧开水龙头,粗鲁的了几把脸,看着镜子中,邋遢的自己,杂乱的胡子,还有很久没剪的头发,这已经不是那个成熟稳重的中年男人,更像一枚历经沧桑的油腻大叔。老奎吃力地搓着眼睛,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然后将水龙头关上,开始往车厢走去。天已黑,夜已漫漫,老奎回到走廊的桌子前,坐下,这时,老头拿出一瓶酒,一包花生米,也放在桌子上,老奎下意识的往床的方向看去,年轻的情侣已经分别在两张床上进入梦乡,最上铺的佳佳一直在翻弄着什么东西。老头已经坐定在老奎对面,这是佳佳从床铺上下来,但是下来时,明显有一个下蹲的动作,像是在捡什么东西一样。)

  佳:(佳佳走到老奎面前,把手里的钱包给了老奎)大叔,你的钱包掉了!

  林:(望了一眼佳佳,看看钱包,发现是自己的,接过钱包)谢谢!(佳佳向列车连接处走去,老奎叫住佳佳)小姑娘!(佳佳停住,回头,老奎递给佳佳一颗棒棒糖)给你。

  (佳佳并没言语,接过棒棒糖,笑了一下,点了点头,之后,佳佳继续向车厢连接处走去,老头在倒着酒,但是,老奎的眼睛却望着远处的佳佳,佳佳渐渐走远,老奎这才回过头来。)

  老:(老头已经倒好酒,将花生米的袋子打开)来吧,都是这世间上的过客,匆匆来这世上,时间不长,我们也是萍水相逢,来,喝一杯。

  (两人将酒杯举起,碰了一下杯子,老奎很快将酒喝了下去,可能是很久没有喝这么烈的酒了,老奎使劲的眨了一下眼。)

  老:(看见老奎狰狞的表情)这个酒很辣的,很浓的,不要那么快喝掉。

  林:(听这老头的话点了点头,摇晃了两三下脑袋)你觉得,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吗?

  老:(老头将两个人的就倒满,将酒瓶放下)我活了这么多年了,有些事情,你越想它,越想得到它,他就会离你越远。(老头小抿一口酒,老奎低着头,看不到表情)送你一句话:命里有时他会有,命里无时别强求。(老头将自己的酒喝完,面部也出现那种狰狞的表情。)

  售:(这时售货员推着小推车走来)啤酒,饮料,花生米,香肠,碗面,八宝粥。(应该是有其他乘客要买东西,售货员并没有往前走,或者有叫卖声,老奎只听到卖货的声音)这个10块钱,这个15,我以前吃过,还挺好吃的。(应该是卖出去了)15块钱正好,谢谢啊!(地上手推车行进的声音格楞楞的响,售货员的叫卖声依旧)啤酒饮料花生米,香肠碗面八宝粥。(售货员推着小推车,向老奎的方向走去)

  (老奎听见声音越来越近,老奎回了一下头,发现离自己不远,回头,将桌子上自己的酒猛地喝完,老头这时吃着花生米,抬头瞅了一眼老奎,看着老奎面目狰狞很是惊讶,老头只是皱了一下眉头,这时小推车已经推到老奎身后)

  林:(老奎看见小推车马上要走过时,立马用手拦住,并且询问道)有烟吗?

  (老头并没有继续吃着花生米,抬起头,看着这两个人)

  售:(停下,看着老奎)不好意思,我这里没有烟,你可以买这个牛肉干(拿出一包牛肉干)很不错的,15块钱。

  林:(并没有理会那包牛肉干)有没有烟,我要一盒烟,我就要烟。(有些愤怒)

  售:(将那袋牛肉干放回小推车里)不好意思,没有烟。(推车走过老奎身边)

  (老奎愤怒起身,想和售货员理论,但被同时站起身的老头拦了下来,两人又坐下,老头给老奎倒上酒,老奎有点情绪失控,白眼球有几分血丝。这时佳佳从车厢那头走回,老奎看了一眼,并没有做声,老奎喝了一口酒,一杯苦酒下肚,老奎并没有前几杯的那种惆怅,没有那种狰狞的表情。老头也喝了一口酒,但是并没有倒下一杯,老头站起身,咳嗽了一声,向车厢连接处走去,明显会看到老头的一只脚是瘸的,老头快要走到车厢连接处时,老奎也顺便站起身来,他还是习惯性地向床铺望去,下铺的情侣已经进入梦乡,上铺的佳佳也在床上。老奎回过头也走向列车的连接处。这时老头已经吸上烟了,老奎站在老头旁边。)

  老:(老头递给老奎一支烟)抽一支吧,萍水相逢,没什么可以送给你的,也就是给你几根烟,给你几杯酒。(老头深吸一口烟,吸了一下鼻子)有的时候,你想要去赎罪,但是命运不会让你再见到那个被赎罪的那个人,我看你有心事,我觉得你还是说出来会好一点。

  林:(缓缓地点着了自己的烟,淡淡的吸了一口,看着地上老头的双脚)你的脚……

  老:(看了一眼老奎)好多人问我,我的脚为什么是瘸的,10年前出了车祸,我是救活了,但是我的脚却治不好了。(老头抹抹眼泪,长吸一口烟)有的时候我就会想(吸了一下鼻子)那个晚上为什么我还要出去,那是我的一场噩梦,永远也醒不了的噩梦。(老头长吸了一口烟,扔掉烟头,老头掏出三支烟,递到老奎面前)有的事情,该忘就忘了吧,不然你会很累的。

  林:(接过烟,看着老头,沉沉的说)谢谢。

  (老头拍了拍老奎的肩膀,开始往自己的床铺走去;老奎自己在车厢连接处抽烟,夜已深连接处的灯光并不明亮,只能看见烟气飘起,老奎吸完最后一口烟,望了一眼车厢外的深夜,并没有什么感触,老奎将烟头扔在地上。踩了一踩。老奎用力的抓着自己凌乱的头发,随后走回自己的床铺,老奎将桌子上的日记本拿回床上,见下铺的一对情侣已经进入梦乡,中铺的老头已经鼾声响起,上铺的佳佳也已经熟睡,老奎也上了中铺,脱下衣服,盖上被子,开始睡着。火车继续向北京的方向开着,老奎渐渐进入梦乡。)

  (老奎的梦境)

  (风真的好大,老奎有些睁不开眼睛,相同的庄稼地,老奎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并不是工作时的工作装,而是上学时习惯穿的黑色短袖。天气很暗,老奎并不知道往前走是什么地方,但是自己像是被一个很大的玻璃隔绝住了自己和外面的世界一样,无论老奎如何敲打自己旁边的世界,老奎撕心裂肺的吼叫,像一只巨兽一样,老奎没有选择,只有前面的一条道能让他冲出去,老奎在一次疯狂的向前跑,老奎扒开眼前的庄稼,向前跑,他没有出路了,没有回头的余地,也不可能回头了,眼见阳光就在眼前,老奎只能拼命跑,拼命跑,没有任何选择的跑。太阳就在眼前,但是老奎始终跑不到尽头,老奎边跑边擦着额头上的汗,突然从自己对面跑来一个手里拿着刀的黑衣男子,老奎很想往回跑,但是老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并不能往回跑,只能向前跑,奔向那个神秘人,那个黑衣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老奎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奋力地向前冲去,穿过那锋利的刀子。老奎再一次从梦境中惊醒,猛地起身,把坐在下面的喝茶老头和吃面包的佳佳吓了一跳;老奎又做了噩梦,老奎起身的那一刻,头发倍显凌乱。这时列车员开始过来收垃圾。)

  林:(老奎抓了抓自己凌乱的头发,看列车员走过来时,老奎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那个(老奎清了清嗓子)那个,还有多久到北京?

  列:(继续认真的收着垃圾,放下垃圾袋,看了一下时间回答道)还有一个小时左右。

  林:(自己很惊讶,但是没漏出表情,看了看自己的时间,又看了看忙碌的列车员)谢谢。

  (老奎再一次挠了挠头发,可能是昨夜喝了酒,老奎自己很是难受,老奎粗鲁地抓起身边的那瓶水,打开就喝了一大口,喝完老奎抹了抹眼睛,拿着外套下床了,习惯性的看了一眼下铺的情侣,一对情侣在玩着手机游戏,那对情侣始终并没有理会老奎;老奎穿上衣服,老头看见老奎,示意性的举手示意了一下,老奎也是微笑的点了一下头。老奎捂着嘴咳嗽了两声,便向着洗漱间走去。老奎放开水龙,洗了把脸,粗鲁的搓了几把脸,想让自己清醒过来,老奎又洗了一把,抬头看看镜子中的自己,凌乱的头发,许久未刮胡渣,已经不是当年工作时的状态了。老奎又洗了一次脸,之后便将水龙头关掉。慢慢的走回车厢,这时列车已近进入城市,佳佳离开走廊的座位,回到自己的床铺开始收拾东西而老头却依旧坐在那里。老奎坐在老头对面;两人同时望向窗外,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城市可能就是这样,高楼耸立,让人透不过气来。列车缓缓驶进站台;列车到达了终点站所有人都在下车,但是老奎并没有那种着急的感觉,老奎这时回到自己的床铺,但是并没有上床,那这床上的矿泉水喝了几口,应该是着急了,咳嗽了几下,老奎见过道的人渐渐少了,便也拿着行李走向火车车门,老奎的行李并不多,就一个背包。)

  (列车外)

  (老奎离开列车,但是并不着急,站在月台旁边,脸朝向出口的方向,老奎一个人站着,不紧不慢的点着了最后一支老头给的烟,抽了起来,老奎弹了弹手上的烟灰,搓了搓眼睛;可能是酒劲还没有消除,老奎的双眼显得特别的疲惫。老奎开始向出站口走去,但是并不知道,佳佳一直跟在他后面。老奎上了回家的公交车,佳佳也上了同一辆车,老奎并不知道佳佳一直跟着他,同样的车站两人下了车,老奎并没有回头看。老奎一直往家的方向走,佳佳也一直跟着,佳佳只有一个不大的行李箱,滑行行李箱的声音也传进了老奎耳朵里,老奎回头看,是那个火车上的小女孩,但是,佳佳的头却低的很低,老奎并没有理会那么多,还是继续向家的方向走。两个人不可能不会遇上吧,老奎进了自己单元的电梯,佳佳同时也进了相同的电梯,老奎到达了家的楼层,出了电梯,拿出钥匙,而佳佳,站在电梯的门口,老奎开门时像电梯的方向看了一眼佳佳,佳佳只是呆呆的站在电梯间门口,老奎开了门就进了家门,重重的关门声,惊到了佳佳。屋内,老奎几日的劳累使自己的身体吃不消,重重的躺在床上。这次,老奎睡了很久,这次并没有做噩梦。)

  (第二天,清晨,一个雨天,老奎在床上,接到一个电话,是高老板打来的。)

  高:(很严肃的声音)老奎,沈老师今天早上去世了,你有时间的话,过来看看吧!(电话很短暂,没几句话就挂断了。)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