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销售人生

销售人生

三毛A 著

连载中免费

销售人生讲述了王浩在业务员这个岗位上是怎样施展才华,历尽人生坎坷,尝遍世间人情冷暖,有事业上成功的喜悦,也有情感上所遭受的创痛,家庭破裂,妻离子散。在这个看似高尚的岗位,实则污秽不堪,鱼龙混杂,良莠不一的环境里,主人公如何洁身自好,虽有过迷失,最终还是出污泥而一尘不染,正大光明,笑看众生!

98.813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27

免费阅读

  销售人生讲述了王浩在业务员这个岗位上是怎样施展才华,历尽人生坎坷,尝遍世间人情冷暖,有事业上成功的喜悦,也有情感上所遭受的创痛,家庭破裂,妻离子散。在这个看似高尚的岗位,实则污秽不堪,鱼龙混杂,良莠不一的环境里,主人公如何洁身自好,虽有过迷失,最终还是出污泥而一尘不染,正大光明,笑看众生!

免费阅读

  那是上世纪的93年3月初。

  从广西柳州开往广州的跨省长途大巴上,坐在前排靠右窗户上的王浩,望着窗外不断往后倒去的田野。三月的南方,阳光明媚。田野上还是去年收割后留下的短稻杆,看上去光秃秃,什么都没有。倒是大巴车在大山上爬行时,看到山野上己开满了野花,绿色的山岭上透露出嫩黄的新叶,让人感觉到Chun姑娘早已将南方大地点缀一新。

  美丽的Chun景,并没有给王浩带来些许欢快心情,缠绕在王浩脑海里的,全是三天前在厂长会议室召开的销售员全体会议。在这次会议之前,王浩刚被厂长撤销供应科副科长职务,而在这次会议上又宣布让王浩领命去开辟新的销售市场,地点就是祖国开放最前沿的深圳东莞一带,时间为三个月,打不开市场,站不下脚跟,三个月后就滚出销售科,下车间当Cao作工,管你是不是大学生。此时,王浩心里还是不能平静,此去深圳,也不知是凶是吉。厂里几年前就分别派过几个销售高手去打东莞深圳市场,其中包括销售科长李智新,广州办事处主任兼副科长罗志强,厂驻佛山办事处主任韦伯,驻江门办事处主任兼副科长吴劲松,哪一个都是响当当的销售高手,他们去东莞深圳都折翼而归,然后才在广州,佛山,江门占山为王。王浩在心里自问:我能行吗?然而,又由不了王浩多想,此去华山一条路,只能成功。

  王浩当时刚过三十而立之年,七年前从偏远的右江煤矿,调回家乡这家省林业厅属下的广西洛清江造纸厂,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勤奋进取,赢得年轻厂长安平平的赏识,并保送去北京参加高考补习班,三个月后考上成大,到武汉一个中国名牌大学进修经济管理专业,两年后学成归厂,不到半年,提拔为供应科副科长,时年27岁。王浩身高一米七,在广西男子中应属中上身高,中等身材,典型的岭南人脸型,高而宽的额头,有点凹陷的眼睛明亮有神,偶尔会闪现智慧的光芒。新来咋到,供销科里第一个大学生,厂长的新宠,来到这个鱼龙混杂,勾心斗角,人心险恶的科室,可想而知,对那些权贵们有多大的冲击!特别是销售科长李智新,他三十五岁,长的皮肤白嫩,天庭饱满,脸型方圆,有点像大富大贵之人,只是他那双有点漂亮的眼睛,透出一股邪气,那走路的姿态,看上去也有些不可一世或者说更有点霸气和玩世不恭的样子。这个人真的是长的够聪明,够霸气,为人也够豪爽,但江湖习性太浓,没有正气。他曾经蹲过五年大牢,老爸江苏人,是南下干部,在厂里当政工科长,李智新母亲是厂财务科副科长,一家三人都撑实权。王浩第一次出差,就与七个销售人员去河南追货款,当时就是由李智新科长带队。第一次到销售科,况且以前自我感觉与李科长关系还不错的王洁,没想到在这次十多天的出差过程中,就遭到李智新科长的排挤和故意在众人面前对他不友好,而且一个月回到厂后,还被人举报打麻将赌博,差点被抓到派出所。好在王浩脑子聪明,当时厂政工李科长(李智新老爸)找他谈话,问他是否赌了没有,王浩告诉老李科长:"麻将是打了,是在火车上打的,当时与李智新科长一起打的,说好赢来的钱拿来吃饭,不知道这算不算赌博?”王浩心中清楚是谁在后面捣鬼,得把李科长捆绑上。这下老李科长马上说:”说好请吃饭的不算赌,属娱乐。”

  大巴突然停下,司机吆喝道:”快下车方便,男的在左边,女的在右边。”王浩从纷杂思绪中醒来,看到同座男青年也站起来,也就赶紧站起来走下车,按司机的安排走到公路左边。

  大山里Chun天的空气真好,让人神清气爽。

  大家匆忙方便,然后舒舒服服伸个懒腰,踢踢腿,弯弯腰,活动活动,然后陆续上车。王浩坐到座位上,没见司机有开车的动静,心里有点纳闷,侧身一看,不见同座,以为他还在车下,一看车门关紧。他哪去了?王浩回头朝车厢后面看,只见后面车厢烟雾弥漫,忙乱一团。同座的那个年轻人,正挤在后面座位上,与另一个年轻人在忙乱着。王浩第一次乘坐大巴去广东,以前在佛山办事处呆过几个月,都是乘厂里小车去的。王浩在好奇之下起身朝后走,只见后面乘客男男女女都在忙乱着。细看,只见他们两人一组,一个人拿着一张香烟盒里面那张铂纸,铂纸贴纸已被撕掉,另外一个人拿着火机,不知在干嘛。王浩走到同座旁,同座朝他笑笑:”朋友,要不要来一口?”

  王浩问:”谢谢!你这是什么东西? ”

  同座说:”抽大烟,很舒服。”

  王浩问:”是不是吸毒?”

  同座马上用手指对着嘴吧晃了晃说:”小声点,讲不得的。”然后,同座继续忙着,王浩站在旁观看。只见同座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纸包,小心翼翼地打开,王浩看到纸包上只有一点点白面粉。同座轻轻抖落一点白面在铂纸上,然后又小心翼翼将纸包包好。接着,只见他拿出一个火机,放在装有一点白面的铂纸下面打火烧,马上将头低下,将鼻子贴近铂纸上的白面一阵吸吮,只是两吸就没了。然后换另外一个继续照样吸。王浩早听说过吸毒,但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毒品和吸毒。

  王浩和同座回到位子上,这时候,司机回头看看,就起动车子。看来,这大巴上吸毒已是习以为常了。大巴开动,同座点着一支希尔顿香烟,大口吸着,然后从鼻孔里喷出白色烟雾,整个人慵懒地靠着背椅,看那样子,真的跟神仙一样舒服。一支烟吸完后,王浩问同座:”你们是市里的人?”

  同座回答:”是的。”

  王浩又问:”你们干嘛的?”

  同座说:”大多数是卖服装。”

  王浩问:”那你们去广东干嘛?”

  同坐:”去广州服装批发市场批服装回柳州。”

  王浩:”那包白粉多少钱?”

  同座:”不贵,才一百元一包。”

  王浩:”一天一包够吗?”

  同座:”差不多吧,吸久的人不够。”

  王浩有点惊叹,心里想,厂里工人一个月才拿一百五十元工资,够养家糊口,可他们一天就吸光了。

  王洁问:”干嘛要吸?”

  同座:”大家一起到广州进货,看别人吸挺有味,好奇之下吸了两三次,后面就离不开了。”

  王浩问:”做生意赚的钱够吸吗?”

  同座:”一般人都不够。”

  王浩又问:”把做生意的钱用光怎么办?”

  同座笑笑:”管它呢,吸了在说吧。”

  王浩无语,想不到这一个大巴车上就有这么多人吸毒,不知道柳州市里还有多少人在吸毒?毒品的危害谁都知道,可偏偏有人去触碰,迷恋,以致家破人亡。看来,吸毒人群大多是有些闲钱的,一日三餐温饱都成问题,谁还会有这个闲心闲钱吸毒呢?王浩第一次孤身一人下广东,就在心里决定:这辈子什么都好做,就是不能碰毒!

  大巴车经过一个晚上不停的奔跑,在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到达广州汽车站。王浩右肩挎着一个旅行包,走出车站。抬头朝前一看,大街中间有一个立交桥,桥那边就是广州火车站。站前广场不大,与京广线北方上的大火车站广场相差很大。不大的广场上人头攒动,人山人海,来自不同地方的农民工,Cao着不同的方言。整个站前广场就是人满为患,人声鼎沸,杂乱无章。

  王浩也是第一次到广州汽车站,他下车只是中转,还要继续乘汽车去东莞。看看汽车站前停着好几辆写着去东莞深圳的大巴,好些拉客的小青年在大声吆喝:”东莞深圳,马上开车!”并对背包拉箱的外地农民工样子的人拉拉扯扯。王浩的穿着与神态,一看就不是那些朴实的农民工,也没人拉扯。他选择一辆比较新的大巴,来到车旁,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对王浩客气地笑笑:”先生坐车去东莞吗?”

  王浩问:”什么时候开车?”

  女人说:”八点半。”

  王浩看看表快八点了,就在站前小店买了几个面包,一瓶饮料,然后走上大巴,找了一个靠窗座位坐下。正闭目养神,忽然听到有女人的惊喊声,王浩睁开眼睛,朝车窗外望去,只见两个二十左右的女孩,分别被两个男人拉扯着朝两辆大巴上走,其中一个女孩带着哭声喊着:”阿静!”另外一个被叫阿静的女孩也叫着:小莲!”眼看就要被分别拉上两个车。王浩看不下去了,向刚才那个三十来岁的女售票员问道:“那两个男青年干嘛的?”

  女售票员说:”专门帮拉客的,这些人很霸道。”

  王浩站起来,对女售票员说:”麻烦你帮我看看行李,我去叫那两个女孩上你的车。”

  女售票员说:”小心点,这些人很凶。”王浩对女售票员笑笑:”谢谢你的提醒!”

  说完话,王浩己迅速下了车,一瞬间就来到拉住阿静的那位青年旁,并叫着:”阿静小莲我总算找到你俩啦。”然后对着有点愣住的青年抱拳用广州话说:”唔哇大佬,哋咳我细妹!”那青年看到王浩气定神闲,非一般打工者可比,还有一口地道广州话,当下就放下拉着阿静的手。王浩马上拉着阿静来到另外一个拉小莲的青年旁,说着对前面那个男青年同样的话叫他放人。可这个青年人高马大,他瞪了一眼王浩,气势汹汹,抓住小莲的手不肯放。王浩看他不肯放人,便以看似缓慢实则迅猛地动作伸出右手,瞬间就搭上对方抓住小莲的那只右手腕,立刻那青年浑身颤抖了一下,放松抓住小莲的手。王浩双手抱拳:”对唔住大佬啦!”那青年还在惊悚愕然中。王浩便带着阿静小莲来到他自己乘坐的大巴旁,询问阿静:”你们俩要去哪里?”

  阿静说:”去东莞?”

  王浩说:”我也是去东莞出差的,相信我的话就上这辆大巴一同去,也有个伴。”

  那个叫阿静的女孩刚才己看到王浩的挺身相救,看他出手制服那个高大男青年的手法,很是惊骇,她相信眼前这个出手相救的大哥哥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好人,她欣然答应。

  选了一个三人座位,王浩与阿静小莲坐在一起,阿静坐在中间,王浩靠中间过道。大巴启动开车,朝东莞方向行进。王浩仔细看了看阿静和小莲,只见阿静皮肤白嫩,五官长的很标致,小嘴巴,玲珑端正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一头秀发披在肩膀上。身材特别迷人,肩平腰细,屁股长的圆满润滑,四肢修长匀称,唯一有点美中不足是胸部不够丰满,不是那种勾人心魂的大胸妹。不过,这样才配得上阿静看去温柔文静的外貌。

  与阿静不同,小莲长的漂亮迷人,白白的圆脸,大眼睛,高鼻梁下一个小巧玲玲的嘴巴。头发齐耳,活色生香。身材丰满,大大的胸部,挤兑着有点透明的黑色麻纱圆领衫,高耸的双峰,中间露出迷人心魂的***丰满屁股,丰腴的大腿,勾魂慑魄。难怪刚才那个高大男青年不舍得放手,这种人间尤物,谁都会心动。

  不过,王浩心里喜欢的女人是阿静类型,这种女人温柔,文静,举止高雅。王浩问阿静:"你俩多大?”

  阿静说:"我今年22岁,小莲今年21岁。”

  王浩问:”你俩是哪里人?”

  阿静说:”湖南人。"

  王浩问:”去东莞做生意吗?”

  阿静说:"不是,去打工。”

  王浩问:”第一次去吗?”

  阿静说:"去年上半年就去了,过年回家,这不刚来。”

  阿静接着问王浩:”大哥叫什么名字?那里人?去东莞干嘛?"

  王浩告诉了她。

  阿静说:”以后我还是叫你大哥吧!”

  小莲也抢着说:"我也叫你大哥!”说完还倾着身体,用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王浩,脸上充满了愉悦的笑容。她倾身之时,圆领张开,两个丰满白嫩的尤物尽显在王浩眼里,让王浩一阵心惊肉跳。

  阿静说:”大哥有空就来看看我吧。”

  王浩说:”这可以吗!”

  阿静和小莲同时说:"可以的,我们都盼望大哥来看。"

  说完话,阿静拿出纸和笔,给王浩留下地址,并特意交待:"打这个电话说找阿静小莲,接电话的人会帮你叫我俩的。"

  不知不觉大巴已到东莞。王浩和何静小莲下车走出车站,何静和小莲叫来一辆带客摩托车,依依不舍地与王浩告别,阿静特别又交待一句:”大哥,记得一定要来找我们俩啊!”

  王浩挥挥手说:"一定会去看两位漂亮妹妹!”

  王浩目送阿静和小莲走远,回头望着这个陌生的小城市。东莞城市建设没有佛山那么好,楼房比较老旧。, 但流动人很多,车站门口有很多初来的人群,估计是来打工的吧。王浩面对着东莞城,心里说:东莞,我来了。然后,在出站口附近小卖店买了一张东莞市地图,看了看,随即招手叫来一架摩托车直接到莞城招待所(来之前负责管东莞深圳片的罗副科长交待过的,并给了两个小厂名片)。开好单人房,向总台服务员借来东莞市电话薄,查找黄页中所有的纸箱厂彩印厂,一个个打电话过去,问明地址方向,如何乘车,找谁联系,并记录下来。这一忙乎,两个小时过去。简单吃个午饭,王浩提着一个小黑包走出招待所,包里面全是各种不同品种纸样。

  王浩穿着一套普通的深色西装,白衬衫打底,系着一条去年结婚时买的红色领带,看上去还挺帅,又显精干稳重。王浩去的第一家就是在招待所后面巷子里的莞城纸箱厂,罗科长给的那张名片是该厂业务员唐小兰,罗科长说大家都叫她阿兰。广东广西两省都喜欢叫人名字最后一个字,前面加上个阿,什么阿英阿花阿明阿忠等等,人人都喜欢,你要叫别人全称反而不高兴。

  王浩来到纸箱厂门口,看了看,往前走到偏避处,拿出随身带的小梳子,将头发梳理一下,然后走回纸箱厂,来到经营部门口,朝里走去,只见一个不大的办公室里有四张办公桌,坐了四个人,两男两女。王浩说明是上午打电话来过的广西纸厂人,找阿兰业务员。这时,靠里办公桌的一个三十来岁,穿着扑素的女人站了起来,并用带有广东口腔的普通话说:”你来啦,我们这地方太挤,到厂里看看说吧。”这时,坐在靠王浩身旁一个四十多岁女人告诉他:”阿兰现在是我们纸箱厂厂长。”原来阿兰今年刚被这个街道企业选为厂长,升官了。

  阿兰厂长做了多年业务员,人也年轻,与王浩差不多吧,普通话在广东人里应该算是流利的了。阿兰带着王浩来到纸板车间里,在唯一的一台单面纸板机前停下,眼睛盯着王浩看:”你第一次来吧,以前你们厂来过几个。我们厂本来就不大,用纸少,再加上你们厂那几个看上去不实在,所以只进了两次,一共十吨不到。”

  王浩也目视着阿兰,这女人说不上漂亮,但长的也让男人喜欢,她看上去文静,贤淑,一头秀发披在肩头上,没有厂长的架子,男人看了会产生怜爱的感觉。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己经结婚,来前罗科长对王浩说阿兰还是个姑娘。王浩谦和又沉稳地看着阿兰说:”我第一次来东莞,人生地不熟。往后东莞深圳业务由我负责,还请阿兰多多帮忙!"

  阿兰微笑地回答说:"你与他们不一样,看去让人感觉很实在,比较稳重,我喜欢与你打交道。目前我们厂正在搬新厂房,新的三层纸板流水线产量大,用量多,三个月后你再来,我一定会帮你忙。”

  听阿兰这番话,王浩心情有点激动,真想亲阿兰一口。王浩用感激的眼神看着阿兰:”谢谢漂亮的阿兰厂长!有你的支持和帮助,我会成功的。”

  阿兰被王浩说的脸蛋儿飞红,像淑女一样让人喜欢。临别时,王浩想伸出右手与阿兰道别,但王浩学过社交知道,初次认识,男人与女人握手,只有女人先伸手,男人才能伸手与女人握手。阿兰似乎看出王浩心思,微笑地伸出她的右手,王浩反倒有点不好意思,赶紧伸出右手,握着阿兰娇嫩的小手,好柔软的手啊,王浩心里一阵心跳。

  只听阿兰说:”别忘了啊,三个月后来找我。"

  告别阿兰,王浩很兴奋,想不到第一家纸箱纸就这样搞定了。不过,只高兴了不到一个小时。当王浩来到同是东莞市区的莞城轻工纸箱厂时,接待他的也是一个厂长和一个供销科长。纸箱厂规模一般不大,只有几十个工人,一台纸板机。不像造纸厂规模大,设备多,工艺流程复杂,技术含量高,而且工人多,分工细,有大量技术人员和设备维护人员,管理部门按职能不同设置有众多科室,单是副厂长就有好几个再加一个助理。

  王浩将自己的名片分别递给纸箱厂厂长。科长,然后对方也分别给他一张名片。王浩一看名片,就知莞城轻工纸箱厂也是集体企业,属莞城镇轻工系统下属企业。轻工纸箱厂黄厂长看过王浩给的纸样,然后询问造纸厂的设备以及产品规格。王浩将厂里的六台造纸机简单介绍了一下,然后着重介绍厂里刚装好的从芬兰进口的一台二手造纸机。那是一台多缸多网、长缸长网的的造纸机,当时在国内,除了几个大厂有这些先进造纸设备,其它中小型造纸厂都是单缸单网的短网机,都是国内生产的。王浩将这台进口造纸机的优点详细地介绍了一番。

  黄厂长听王浩介绍过后,对广西纸厂颇感兴趣。问王浩都有什么规格纸,王浩回答说:”现在我们主要生产220克至250克的牛皮挂面纸,宽度有1200mm和1600mm两种。"黄厂长听后告诉王浩:”可惜了,规格品种都不适合。你们厂生产的这些品种纸,在东莞深圳没有市场,因为东莞深圳现在都在用新的三层或者五层瓦楞纸板线,用的是全套规格纸,即29, 31, 33直至55英吋,同时要求纸的克重从127克开始,即127克, 150克, 175克, 200克, 220克。 用250克很少。如果你们厂要想打进东莞深圳,那一定要按这个要求去改进。”王浩问:"那1600x250克的挂面纸用在什么机上,还有市场吗?”黄厂长说:”以前老的单面机是1600mm规格的,由于新的生产线产量高,节约成本,按纸箱订制规格生产纸板,能效好。现在大多数纸箱厂都淘汰单面机了,只有极个别在用。"王浩听过黄厂长的介绍,心情沉重。难怪别人都打不开这个市场,是有原因的。厂长叫他来,说不定就是他们使的阴招。看来凶多吉少。不过,王浩没有退路,他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来证明自己是最优秀的。

  王浩向黄长厂说:“能让我参观一下你们的三层纸板线吗?”黄厂长说:”可以的,陈科长可以带你去。”

  王浩在陈科长的陪同之下,参观了该厂的三层纸板线。王浩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先进生产线,他详细地询问了解之后,就赶回招待所,将今天所接触和了解的全部记录在工作日记上。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