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幻想 → 重生之平民千金

重生之平民千金

沁瑟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之平民千金讲述了云馨被人陷害污蔑,当做疯子关进了精神病院,最后只为了见心爱的男人一面,被从高楼下推落身亡,后来她重生到了十年前,刚刚从乡下被接到了繁华的都市,面对着上辈子害死她的继母和继妹,默默守护她三年的男人,以及曾经被她深爱过却又将她推向万劫不复的男人,她要如何重走人生路?与父亲的误会,母亲身上的谜团,继母刻意安排给她的那些“惊喜”,当披荆斩棘的破开一个个谜团之后,当重新遇到不同人,看到不同的风景之后,她的人生,又会有着怎样的精彩?

43.869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23

免费阅读

  重生之平民千金讲述了云馨被人陷害污蔑,当做疯子关进了精神病院,最后只为了见心爱的男人一面,被从高楼下推落身亡,后来她重生到了十年前,刚刚从乡下被接到了繁华的都市,面对着上辈子害死她的继母和继妹,默默守护她三年的男人,以及曾经被她深爱过却又将她推向万劫不复的男人,她要如何重走人生路?与父亲的误会,母亲身上的谜团,继母刻意安排给她的那些“惊喜”,当披荆斩棘的破开一个个谜团之后,当重新遇到不同人,看到不同的风景之后,她的人生,又会有着怎样的精彩?

免费阅读

  “小姐,麻烦出示证件?”当门口那戴着白手套的保安拦住了她时,云馨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比平时快了几百倍。

  “啊,啊……”云馨沉着的取下了脸上的口罩,比划着手指,指了指身后的推车,做了个铺开的动作。

  “你是负责宴会桌布的?你不会说话?”负责警卫的小哥看到她这个样子,顿时为难了起来,正要再仔细盘问,手上的呼机却又催命般的响了起来,“小王、小王,你那里怎么样……”,于是他只能先挥了挥手,放云馨通过了,“婚礼下午就要举行了,你赶快进去帮忙布置会场,布置好了就到休息区呆着,不要乱走,等会儿会来许多人的。”

  “啊,啊……”云馨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然后带上了口罩,感激着双手合十的对着警卫小哥作了好几个揖,这才佝偻着身子拖着拖着慢慢的走了进去。

  “奇怪,这哑女长的好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似地。”小保安看着云馨的背影,自言自语的一句,然后很快忘了这个插曲,拿着呼机回话道,“一切顺利,没有看到乔装的记者混进来。”

  **

  通过安检,云馨弯着腰,安静的推着小车从巨大的庭院走过,用眼角的余光看着紧张有序的忙碌着的工作人员,修剪的整整齐齐的草坪和灌木丛,随处可见的粉红色缎带,用百合花和玫瑰扎起来的巨大拱门,拼成囍字图案的鲜花,湖中游过的成双成对的天鹅……这一切都在说明此处正在筹办着一场巨大的婚礼,可一切都与她无关。

  尽管,这里是她的家。

  尽管,这一切原本都属于她。

  “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从法国空运过来的香槟还没到?还有,这是什么,这么丑的东西怎么也敢放在这里?拿走拿走!”正发呆着,一连串颐指气使的叫骂声打断了她的沉思,云馨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那个穿礼服的女人,立马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拉高了口罩。

  “胡助理,香槟的事情我们已经在催了,那边说飞机因为天气的原因有所延误,不过下午两点之前一定能够送到。至于这个花篮,这,这是云小姐的歌迷会送的,好歹也是一份心意,你看……”旁边的工作人员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被找茬了,已经下意识的就抖了一抖,一边擦着汗一边点头哈腰的陪着不是。

  “催什么催,我不要解释,借口人人都会找,现在的关键是如果酒不到,下午的婚宴怎么办?难道你就让我们拿着超市里几百块钱一瓶的地摊货去招待客人吗?!这个脸你觉得是云家丢得起还是孟家丢得起?!”那个姓胡的女人伸着长长的指甲,几乎都要戳到工作人员的鼻子尖了。

  “我,我……”云馨看着那个工作人员脸都憋得通红,显然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但最后却还是忍了下来,“我这就去机场守着,飞机一到,即可用最快是速度装车,绝对不会耽误婚宴。”

  “这还差不多。”那个女人哼了一声,高高的仰起头,像一只骄傲的天鹅。

  “那这个花篮的事……”工作人员松了口气,小声的指着一旁的花篮问。

  “拿掉!这么廉价的东西放在这里,多难看。换掉换掉,把荷兰空运过来的那些紫玫瑰放在这里,云小姐最喜欢这个了。”胡助理毫不犹豫的挥手说道,然后根本不管旁边人的脸色,直接拿着电话走开了,“啊,是夕儿啊,你放心,外面的东西我都帮你看着,那些上不了档次的东西我统统让他们丢掉了,绝对不会破坏你的婚礼的整体格调的……”

  “该死的暴发户,眼里除了钱之外还有什么!”云馨走到那个几乎石化的工作人员身边时,听到他这样愤愤的骂了一句,嘴边不禁勾起一个浅浅的微笑。

  曾几何时,她也是这样天天被人咒骂着的。只是那时年少无知,不懂得这句话里的厌恶和鄙视,还单纯的相信那个女人告诉她的这只是因为那些人的嫉妒而已……

  那时的我,真傻!

  工作人员骂完,才意识到云馨正走过他的身边,于是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低低辩驳道,“那些个孩子凑钱买这个也不容易,我女儿也是云小姐的歌迷,我是看着她省了一个月的早点钱捐出去的,就是为了希望能让她开心点……”

  “啊啊啊……”云馨点了点头,然后比了几个动作,那工作人员见了之后大大的松了口气,“原来你是哑巴啊,这就好,这就好。呃,我的意思不是那样的,我的意思是,你能明白这些就好了。唉,那些个暴发户,只知道钱啊名牌啊,根本不懂得真心的可贵,人人都说那云小姐好,我看她还不如你……”

  工作人员知道她是哑巴,忍不住又多唠叨了两句,这才拿呼叫器喊了其他人来搬东西。云馨推着小车点头笑着从他身边走过,心里却一片苦涩。他不知道,她原本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甚至比她们更彻底的迷恋名牌,更加暴发户。

  虽然她现在明白这一切,可什么都晚了。

  云馨慢慢的推着小车进了临湖的四层小楼,然后按照指示放好了送进来的桌布,接着便假装要去厕所,然后趁人不备溜进了安全入口处,用随身带着的发卡捅开了那道锁。

  要论熟悉,这里没有人比她更熟悉这里的一切,因为这栋楼原本就是她十八岁生日的礼物,甚至,连外面的那片人工湖,也是父亲应她要求挖建的。她在这里生活了六年,直到两年前,被当成精神病人绑了出去,塞进那不见天日的疗养院……

  想到当时的情景,云馨的手忍不住都抖了起来。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顺着楼梯一层层往上走。为了这一天,她已经谋划了很久,虽然她在精神病院呆久了,连自己都怀疑自己有些不正常,可是在大多数时候,她还是要工作人员拿给她各种各样的杂书,从里面学习了很多以前她从来不曾注意的东西,例如乔装打扮,例如手语,例如走路的姿势,例如拿发夹卡片铁丝开锁……

  她最初只是准备逃离精神病院而已,可是自从三个月前看到那张公布婚讯的报纸之后,她改变了主意,在逃离了精神病院之后不但没有按照原计划离开,而是想办法潜入云家。

  她想见那个人,她想要去问他,为什么,他会娶别人!

  咔嚓!太久没有打开的安全门被打开时,发出了干涩的响声。她用颤抖着的手握住那门把,用尽全身力气,慢慢的打开了那道门。

  咯吱咯吱咯吱……随着门的响动,眼前的视野在不断的变大,熟悉的走廊是,陌生的地毯,陌生的吊灯,陌生的壁画,以及,陌生的他。

  云馨站在那里,看着斜靠在墙壁上的他,一身笔挺的西装让他显得更加玉树临风。当年青涩的眉眼已经渐渐隐去,刀刻般深邃的五官盛满了男人的成熟。

  “孟……非。”云馨愣了愣神,看着意料之外的他,过了很久才叫出他的名字。

  装哑巴太久了,连她自己都差点忘记自己会说话。

  **

  云馨在云家附近已经潜伏了很久了,她从垃圾桶的碎纸屑里翻出了会场安排图纸,其中就有标明化妆间的位置。那张潦草的图纸在别人看来也许是一头雾水,但是对云家布局了如指掌的云馨很快就判断出了具体位置,并且按照妹妹云夕的心里,猜出了化妆间的位置。

  为了报复她,或者示威,云夕肯定会选她最喜欢的地方当临时化妆室。云家人都知道大小姐最喜欢临湖小楼的四层,那里当初除了她和她的男朋友孟祈之外,她谁都不允许上去,所以现在抢走了她一切的云夕,肯定要站在那里才肯罢休。

  她要用自己的胜利,来彰显云馨的失败。她要抹掉一切云馨存在过的痕迹,来防止有人再提起她。

  所以,这里改了所有的装潢,除了走廊的位置不能动,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连人都变了。

  云馨站在那里,浑身抖得说不出一句话,一张嘴全是一连串的呜咽。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儿?”孟祈看着忽然出现的女佣人,眉头不禁皱了皱,声音里带着世家子弟惯有的高傲。

  云馨捂住了嘴,慢慢的蹲下去,眼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倾泻而出。

  十年前,她与他第一次相逢时,他问的第一句话也是这样。

  “你,”孟祈看着忽然就蹲下去哭泣的女仆,惊讶的闭上了嘴。但是下一秒钟,他想到了某种可能,顿时上前踏出了一步,“云馨,是你对不对?一定是你,我就知道今天你一定会出现的,你绝对不能乖乖的在呆在疗养院里……”

  他的声音迅速的从高亢变得成了低喃,那最初不能自已的激动与欢欣就像是落入沙漠中的水分一样,倏的就不见了,留下的只有溢于言表的厌恶,“你来做什么!”

  是啊,她来做什么?他们早就在多年以前就分手了,那些所谓的爱恋只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他跟她在一起只是为了云家的财势,所以没有了姐姐,妹妹也可以,是不是?

  “我来问你,你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云馨擦干了脸,慢慢的扶着墙站起来,仇恨的盯着他,“你说过不会娶她的!”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幻想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