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农女不替嫁

农女不替嫁

晓风趴月 著

连载中免费

农女不替嫁讲述了萧瑾和上辈子最憋屈的事,莫过于那刚过门还未见过面的妻子红杏出了墙,以至于他成为了全京城最大的笑柄,重来一世,他发誓一定要揪出那个小女子,以振夫纲。穿越来的某女表示很无辜:你的夫人不是我,红杏出墙的也不是我,求放过好吗!某女无语望天,穿越到家徒四壁就算了,还是可以带领全家奔小康!可这个神经病是谁?求带走!

50532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15

免费阅读

  农女不替嫁讲述了萧瑾和上辈子最憋屈的事,莫过于那刚过门还未见过面的妻子红杏出了墙,以至于他成为了全京城最大的笑柄,重来一世,他发誓一定要揪出那个小女子,以振夫纲。穿越来的某女表示很无辜:你的夫人不是我,红杏出墙的也不是我,求放过好吗!某女无语望天,穿越到家徒四壁就算了,还是可以带领全家奔小康!可这个神经病是谁?求带走!

免费阅读

  隆冬,深夜。

  天空隐约可见片片雪花飘落。

  一个破旧土坯房的农家里,矮胖的老太太正抱着一张填充着干稻草的粗布褥子翻来覆去。

  “老头子,若不是来拿孝敬银子,打死我都不到这里来,你看看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破烂玩意儿!可冻死我了。”

  回应她的是一阵鼾声。

  老太太白了一眼旁边睡得正香的老头子,烦躁得坐起身来,双手双脚朝老头子的方向胡乱蹬着,可她又不敢真蹬,只能以这样的方法出出心中憋闷的气。

  不过,今天也不算完全不顺心,她把那个小兔崽子解决了。

  她大驾光临来到这里,那小兔崽子居然不领情,还敢在暗处阴阴地瞪着她,简直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这不,临近晚饭之时把她骗到了林子深处打晕了,让她冻死得了。

  反正这吃不饱穿不暖的村子里,冻死一两个小孩子是常见的事,等到她儿子发现的时候,说不定尸体都被野狼给吃了。

  一想到这,她不禁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寒风呼呼地吹着,把房间那张破旧的木窗吹得沙沙响,风中呼啸的声音犹如恶鬼嚎叫一般,让人身心都感到寒意。

  老太太瞥了一眼窗外,身子刷的一下躺了下来,得了,睡不着也得睡,她不能和自己的身子过不去。

  等等,刚才那是什么?

  她心中一惊,慌忙又看向窗外。

  只见一白色身影出现在窗外,空空荡荡的衣服随风飘荡,头发散乱着,垂在身前,把整张脸都遮住。

  老太太吓得一个激灵,直接坐了起来,缩在床头的角落里。

  她紧闭着双眼,不敢再看外头。

  这是幻觉吗?天杀的小兔崽子!都死了还来闹腾!

  她闭着眼睛等了半晌,都没有听到房间里有动静,于是微微睁开一只眼睛,想瞧个真切。

  窗外什么也没有。

  呼!

  果然是看错了,老太太拍了拍胸口,又躺了下来,往老头子身边挪了挪,紧闭双眼不敢再睁开。

  姜小念在窗外等了半晌,都快冻僵了,这老太太怎么没动静了?还以为会听到凄厉的惨叫。

  趴到窗户上一看,她居然又睡了!

  靠,心真特么大啊!

  她抓了抓手上的药粉包,悄悄往房中溜去。

  隐隐听到微微啜泣声和男人的低语声。

  来到老太太睡着的房间,轻轻洒了一点药粉在老太爷的鼻尖,酝酿了片刻之后,把头发拨到身前,垂到老太太的脸上。

  冰凉轻柔的触感让人毛骨悚然,仿佛传说中那夺人魂魄的鬼草,随时都能缠上脖颈。

  老太太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边抖边推着老太爷的身子,哆嗦着道:“老头子,你,你醒醒,你帮我看看,床头,床头是不是有东西?”

  老太爷的身子岿然不动。

  “冤有头债有主……冤有头债有主……杀人偿命……”

  声音伴随着风声,显得阴森而恐怖。

  老太太整个身子一弹,像受惊的老鼠一样,直接缩到了床尾。

  本来就快要散架的破旧木床被她沉重的身躯一晃,嘎吱嘎吱响。

  微微睁开眼,只见一身着白色衣裳的长发鬼立在床边,身形还很小,五六岁的模样,长发掩藏之下的眼睛瞪得老大,正死死地盯着她。

  “啊!”

  一声惊呼之后,老太太直接晕了过去。

  隔壁听到动静,啜泣声暂停。

  “娘的房间好像有动静,我们去瞧瞧。”

  “我才不去,大虎子都说了,是她把小念带到林子中去的,呜呜,我苦命的娃啊!”

  “好了好了,别伤心了,今天找不到,我们明天再去找找。”

  说话的两人正是姜小念的父母,姜孟良和周慧慧,也是这栋破旧房子的主人。

  姜小念听到他们的说话声,迅速溜了出去,躲在角落里把自己的头发整理好。

  触碰到脖子上的石疙瘩之时,她不禁露出一个笑容。

  这石疙瘩里面有一个空间,刚才还救了她的命。

  她本在林中被人追杀,因跑得太急,磕在了一块石头之上,晕了过去,结果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居然穿越了,而且还穿越到了一个小萝卜头身上。

  好不容易接受穿越这个事实,结果却因为自己的身子已被冻僵,根本动不了。

  正当她感叹老天不公,以为自己的生命要再次流逝之时,她的脑海中,蓦地呈现出一个空间来,里面很空旷,杂草丛生,乱七八糟地散落着一些杂物。

  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临死前的幻觉,伸头往里看了看之后,提步走了进去。

  走进之后,才看清楚那些散落在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躺在她面前的是一件冰丝睡衣,而不远处有几把手枪、刀具、药包和几身黑色皮衣,有男款有女款,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她看到地上躺着一个zippo的打火机。

  这简直是雪中送炭!

  她连忙捡起刀子,往前方不远处长满杂草的地方走去,吭哧几下,便割了一大把荒草下来。

  用打火机一点,一股暖意顿时包裹着全身。

  姜小念揉了揉自己的双腿,发现本来没有知觉的双腿,现在居然感觉到了一丝温度,不禁喜上心头。

  她赶紧捡起那套本来属于她的白色冰丝睡衣,迅速套在了身上,虽然很薄,可蚊子虽小也总归是肉,就是大了不少,显得有些空空荡荡。

  至于那些黑色皮质夜行衣,她打算回家洗洗刷刷之后再另行处理,上面一股汗味,她很是嫌弃。

  在空间中把身子烤暖和之后,她便好奇地在里面探索,结果发现除了刚进门的那块荒地之外,其他地方都有着一堵无形的墙,根本无法过去,那些看似空旷的地方,都是可望而不可即。

  她没有在空间中呆多久,小跑着回到了家中。

  她保留着原主的记忆,没想到一个老太太的心思这么狠毒,居然忍心对自己的亲孙女下手,感到既震惊又愤怒。

  不能帮原主血债血偿,那也要给她一个教训,不能让原主这样白白的没了。

  整理好头发之后,她赶在姜孟良和周慧慧出房间之前,出现在门口。

  至于那老太太,就让她冻一晚上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