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谁先认真谁就输

谁先认真谁就输

宁以辛 著

连载中免费

谁先认真谁就输,这个故事看起来很真实,不是爱了就能在一起,也不是谁先认真谁就输,或许我们在生活中,爱情中,很多时候都会无奈,会感到无法自拔。但是要追求一个人的心,就要找跟你同频的,才去结合,这辈子你不后悔。

18.813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3/14

免费阅读

  谁先认真谁就输,这个故事看起来很真实,不是爱了就能在一起,也不是谁先认真谁就输,或许我们在生活中,爱情中,很多时候都会无奈,会感到无法自拔。但是要追求一个人的心,就要找跟你同频的,才去结合,这辈子你不后悔。

免费阅读

  这天下班之后我就回到宿舍,躺靠在椅子上,拿出手机看着莫言的小说《丰乳肥臀》,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韩雪给我发来一条微信,问:“在吗?”

  我点开微信回了一个“在”字。

  韩雪说:“下班了没有?”

  我说:“下了?”

  她问:“在干嘛呢?”

  我说:“看小说!”

  她说:“快过来205帮我。”

  我说:“这个不好吧!”

  韩雪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女朋友,也是我以前喜欢的一个姑娘,经过百般纠缠之后我还是放了手让他们苟且偷欢。

  “有什么不好的?”

  “所谓朋友妻不可欺,这样是不是太对不起邱泽了?”

  邱泽他是我的小学和初二时的同学,也是我的同村好友,从小一起长大到打工的好兄弟。

  也不能说他抢了我喜欢的姑娘,要怪只能怪我天生五官不优秀,不会套路玩女人。

  她发过来的微信显示着“我们已经分手了。”的字样。

  他们分不分手我不关心,因为这已经是意料中的事情。我从来都不相信距离打败不了感情。

  现代人早已不是好几年前的那般单纯,一言不合动辄就是分手,那管他几年的感情。

  反正我觉得没有什么现代人的爱情真的很难经营下去,结婚好几年的人,不管小孩有多大,不为小孩考虑,说离婚就离婚。

  邱泽因为要回家过年辞掉了酒店传菜员的工作,等他回来酒店已经不欢迎他了,只能离开这里,到其他地方找工作,然而感情也因为离开而斩断。

  我回了她这个,“。。。。。。。”

  她说:“一句话,来不来?”

  我说:“真的不好吧!”

  她说:“都说我们已经分手了,爱来不来。”

  我说:“好好,等我换一下衣服就来。”

  我脱下那又大又丑的工作服,换上一双球鞋,床上一条蓝色的卫裤。为了搭配那条蓝色的卫裤,我特地到夜市花了五十块钱买了一件蓝色的外衣。

  换好衣装之后,我就小跑到里离宿舍八九十米的酒店去,穿过玻璃门,走进电梯去到二楼她的205包厢。

  刚到她的包厢,她就问:“怎么现在才来啊?”

  “我换了衣服就……就来了。”我说。

  “你帮我洗杯子,杯子在洗手间,我去拿餐具。”她说着就走出了包厢。

  韩雪她长这一双单眼皮的狐狸眼睛,身材妖媚,口齿伶俐,专门勾引男人,跟她交往和追求她的男人不计其数,只是都没有找到便宜,我也是其中一个。

  我完全是被她的妖术蛊惑,情不自禁的想要把她搂在怀里给她我的世界,想要轻轻的吻着她的嘴唇。她的妖术蛊惑我,却又不让我的阴谋得逞。

  遇到这种女人算是我倒了八辈子的霉,我活该在她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变得人模狗样,独自悲伤。

  等她把餐具拉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把杯子全部洗好了,不知道做什么,从来没有去过那么高档的地方,服务员干得活更不知道是什么。

  我找个椅子坐着拿出手机继续看着小说。

  等她拉餐具回来之后,就吩咐我说:“扫把在门边,你扫地,我摆台。”

  我没有说话,马上就行动,拿起扫把挪移着椅子扫那些有钱人一餐就吃掉我的工资留下的垃圾,好多的中华牌香烟烟头烟盒,一地的啤酒瓶、饮料瓶、红酒瓶,花鲜壳、红虾头、鱼头刺,看着我都恶心。

  我平时话不多言,跟女人在一起更不用说了,从来跟女人说话都是支支吾吾的,尤其是从来没有说过话,谋过面的女人。

  跟韩雪至少要好一点,因为在我加了她的微信后,每天早上缠着她聊天,对她言爱,她已经算不上不认识或着不熟的女人。

  当初她和邱泽当着我的面搞地下恋情,好像是把我当做傻瓜,好像他们不说我永远也不知道一样,虽然我没有什么高等文凭,但是我还是认识察言观色这四个字的意思。

  也怪我是个二B,还能包容他们那么长久的地下恋。

  从一开始的时候,我认为我泡她是手到擒来的事,谁知道邱泽那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喜欢一个人不说出来,让我跟她喜欢同一个女人都不知道。

  非要等到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才对我坦白从宽。

  “你和邱泽有联系吧?”她边摆着筷子架边问我。

  “没有。”我停下手中的扫把。

  韩雪问:“你知道他们哪里吗?”

  我说:“不知道。”

  韩雪问:“你干嘛不跟他们联系了。”

  我说:“忙读书。”

  韩雪说:“好吧!”

  他们在哪里与我无关。在我眼中真正的兄弟情义哪怕十年不见面,不联系,他日再见的时候也会一见如故,情深似海,当初的情义不会不丝毫的改变。

  突然间,宋兰娜一下推开包厢的门,嘴中还说到:“小雪,你家的客人什么时候走的。”

  韩雪回答说:“刚走。”

  她突然间看到我在一角扫地,就起嫉妒心的说:“哦!邱泽刚走你们两个就搞在了一起,你信不信我告诉他!”

  我解释着说:“我是无辜的,我们也是清白的。”

  韩雪对着她说:“滚,我才没有你想的那么龌蹉。”

  她有些吃醋的语气:“是清白的,那干嘛不去帮我了?”

  我说:“刚才我来的时候不是看到一个刚招来的传菜员在帮你吗?”

  宋兰娜说:“她帮我你就不可以帮我啊!”

  我说:“你又没有告诉我。再说只有一个我,叫我怎么帮两个人?”

  韩雪赶紧去到她的面前,推着出门说:“去去,赶紧干活去。”

  她出门嘴里边唠叨着:“哼,重色轻友,看我不告诉邱泽。”

  宋兰娜走后,韩雪继续摆着台,我把扫堆在一起的垃圾铲进垃圾桶里。

  韩雪她说:“她就是个疯子,不要理她。”

  我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干着活。

  她说:“你扫好地后,擦杯子。”

  “哦。我没有擦过耶!”我说着边把垃圾放到包厢的门口。

  “过来我教你。”她边说边拿着一个杯子做示范,用左手拿着抹布的一端,然后把高脚杯的底部放上去,又用右手拿着抹布的另一端,把它放进杯子里,用大拇指摁住,然后一直转。“就这样,这样。你擦了之后看一下有没有擦干净,不要留下指纹。”

  “哦。”我笨手笨脚的拿起杯子和抹布擦了起来,她继续摆台。

  等她把台摆好之后,我才擦了两个,她走到我的面前,拿起另一张抹布,说:“拖把在门口,你去拿来拖地,我来擦。”说着她擦了起来,我只好言听计从的去拿拖把拖地。

  等把包厢收拾妥当之后,我和韩雪关了等就离开,路过201包厢时候,她非要去看看宋兰娜有没有收拾好。

  她推开包厢的们,就说:“娜娜,还没有搞好,你看我多快。”

  正在铺台布的宋兰娜生气的说:“滚,看我不去告诉邱泽。”

  “无所谓呀!反正我们已经分手啦!”她一口妖娆的声音,就像一味毒药,听着就受不了。

  “去去,不要打扰我搞卫生。”宋兰娜边铺边说。

  “那不打扰了,拜拜。”还是那种口腔,挥挥手带上门,我们一起离开了。

  我拿着一大袋酒瓶子,她拎着垃圾袋,从员工通道离开了。

  等我们把垃圾丢了之后,就各自分道扬镳的离开酒店,她一句谢谢都没有留下,只说了一句:“拜拜。”

  我说:“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你回去吧!”说着就装作一副很有气质的走姿离开了。

  我拿出一支烟点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两口,然后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宿舍走去。

  韩雪跟她爸爸住在一起,也不知道她爸爸干的是那行当工作,从来都不想知道别人的家事。

  这样的姑娘明明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东西,可就是想要去给她疼爱,想要从她身上索取到一些什么。

  但是从一开始到最后,我们彼此都没有手牵手过。

  她当初跟邱泽谈恋爱的时候,很委婉的告诉我说:我们不适合做男女朋友,只是适合做普通朋友,你给不了我想要,你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陈词滥调,就直接问她,说: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她回答说:对。

  我们是谁,她还隐藏的说:秘密。

  哪里来的那么多秘密,就算是秘密我也知道,因为我懂得去观察身边的一切事物。

  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个我曾经认为是好朋友的人会在我的背后捅我一刀,捅了我一刀也就算了,还往我伤口上撒盐,叫我不要说疼。

  当初说明一切都好办,可以跟他什么所谓的公平竞争,谁知道他非要偷偷摸摸的给我一个措手不及。

  在我每天看书没有时间跟她聊天的时候他就跟她瞎用微信逼逼,真的完全把我当做书呆子,深夜十二点还在不停的吹,我只要一把头往下看,就赶快把手机遮挡起来,好像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我回到宿舍已经十点左右了,然而原本三个人住的宿舍在他们搬走后只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信幸好在几天后又招来了一个人,解除了我一个人的孤单。

  回到宿舍关上灯后,就又拿出手机继续看小说,看着看着完全忘了自我,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十一点半。

  每天都十二点睡的我,总是把我早上五点到六点这一时间段就自然特异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从来都没有在六点之后醒过。

  感谢高中是用的闹钟,感谢它培养出了我这一项了不起的特异功能。

  在突然间,我的微信有提醒,显示:注定~一人请求添加为好友。我点开一看,头像是宋兰娜的头像,二话没说就点了同意。

  觉得有一点莫名其妙,她怎么会有我的微信号了?一看添加好友来源,群聊。原来我跟她在一个群,现在才发现。

  刚同意她就发了一个:“还没睡啊?”过来。

  我迅速的回了“嗯嗯。”两个字。

  她说:“知道我是谁吧!”

  我说:“宋兰娜。”

  她说:“知道我干嘛加你吗?”

  我说:“不知道?干嘛?”

  她说:“你明天晚上可不可以帮我收拾包厢???”

  我说:“这个嘛……不太适合吧!”

  她说:“有什么不适合?”

  我说:“我这样做不好吧!毕竟你是我好朋友江梓浩的女朋友。”

  她说:“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说:“不可能吧!你们的感情不是那么的好吗?”

  她说:“感情再好也会分手,像小雪她不是也跟邱泽分了手吗?”

  我说:“好吧!”

  她说:“好吧!是好还是不好,说,你就直接说,明天要不要来帮我。”

  我说:“真的不适合吧!就算你们分手了,也没有分几天,万一他还要想跟你旧情复燃了?”

  她说:“不会的,我们已经说好了的。真的没有关系的。”

  我说:“……我觉得不保险。”

  她说:“什么不保险,搞得好像是偷情似的。”

  我说:“…………”

  她说:“就这样说好了,明天晚上过来帮我,不见不散。晚安了,我要睡觉了。”

  我说:“………能不能不要这样???”

  她说:“不行,明天早上必须来!!”

  我说:“想想。”

  她说:“哼,不来后果自负。”

  她是我这一生遇到最奇葩的女人,城府深得我都不敢相信,套路也是一套一套的,先设好套路让我钻,又挖好陷阱,在里面铺满鲜花倒满红酒让我往里面跳。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的根本原委,有的事情也是逼不得已,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不会陪她玩这一场游戏,谁先认真谁就输的游戏。

  可是一切已经回不去,这场游戏一开始就不能退出,只能把它玩到结束,分出胜负,如果中途想要退出,那就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至于筹码,无论多少,全盘托出。

  过程虽然扣人心弦惊心动魄,但最重要的还是结婚。

  ——END——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