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六零时光微微甜

六零时光微微甜

李子归 著

连载中免费

六零时光微微甜讲述了周兰香是红旗大队第七生产队最漂亮能干的媳妇,她嫁过去就是给王家做牛做马报恩的。可是她忽然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了自己未来一辈子的事。梦醒了周兰香也醒了,决定看谁不顺眼削谁!却被队里那个又狠又横坏得远近闻名的小流氓给看上,柴挑水挣工分,还一股脑地往她怀里堆...

89.023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28

免费阅读

  六零时光微微甜讲述了周兰香是红旗大队第七生产队最漂亮能干的媳妇,她嫁过去就是给王家做牛做马报恩的。可是她忽然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了自己未来一辈子的事。梦醒了周兰香也醒了,决定看谁不顺眼削谁!却被队里那个又狠又横坏得远近闻名的小流氓给看上,柴挑水挣工分,还一股脑地往她怀里堆...

免费阅读

  1967年冬,东北B省石原县红星公社红旗大队磨盘屯。

  鸡叫三遍,天边微白,晨雾正浓,暗蓝色的天光中只能看得见黄泥草房低矮模糊的黑色轮廓,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

  家家户户的土烟囱却已经冒起白烟,雾气中穿着黑棉袄的老汉拖着爬犁开始捡粪,生产队饲养员喂完大牲畜今天的第一遍草料,吆喝着小猪官把十几头瘦长的黑猪赶出猪圈。

  磨盘屯辛苦劳作的一天又开始了。

  屯西头王家的院子里,周兰香浑身僵硬地躺在西厢房狭小的土炕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黑乎乎的房梁,头发散乱脸色蜡黄,从昨天她受伤晕倒醒过来后就这样一直直挺挺地躺着。

  她做了一个梦,真实得让她不得不相信,那是她以后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会发生的事,直到现在脑子里还一直回荡着梦中她死前徐寡妇对她说的那番话。

  “周兰香,你还有脸活着?娘家拿你报恩,给老王家当牛做马一辈子,连男人是个啥滋味都没尝着,孩子倒是替老娘养了两个!现在孩子都长大了出息了,那还是我徐玲子的孩子!只跟我亲!”

  “你以为就老王家人不知道?老王家那俩老东西都以为俩孩子是我跟王满囤生的,连你爹妈都知道!就看着你吃糠咽菜供他们吃喝,看着你卖血供他们上学!看看你这德行,连亲爹妈都拿你当猴子耍,你说你活着还有啥劲头?”

  ……

  周兰香的瞳孔剧烈地收缩,梦里她为婆家做牛做马一辈子,为了供养老人、帮扶大伯子、照顾小叔子小姑子,她自己从没吃过一顿饱饭,卖血供小叔子小姑子上学、给他们凑彩礼嫁妆,榨干自己的骨头渣子供养子养女上学读书,就这样像傻子一样被人欺骗了一生。

  而她的丈夫王满囤,梦里一辈子都没碰过她,她却担了一辈子不能生养的罪名,婆家娘家一起欺负她,连屯邻吵嘴都先拿她是不生蛋的母鸡说事儿……

  现在她结婚六年了,这六年过得跟梦里一模一样,而在不久以后,她就因为说出王满囤不碰她的事被娘家爹妈打断腿,要被迫收养徐寡妇生的儿子了。

  而梦里跟她相依为命对她照顾有加的两个弟弟,人生也毁在了这一年。

  院子里,婆婆王许氏头上包着一块洗得发白的褐色三角头巾,耷拉着脸一边慢悠悠地打开鸡架门一只一只地摸鸡屁股,一边叫自家小闺女帮忙干活。

  “五福!娘腾不出手,你帮娘看着火,锅里煮着大碴粥呢,可别给烧干了!待会儿你爹和你大哥他们就下早工回来吃饭了,大饼子还没烙呢,这一早上把我忙得脚打后脑勺!这可咋整!急死我了!”

  话听着是对上房的王五福喊的,王许氏的头却是冲着西厢房一直紧闭的门窗。

  躺在上房炕上熟睡的王五福只是在被窝里翻了个身,继续毫不在意地沉沉睡去,早就习惯了她娘拿她做伐子念叨话给嫂子们听。

  东厢房的门很快打开了,王家大媳妇马谷雨披着棉袄露出一头蓬乱的枯黄头发:“娘,满仓昨儿个咳嗽半宿,今儿个早上大宝又黏着不让我起身,我答对(应对,照顾)好他们爷俩就去替兰香烧火。”

  王许氏摆摆手让她回去,顺手从鸡窝里拿起两个鸡蛋准备一会儿煮了,给身体不好的大儿子和她们老王家的宝贝大孙子吃。

  西厢房的门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王许氏在院子里撵鸡骂狗折腾了一通,还是不见周兰香出来,阴沉沉地盯了西厢房一眼,拍拍棉裤上的鸡毛抱柴火去了。

  儿媳妇得管,但他们老王家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和善人家,她这个婆婆肯定不能干出作践媳妇的事落人话柄。等二儿子回来,看周兰香这个小**还怎么作妖!

  在炕上一躺就是一天一宿,看满囤不俩大嘴巴子扇掉她大牙!

  天边越来越亮,太阳终于冲出雾霾破云而出,强烈的日光将糊着麻纸的简陋窗格子印在炕上,已经是早上七、八点钟,生产队上工的钟声已经响过好一会儿,是王五福起来吃早饭的时间了。

  院子里不断传来她咣当当敲打破搪瓷盆的炸响,也把周兰香从愤恨和震惊中震醒,经过这一天一夜,她终于接受了梦境里的一切,未来二十多年人生的每一件大事她都梦到了,如亲身经历般真实,也如亲身经历般让她愤恨不甘!

  周兰香迅速地眨着干涩的眼睛,还沉浸在梦里的情绪之中,全身僵硬得一动不能动,只有手指死死抓着身下的竹片炕席,差点把牙咬碎才忍住不让自己嚎啕大哭出来。

  梦里她被徐寡妇母子气晕,又被他们下了药,肯定是活不成了。死前想着自己这一辈子,过得真憋屈啊,全是不甘心,眼睛都闭不上。

  也许在外人看来,她一辈子普普通通却也足够安稳太平,没嫁人之前父母勤快老实,对他们兄弟姐妹四人不偏不向,尽力把他们拉扯大,给她定的亲事就在本屯子,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勤快本分人家。

  男人王满囤壮实勤快,性子又老实本分,公婆更是出了名的和善人,从不磋磨儿媳妇。

  她结婚六年小产了两次,损了身子不能生了,婆家也没嫌弃她,后来领养了一儿一女,也算是儿女双全了。

  虽然在农村过了很多年苦日子,可那个年代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后来政策好了,她和弟弟开始进城打工,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可也再不用愁吃穿了。

  后来韩进回来了,帮他们开了自己的店,日子就过得更好了,到她死前,他们已经比很多城里人过得都好了。

  这样一场普通的人生,可能很多人还会羡慕她,至少梦里村里人都说她命好。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一辈子过得有多憋屈。

  王满囤是她十七岁时父母给定下的亲事,她心里不愿意,可又说不出他哪里不好,唯一一个嫌他笨拙木讷的理由还被母亲一口否决:“找男人就得找老实能干的!油嘴滑舌的小白脸子能下地干活养活一家人?”

  其实她知道,父母一分彩礼不要压着她嫁到王家其实是为了报恩。

  49年父亲给剿匪部队送供给,遇上了山火差点丧命,是王满囤他爹王大江给背出来的,从此他们家就欠了王家一条命,结婚前父母就明确地告诉她,让她嫁过去就是让她来给老王家做牛做马报恩的。

  所以她嫁到王家当天就分家,小夫妻每年在生产队挣的工分钱和粮食一大半都孝敬了公婆,他们吃糠咽菜饿得皮包骨她也不能有任何意见。不但不能说一个字,她还得每天去上房给公婆小姑小叔子洗衣做饭收拾家务,包办家里所有的零碎活计,晚上还要熬夜做一家人的衣裳鞋袜。

  这就是她结婚前六年过得日子,现在觉得很苦,可跟后来梦里的日子比简直不值一提。

  梦里,今年过完年以后,为了凑小叔子王满银上高中的生活费,她被婆家和娘家人逼着去卖了第一次血。接着就一发不可收拾,为了给王大江抓补药、为了小叔子小姑子结婚、为了养子养女上学,她又一次次地被逼着去卖血!

  还有娘家爹妈和公婆联合徐寡妇对她的欺骗利用!

  至今她都不知道王满囤是身体有病不能人事还是因为讨厌她不愿意碰她,结婚六年,王满囤一直跟她隔着一张桌子一个炕头一个炕梢地睡,俩人手都没碰过。

  而梦里他们就这样过了一辈子,到她死前徐寡妇说王满囤有病,根本不能做男人,就是那两个孩子也是她跟别人生的,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骗了王满囤,让他认为那是自己的孩子。

  而周兰香的公婆和娘家爹妈不知道这些,他们一直相信王满囤说得,那两个孩子是他跟徐寡妇生的,也逼着周兰香为他们养了一辈子孩子,看着她受苦受累,看着她忍饥挨饿,甚至看着她卖血供孩子上学。

  周兰香扭过僵硬的脖子看了一眼贴在土墙上的月历牌,印着粮食大丰收人民公社好的彩色宣传画下面,清清楚楚地写着:1967年11月8号,农历十月初七,立冬。

  这个日子她印象太深了,前一天就是她第二次流产的日子,也是她更可怕的一生的开始。

  结婚的时候她年纪小,没读过书见识也有限,家里人又没教过这些,第一年她一直认为两个人睡在一铺炕上就是夫妻了。

  后来才明白他们这样是不正常的,这种难以启齿的事她只能跟娘家妈张桂荣去说,刚说个话头就被劈头盖脸一顿教训:“你还要不要点脸?这种事也能说出口?没羞没臊地玩意儿!说出去也不怕人家戳破你脊梁骨!哪个正经人家出来的闺女一天到晚想汉子?你这么不要脸干脆去旧社会当窑姐儿得了!”

  张桂荣越说越生气,眼珠子都红了,解下裤腰带就要吊死在房梁上:“我不活了!我没脸活了!生出这么个丢人现眼地玩意儿!祸害自个家还不够,又去祸害婆家!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最后张桂荣没死成,周兰香也在她面前发誓,再不提她跟王满囤没圆房的事了。

  跟张桂荣说完之后没几天,她的例假晚来了两天,婆婆王许氏就当着全生产队社员的面说她怀孕了。周兰香那时候还只是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又有娘家爹妈压着,虽然又羞又急,可还是没敢当着大家伙的面把事儿说出来。

  那是61年,地里连着三年欠收,饿得人直打晃,大姑娘小媳妇的例假全都不准,有人甚至那几年就完全没来过,后来灾年过去才正常。

  不能当着大伙的面说,回家她还是跟婆婆王许氏说清楚了。王许氏慈爱地安慰她,说俩人年纪小,还都不懂人事呢,等过两年王满囤开窍了就好了。

  这种事太难以启齿了,张桂荣要死要活地不让她提,她没有一个可以商量的人,就只能等着婆婆给她做主。

  等来的却是大家都说她孩子没坐住,流产了。

  周兰香躺在炕上深深叹了一口气,为当年那个又傻又胆小的自己。虽然感觉到婆婆这样出去乱说不对劲,可她自己也完全没别的办法,王许氏哄她几句,加上张桂荣连讽刺带吓唬,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认下了流产的事。

  有一就有二,现在又是这样,她只是在干活的时候摔下山坡伤了大腿,裤子上染了一滩血,王许氏就又跟人说她流产了!

  梦里她这次“被流产”之后没有再默认,而是在娘家婆家两家老人面前把她跟王满囤的事和两次流产的内情都说了出来,本以为两家老人会给自己做主,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一顿毒打。

  不用王家人动手,她爹周保田恨不能当场把她打死跟王家谢罪,她娘拿起剪刀就往她嘴里戳,要剪了她的舌头,省得她祸害恩人。

  那顿打让她在炕上躺了整整两个月,右胳膊落下终身残疾,再也伸不直了。

  她能起炕就想去找大队妇女主任给自己做主,还没出院子,她爹一铁锹又打折她一条腿:“不好好在老王家过日子我就打死你!我豁出命去也不能让你祸害人家!”

  她就这样被一次一次打得遍体鳞伤,1968年几乎整整一年都没能起来。

  也就是在这一年,韩进被冤枉抢劫杀人,判了无期徒刑,而她亲弟弟小山也被他爹亲手断送了学业。

  这一年,他们三个人的人生都被毁了。

  韩进未满十八岁就进了监狱;小山考了全公社第一也没能上高中,回家务农了;她在她爹的棍棒相加、她娘的以死相逼、婆家人的哄劝和自己愚昧的羞耻心之下,最终还是屈服了,认命了。

  梦里她不是没抗争过要离婚,可这个年代,男人不进步不革命是大错,而丈夫不能人事这种事是绝对不能拿到大庭广众之下去说的,说了最让人笑话的还是女人,那是什么话都能让人说出来的,以后再也别想抬起头来做人了。

  况且说了也不一定就能离婚,两口子过日子,不睡一被窝就过不下去了?

  谁敢这么说能被唾沫星子淹死!

  甚至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还可能被当成不正经的女人,被拉出去游街被批被斗!

  梦里,周兰香在经历了这些以后就变成了一部劳动机器,对人生已经不抱什么期待了。

  后来陆续领养了儿子和女儿,她的心才开始活泛起来,把这两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来养,为了让孩子不受苦,她饿晕了也舍不得吃家里的粮食,也一次次心甘情愿地走进医院卖血。

  后来她又第一批进城打工,努力学习文化学习新东西,从住家保姆干到裁缝店大工,终于能开始新生活了。

  韩进这时候也出狱了,他还是小时候那个敢想敢拼的性格,很快做大了自己的事业,又帮周兰香和小山开了自己的店,他们终于过上了好日子。

  在韩进的劝说和运作下,周兰香很快跟王满囤离了婚,她这一生的桎梏终于从身上卸了下去。

  刚办完离婚手续,儿子和女儿就找上门来,儿子要结婚买房买车,女儿要投资开店,都跟她要钱,没钱就让她抵押店铺去借贷,母子三人闹得不可开交。

  最后还是磨盘屯的老邻居徐寡妇出面调停,让儿子女儿都跟周兰香认了错,并请她回老家去母子三人好好团聚一下。

  没想到这一去就再没能回来。

  女儿性子直年纪小,不小心说漏了嘴,原来两个孩子并不是婆婆捡来的弃婴,他们很早就知道周兰香不是他们的亲妈,他们的亲妈是徐寡妇!

  徐寡妇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告诉周兰香,王满囤是个天残,根本不能人事,她设下圈套跟他睡了几次,然后说两个孩子都是他的,他竟然就信了!

  他一直都认为自己只有跟徐寡妇能成事,死心塌地地送钱送粮让徐寡妇给自己生儿子,孩子偷偷生下来,经婆婆王许氏的手抱回来让周兰香养,周兰香就这样为这对狗男女辛苦劳作了一生!

  徐寡妇接着刺激周兰香:“你以为这些年王满囤拿走的钱粮都孝敬给老人了?别傻了!都拿我这儿来给王满囤养儿子了!老王家那俩老废物还以为我们家小栓也是他王满囤的儿子呢!呸!”小栓是徐寡妇跟死鬼丈夫生的大儿子。

  周兰香眼前一黑,身体就不听使唤了。

  这时候她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走上前来查看,却不是关心她:“脑出血,肯定活不了了!”

  女儿又怕又高兴:“哥,咱给她下的药不会查出来吧?她死了是不是遗产就是咱俩的了?”

  “肯定查不出来,那只是诱发性的药物,吃了不情绪激动也没啥大事。行了你别啰嗦了,赶紧走,放她在这半个小时就死透透地了!你还不信我?我医学院都要毕业了!”

  周兰香彻底昏迷之前还在想,她省吃俭用甚至卖血供儿子上那么贵的医学院,最后却死在了他手里……

  本以为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却在死前她听到弟弟小山在哭喊:“姐!姐!你别放弃!我和进哥会给你报仇!进哥去给你出气了!你等等他,他马上就回来了!你别这么走啊!你等等他!“

  梦里,她死了也没闭上眼睛,因为没等来韩进,也还没看见那些人遭报应。

  可现在想想,她放心了。

  韩进去给她报仇了,这小子还像小时候一样,又狠又横,肯定能好好给她报仇!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