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否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快穿:投喂男主

快穿:投喂男主

一鹿花生 著

连载中免费

快穿:投喂男主讲述了颜小甜为了获得新生,只能游走于各个书中世界,改写各色女炮灰的悲惨命运。可一没系统,二没金手指,只能任命低声下气的努力做饭,喂养各色男主。还好诸为男主都不挑食,都选择只被女主投喂。

94.639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28

免费阅读

  快穿:投喂男主讲述了颜小甜为了获得新生,只能游走于各个书中世界,改写各色女炮灰的悲惨命运。可一没系统,二没金手指,只能任命低声下气的努力做饭,喂养各色男主。还好诸为男主都不挑食,都选择只被女主投喂。

免费阅读

  “啊......”一阵不大不小的哀嚎,从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传来,但似乎仍能听出此刻主人的哀怨...

  中午空荡荡的食堂,已经早早就过了吃饭的时间,大部分的同学们都已经回宿舍准备午休。连食堂的厨师和帮忙阿姨们都已经开始进入吃饭模式了。

  零星的端着餐盘的师傅阿姨边走路边有意无意的朝着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望去。

  心道,“这小丫头貌似是想和咱们再来一顿?”他们用眼神询问交流,大概心里腹诽的就是这个意思。

  隔着不远处,一张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标准食堂八人用白色塑料大餐桌,旁边正坐着一个垂着头,歪扭着上身,看不清容颜的少女。

  少女右手食指正无聊的戳弄着一只竖立的筷子尖。

  “啪”,筷子终于耐不住主人的折磨,倒在了桌子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少女长“啊”一声,低着头双手胡乱地揉了揉细碎的齐耳短发,透过交错的刘海,似乎看到了一双满是光亮的眼睛,可惜此刻正透露出一些迷茫。

  不情不愿地终于起身,少女端着吃的非常干净的不锈钢制餐盘走向不远处的餐盘收集处,把自己的餐盘稳稳地落在了其他餐盘之上,转身去洗手池把手里饱受折磨的筷子轻快地洗了两下,甩了甩手里的水,终于回身步出了食堂的大门。

  女孩轻轻地推开宿舍的房门,并未回身,直接反手关上了门,把筷子安静地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随意地坐在椅子上脱起了鞋子。

  “回来了?今儿怎么吃的那么慢,还不让我们等你啊?”宿舍的舍长声音不禁响起。

  女孩这次终于抬起了头,朝着刚才说话的女孩讨好的一笑道:“嗯,就是上午有点累,不太想动,下回就不了啊。”

  “看你也是不太对劲,脸色不太好,本来就够白了,现在看你脸更是没什么颜色了,赶紧上床休息一会吧啊,能睡会多睡会,下午还有课呢。”舍长关心得声音紧着道。

  “是呢,难怪看你不太对劲,今儿中午可别学习了,睡吧,什么时候学不是学呀?“另一个已经带上耳机进入睡眠准备的马尾女孩紧接着道。

  ”嗯,知道了,知道了,嘿嘿。”女孩感激的笑道。虽无酒窝,但是笑起来的两团苹果肌,更凸显着可爱。

  话说罢,女孩已经换好了拖鞋,起身走向了卫生间。

  胡乱的用凉水洗了把脸,镜子里出现了一张稚嫩青春的少女脸庞。

  这是一张很清爽的脸,脸偏小略长型,下巴尖尖,鼻子薄小且翘,眉峰明显,浓淡适宜,嘴唇色泽粉润,不薄不厚,下唇比上唇略丰。素净的脸上上趁着一双不大的眼睛,但够长,内双的眼皮,头发滴水,刘海凌乱,更显主人此刻的冷漠。要不是之前和舍友那友好的一笑,定不会想到那可爱的让人想捏一把的苹果肌会是这个女孩所有。

  伸手抓过挂在卫生间墙壁上的毛巾,擦了把脸,闪身回了宿舍,脱掉鞋子爬上了自己的床铺,倒头蒙上了被子。

  “卡了个大嚓的!!!”颜小甜,在心里默默地念着改良骂人版三字经文,她认命了好吧,认命了好吧。

  她以前的人生从此与她彻底隔绝,从此她就要以她人的身份过着生活。

  一切都不是事对吧,活着呢哈,还年轻呢哈!

  毕竟生前的那21过的那么艰辛凄惨。什么无父无母,孤儿院长大,都是过眼云烟。

  但她总算长大了呀,熬过了艰难的小时候,努力地学习想通过考上重点大学改变自己的命运,结果在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走的时候,因为赶着去实习的地方报道,结果除了差错。

  那可是个全国都有名的大企业啊,哪怕将来不能真正在那里就业,有个实习的经验在自己的简历上也是增光添彩的一项啊。

  结果前晚太紧张睡不着,第二天起晚了,飞速整理好自己,跑到自己租房不远处的公交站附近位置打车。

  由于是高峰,大家不是排队挤公车就是焦急地等待出租车。小甜不知被那个人挤了一下,柔弱的自己就冲出了马路,好巧不巧她就被极速赶路的汽车撞挂了。

  她能不能说,她连什么车都没看清哎!

  转眼她便置身了另一个世界,大概是阴曹地府吧。

  她也许一辈子都没说过那么多话,一股脑儿地不停在絮叨。

  说着自己的曾经,自己的种种。曾经的自己是多么地努力地乐观的活着。结果现在一下子回到解放前,那个不甘啊。

  她哭得稀里哗啦,不断地说着自己的一段段过往,哪怕是小时候在孤儿院,捡被其他孩子不小心丢掉的糖果,偷偷拿去洗手池,用水洗洗,小心意义放到嘴里,甜着哭的片段。

  “啊,我容易吗?我容易吗?我简直就是努力积极生活的范本,我是这个社会多么不可或缺的好品行的孩子呀!上哪找我三观这么正的女纸啊?你们怎么舍得就让我死了呢,啊?你说啊?你放我回去啊,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哇哇哇!!!!”

  左右的黑白使者,早已头疼欲裂,紧紧握了握拳头,头一回呀见到这么不老实的人,不不,是鬼,把鬼都气糊涂了。

  “说什么都没用了,赶紧喝了孟婆汤,上路吧,早投胎,还能早开始奋斗几年。”说着,已经走到了奈何桥附近。

  “你说的轻巧,你奋斗你投啊你投啊!”伸手抓过孟婆汤的碗,不断地往黑白使者那脸跟前凑。

  颜小甜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失去理智不顾形象的时候。

  生前隐忍,谨小慎微,生怕露出不合时宜的样子,会给自己失分,怕离自己的期望越来越远。

  也许是压抑的太久,小甜突然大哭了起来,声嚎啕身抽颤,手里端着的碗再也拿不住,呼地坠地。

  孟婆和黑白使者似乎是早预料了此种结果,并未因孟婆汤的洒地露出过多的愤愤与诧异。

  孟婆朝黑白使者的身后看了看,复又低眼瞄了瞄蹲在地上早已哭的不成形的小甜,心道,“哎,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也许这就是命运,既然让她赶上了,希望对她是个好事吧。”

  黑白使者退身闪开,一个白衣古装女子缓步走了出来。

  清丽的女子,双手交握,朝着孟婆看去,淡淡地开口道:“依然也相信这是命运的安排。”

  孟婆朝那自称依然的女子点点头,复又道:“那你也放心去吧,好好珍重,一切不必太过执着。”

  “依然对不起您!请婆婆保重!”说着,女子猝然跪地,对着孟婆磕了三个头,起身迈步极速走开。

  清冷的脸上透露着忍耐,眼泛的泪光更显女子此刻的不舍,柔软的袖口被纤白的素手仅攥,转身才松开去拭不知何时飞逝出来的泪水。

  哭的昏天黑地的小甜全然不知刚才发生的一切,正抽搭着带劲呢。

  “婆婆,您看?”白使者看了看地上小甜,似询问似的抬头看向对面的孟婆。

  那是一个看似年迈,却满面慈祥的老人,雪鬓霜鬟,苍老不失气韵,身形不高却让人有种望而生畏之感,周身气度自成。

  老人抬眼看了看黑白使,然又低头对着地上的小甜开口道:“姑娘,可愿听老人家说句话呢?”

  说着伸手轻拍了下小甜的肩膀。小甜出奇的安静了下来,茫然的抬起头,红肿的双眼透露着无措和期许。

  不知为何,她感到了一种安定,她不知这是那位婆婆故意传达给她的一份精神力量。看似普通的老者却有着改写命运的权能,也给了她一份新生。

  哎!剩下的便是她和孟婆的故事了。

  婆婆告诉她,三千世界,万千镜像。不只她存在的空间,更有其他平行空间屹立于世。

  既然她在她的那个世界已经死亡,不若去其他空间试着生活?于是她便来到了这里。

  书中有些悲剧色彩的姑娘们,本命不该此,对自己的一生所有怨怼与遗憾,所以她们都热切地期盼自己命运的改写。

  于是婆婆巡了些人世间身正,念深,更是有缘的男男女女去改变故事原有的结局,编写新的故事,给那些冤魂一些慰藉。

  婆婆告诉她,之前也有个女孩子,来自于和她同样的世界,只不过是古代,亦是心有不甘,婆婆不忍,便同样送她到书中世界,给予新生。

  在那里她不断地变换着身份,辗转地过着一个又一个新鲜的人生。

  那个叫依然的女子,在一世,深深的爱上了一位男子,哪怕又重新几个故事轮回,都依稀记得那世深爱的男子,那男子为他付出颇多,是历尽沧桑的依然不曾有过的感动与铭刻。

  慢慢地,她越来越记得起他们的曾经,那刻骨的情深以至实在无力继续其他故事的轮回。

  终于小甜出现了,顶替了她的位置,她拜别了婆婆,选择了永生永世在同一本书,同一个故事了永无止境的重复轮回与陪伴。

  小甜必须在每次书中自然身死后,回到这里饮下孟婆汤,忘却上一次书中的故事,再次投入另一本书的轮回。无止境的生命周期,不知是福是祸。

  但庆幸的事,婆婆告诉她,颜小甜这个名字可以伴随她度过一个世界又一个世界,昭示着她曾经在人世真真正正的存在过。名字算是对她另外的一种补偿与安慰。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