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顾老师,放学别走!

顾老师,放学别走!

一生花落 著

连载中免费

顾老师,放学别走!讲述了前生,她是奴,是婢,他是王,是尊贵的象征。她贴身照顾他,为他披荆斩棘,只为帮他重夺那最尊贵的位置。不曾想,待他成为人上人之时,便是她心碎之日。今生,我用我的不得好死换来世与你不再相遇。最后,她竟是连尸骨都不愿留给他。来世,一切故事重新开始。

45.901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15

免费阅读

  顾老师,放学别走!讲述了前生,她是奴,是婢,他是王,是尊贵的象征。她贴身照顾他,为他披荆斩棘,只为帮他重夺那最尊贵的位置。不曾想,待他成为人上人之时,便是她心碎之日。今生,我用我的不得好死换来世与你不再相遇。最后,她竟是连尸骨都不愿留给他。来世,一切故事重新开始。

免费阅读

  传说在公元360年,黄河以南地区,曾有一国,名曰“汉逸”,那里地广人盛,百姓安居乐业,商业发展繁荣,一时名盛天下。

  在此之前,这里曾经是战乱地带,烟火满天,民不聊生,可就在这样战火纷飞的时代里,救世主出现了。

  步逆溢,他是如今汉逸国的国君,也是拯救整个天下太平的盛世之主。

  如今的汉逸国,一片繁荣昌盛,人人都过着安逸美满的日子,整片江山,上至尊主下至平民都呈现一片和谐幸福的景象。

  汉逸国后宫。

  烟火漫天,处处张灯结彩,鸣锣鼓喧天,二十四响炮齐鸣,整个后宫热闹非凡。

  今日是中秋佳节,团圆节日,自然是热闹不已。

  穿过悠长迂回的走廊,可见一个婢女行色匆匆的走来。

  推开雕刻着锦绣花纹的大门,急忙忙的走了进去。

  一袭墨绿色的薄袖罗裙,头饰简单,但却衬得其面色如玉,清秀不已。

  “娘娘,安好。”心初抬眼偷看了眼依然坐在八仙桌上,低头刺绣的主子,有些犹豫的问候。

  闻言,游奢颜抬起头,看向她。

  好一双盈盈如水的眼眸,眉眼若山,此时眉头紧锁,为她消了几许的妩媚,反倒添了几丝惆怅,令她整个人看起来,愈加的楚楚动人。

  “这么久了,还如此的不长进,有什么事情如此着急。”

  游奢颜面无表情,只是抬头睨了心初一眼,便继续低头专心忙活手中的还没绣完的鸳鸯。

  心初见她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有些愤愤不平,“娘娘,今天是中秋佳节,圣上派人来请娘娘一同去宴席,娘娘你,你怎么就拒绝了,如今,圣上大怒,你这又是何必。”

  心初头低低的,说到最后,几乎听不到她的语声。

  游奢颜闻言,顿了顿,继而继续绣着手中的花纹,漫不经心道,“不过就是个节日,我去了,反倒是坏了大家的兴致,不去也罢。”

  “可是,娘娘这么做,明显是没把圣上放在眼里,娘娘你不知道,刚才在宴会上,圣后娘娘就借机奚落娘娘,说的可难听了,心初都听不下去了。”

  听着心初那抱怨的口吻,游奢颜不禁放下手中的刺绣,抬眼看她,无奈的笑了笑。

  “这样的话,你又不是第一次听,怎的今日就如此的气急。”

  “那不一样,平常圣后娘娘虽然会在圣上面前说娘娘的不是,可是谁都知道,圣上根本就没有放在心里,可是,今日不同,奴婢看的出,圣上真的是动气了,脸色难看极了,奴婢也是担心娘娘。”

  游奢颜笑了笑,“他要怎么想与我又有何干系,左不过是禁足罢了。”

  心初听着自家主子那一副不在乎的口气,就觉得心里憋的慌,不禁撇撇嘴,“娘娘,你这又是何苦,圣上他对你已经是格外的开恩了。”

  游奢颜苦笑了笑,“我从不稀罕。”

  她的话一落,心初也便知道她的意思了,看来,要让她向圣上低头服软,怕是不可能了。

  游奢颜继续拿起绣品绣了起来,再无说什么。

  心初见她又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也不便再说什么,只能叹了口气,悄悄退下。

  门被缓缓的关上,屋里立马陷入了一片幽暗,游奢颜只觉得眼前视线暗了许多,一不小心,细细的短针便刺进了手指里,顿时鲜血冒出,她只觉得手指处传来一阵的轻轻刺痛,将手指含进嘴里,眼眸一片幽暗。

  夜已深沉,挽月楼却还是红烛高照,整间屋子里亮堂堂的,红烛摇曳,明晃晃的烛火照乱了床上坐着人儿的心。

  游奢颜只眼看着窗前摇晃高燃的烛火,面上无任何神色,一片的淡然自若,只不过卧于膝上的双手偶尔微微颤抖,显露了她略有紧张的心态。

  她脸色寡白,双眼无神,犹如一只困囚之兔等着狩猎人处置的模样。

  只不过,她太镇定了,似乎已经早就习惯这样了。

  果然,下一秒,门便被大力的踹开。

  一个高大的身影,穿着这世上最尊贵的黄色龙袍,象征着他独尊天下的高贵身份。

  跌跌撞撞的进来,他眯着睿利的双眼,抬头看向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的女人,刹时,眼里崩发出的逼人的寒气,带着熊熊的怒火,恨不得将床上的女人碎尸万段。

  邪眉微扬,一双幽黑的眼眸若古潭般,看不清他眼里的情愫。

  完美到一丝不苟的极致面庞,此时脸上带着醉意,面颊几许红晕,面若琼脂,若不是眼里那摄人的寒意,当真是一翩翩如玉的谦谦君子。

  没错,看到这男人的第一眼,所有人都会被他英俊潇洒,温润如玉的面孔所欺骗,可只有真正接触过他的人才知道,他是一个怎样心狠手辣,狠戾无情之人。

  游奢颜看着眼前俊朗的面孔,嘴角不禁扬起一抹讽刺的笑。

  步逆溢看着床上嘴角含笑的女人,若不是他太过了解她了,还真会被她这样极具风情,笑靥若莲的模样所吸引,只不过,她眼里的嘲讽令他觉得刺眼极了。

  一个大步,他便生生的将她推于床上,手紧紧的掐着她白皙如玉的脖子上,双眼红的滴血,鬓角处的青筋凸起,可见他是动了多大的怒火。

  “游奢颜,你当真认为本尊不敢杀你吗?”咬牙切齿的话语自他薄薄的红唇中吐出,一副恨不得立马将她掐死的怒样。

  游奢颜被他紧紧的掐着脖子,脸色红润一片,整个人上浮着,一时间竟吸不了气也吐不出气,憋的她脸色已经发着不正常的红。

  可她眼里仍是一片的不屑,嘴角费力的扯出一抹轻蔑的弧度,吃劲道,“有本事,你就动手。”

  话落,便缓缓的闭上眼,一副任凭处置的模样。

  步逆溢见她如此满不在乎的样子,心中的怒火烧的愈加的浓烈,手上的劲也愈加的强。

  游奢颜只觉得脑袋一片的轰鸣,眼前越来越暗,喉咙处哽着,脸开始红肿,额上的筋也逐渐的冒出。

  她心里突然变的很平静,嘴角微微的下扬,似乎有一种就快要解脱的样子。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