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唐门毒宗

唐门毒宗

粉笔琴 著

连载中免费

唐门毒宗讲述了大喜之日,灭门了。底层草根,当门主了。蠢萌村姑,嫁天才男神。撼动天下,她要云卷云舒。云卷云舒,她又抛夫弃子了。

115.62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28

免费阅读

  唐门毒宗讲述了大喜之日,灭门了。底层草根,当门主了。蠢萌村姑,嫁天才男神。撼动天下,她要云卷云舒。云卷云舒,她又抛夫弃子了。

免费阅读

  庚寅年十一月初九,宜订盟、纳采、祭祀、祈福、修造。忌作灶,婚嫁。

  吹吹打打的乐声响彻在不大的村寨里,十来个人组成的迎亲队伍,引来了全村寨老老少少的围观。

  “这是谁家成亲啊?”

  “花家!”

  “啊?花家不是三天前才和人说的亲嘛,这彩礼都没见过呢,怎么就上门迎亲了?”

  “我也正糊涂着呢!”

  “啧啧,那花家姑娘长得水灵,不至于嫁不出去啊!”

  村民们七嘴八舌议论着跟在迎亲队伍后面,往山寨最角落的农家小院而去。

  农家小院的院门上贴着大大的喜字,门楣上也挂上了两个大红灯笼,一串鞭炮更是支在角檐上等待着宣告喜悦的到来。

  院内厅堂里,花柔穿着红彤彤的喜服趴在木桌上睡得正香,吹吹打打的乐声飘进来吵醒了她。

  花柔皱着眉头醒来,只觉得脖颈处酸痛非常,一边揉着颈子一边打着呵欠睁眼。

  “娘!”

  花柔慵懒的姿态骤然僵硬,她不安的惊呼是因为她娘竟然倒在地上。

  “娘!”花柔直冲到她娘的身边将她扶起:“娘!你怎么了?你醒醒啊娘!爹,娘昏倒了!”

  可是母亲没有任何反应,她脸色苍白根本没有血色,手脚更是温凉无力,甚至连鼻翼都没有颤动……

  心中的不安在急速放大,花柔哆嗦着将手指递送到母亲的口鼻前。

  几秒后,她的眼泪不可抑制地汹涌而出,惊恐又无助地大喊:”爹!爹!你快来啊爹,娘……娘她……”

  但,她依旧没有听到爹爹的回应声。

  花柔不安地转头朝厅外看了一眼……

  为什么爹爹不回应?每次娘有什么不对,爹爹不都是最先回应并冲到娘身边的吗?

  花柔慌了,她迅速放下母亲的尸体跌跌撞撞地就往外奔。当她跨出厅门的那一刻,阳光份外刺眼……

  她看到了她爹,还有早上赶来参加婚礼的四位亲戚,现在竟然全部倒在地上。

  一瞬间,花柔像是被抽干了力气,腿一软,跪跌在地。

  “不!不会的!不会的!”她呢喃着,她的心在狂跳,张牙舞爪的慌张带着黑压压的惊惧朝她袭来……

  花柔爬起身,踉踉跄跄地冲到父亲身边,她看到了父亲神色安详如同睡熟一般。

  “爹!”花柔扑到了父亲身上,使劲儿地摇晃:“爹!”

  可她摇也罢,喊也罢,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再一次试探鼻息,那份死寂让她的心如坠寒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她转头看向了亲戚们,不甘心地上前一一试探鼻息。

  但结果,无一例外。

  残酷的死寂在不加掩饰地证明着失去。

  “砰砰砰”院门被敲响,礼官的声音带着喜悦:”开门迎亲喽!”

  花柔充耳不闻,此刻这突如其来的失去,让惊惧与疑惑充斥了她整个脑袋。

  花柔口中喃喃:”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明明之前都好好的……”

  今天,可是她大喜的日子啊!

  虽然这桩婚事来的突然又强势,虽然她是有些不情不愿,虽然母亲不肯过多解释,但是她不该在这样的日子,失去了母亲,父亲,亲戚……失去了一个家啊!

  “砰砰!”

  “开门啊!”

  “喂!开门啦!”

  院门被敲得震天响,无人应答的情况让迎接的喜悦变成了莫名的不安。

  可是,不管怎么敲,院门都紧紧地闭着,院内也没有丝毫的应答。

  终于,这份不寻常让迎亲队伍按捺不住地撞开了门。

  礼官带着一帮好奇的村民冲进来的瞬间,就全部傻在了原地。

  倒地的人,呆滞的新娘,死寂般的空气。

  “不好啦!死人啦!”一声尖叫后,场面陡然混乱起来,胆大的村民往尸体前冲,胆小的村民躲去门口,伸头张望。

  花柔呆呆地站在原地,失魂落魄得如无人操控的偶人般一动不动。

  礼官难以置信地走到花柔身边:”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这是……?”

  花柔朱唇翕动,泪珠颗颗滴落:”我……”

  她才说了一个字,眼前的世界便摇晃倾斜……

  眼看花柔往一边倒,礼官一把扶住了她:”小心!”

  花柔泪流满面,有气无力:”我不知道……我,我醒来就这样了……”

  她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莫名其妙的就睡着了?为什么她再一睁眼,是这样可怕的一切。

  礼官闻言皱眉,转头看向身后的两人:老四,老五去看看!

  身后两个随从立刻去观察尸体,礼官又冲迎亲队伍里的喜婆招手:愣着做什么!过来照顾她!

  喜婆撇着嘴来到花柔身边,十分嫌弃地伸出一只手扶她去了院中的石凳上坐好,满脸懊丧地低声嘟囔:”真倒霉,好端端地怎么摊上这事儿啊!这以后我还怎么揽活儿!”

  倒霉……好端端地……

  花柔的手指哆嗦了一下,眼眸转向爹和亲戚们的尸体,眼有疑惑。

  是啊!好端端地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爹娘他们是怎么死的?

  花柔立时起身想要去父母尸体跟前,但刚一站起来,就被喜婆给摁了回去:“哎呀!你好好坐着,别乱动!你瞧!血都蹭我身上了!”

  血?

  花柔诧异地低头看自己,这才发现她的喜服衣袖上不知何时沾染了些许血迹。

  花柔糊涂不解,下意识的看向刚才扶了他的礼官,果然他的衣袖上也沾染了一点。

  这血……哪儿来的?

  就在花柔思索答案时,礼官已经来到老四老五身边,关切道:”怎样?看出什么了吗?”

  老四一脸为难地摇头,老五倒是抽出了头上的银簪往花柔她爹的尸体走去。

  礼官不悦道:“摇头是个什么意思?就没一点头绪?”

  老四耸肩答话:“所有人都没有外伤,而且他们的发肤唇齿看起来也并无中毒迹象,唯一能够算是伤口的,就是花家施氏左手食指上有个小小的口子,不过寸长而已,你觉得这能算头绪吗?”

  礼官惊讶:“是吗?那……”

  突然,心口一阵剧痛,让礼官无法言语,他痛苦无比地抓向自己的心口,想要说话,却只发出了一个”嘶”声就瘫倒在地。

  老四见状立刻叫道:“三哥!三哥!”

  这突发的状况,让大家都很惊讶,刚把银簪子放在花老爹口中的老五,顾不上拿出银簪子,立刻就往礼官身边跑。

  眼见突变,花柔惊愕不已,然而就在此时,她身旁的喜婆竟抬手捂住了胸口,然后闷哼一声就往前栽。

  花柔一把抱住了她:”大娘!”

  刚奔到礼官身边的老五,闻声又朝花柔这边奔来。

  花柔抱着喜婆,声音带着颤抖:“大娘,你怎么了?哎你醒醒啊!你快醒醒……”

  老五几乎是扯开了花柔,迅速查看喜婆的情况。

  老四扯着嗓子大喊:”老五,三哥他没有外伤,更没有任何表象,但是他……他没气儿了!”

  老五翻看着喜婆的眼底,脸色凝重:“我这边也一样,而且她的手也是捂着胸口!像是心悸!”

  捂着胸口!心悸!

  站在一旁的花柔双眼陡然圆睁!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